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19章 第19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跳下树来,酌渊甚至没能站稳,向那怪物冲去却被炸了满身的黑色碎肉块,又脏又臭。

  阮栖双从那堆腥臭的烂肉中走出,因着全身有火灵护体,没被黑液腐蚀。

  她满脸呆愣,似是还没回过神来,看到向自己走来的酌渊后冲过去哭着扑到他身上。

  被酌渊身上的脏污粘了满身,她也不在乎,只是放声大哭,“太可怕了,我被那怪物吃进了肚子里。”

  查探了她的身体,发现没受什么伤,酌渊才放下心来,将自己和栖双身上的脏污去除。

  任她抱着自己宣泄情绪,酌渊没有推开,直到她终于稳定住情绪。

  ‘怎么回事?’

  阮栖双一想到刚刚的场景,就觉得像是噩梦。

  那怪物一口将她吞下,她虽然及时召唤出火灵护体,却感受到那怪物体中气息对自己的压制。

  她几乎不能动用灵力,火灵也只是勉强支撑,更可怕的是怪物体内的液体腐蚀性更强。她若是没有火灵护体,怕是转眼就变成了一滩血水。

  她辨不清方向,什么都看不到。拼着最后的力气,她向最吸引自己的一个方向攻去,接着便再也没有力气动弹半分。

  谁知那怪物突然爆炸,她到现在也有些懵,不知道怎么回事。

  将阮栖双紧紧攥着的右手掰开,酌渊望着那黑色的兽晶陷入沉思。

  他有想过攻击这怪物的兽晶,却一直没找到在哪里,只得退而求其次废了它所有触手。

  这兽晶被怪物紧紧护在身体里,硕大的身体里这么小的兽晶,外界的攻击轻易伤不到它。

  被吞吃入腹的修士大多顷刻毙命,像栖双这样有火灵护体的也在少数,更别提在短短时间内找到兽晶所在的地方。

  最吸引她的方向……以自己的魂力都无法找到兽晶在哪,栖双却能感知到。

  再一想她找到蕴魂草也是因为感知到有什么在吸引她,在这方面栖双倒是天赋异禀。

  见酌渊盯着自己手中的东西沉思,阮栖双也仔细端详,突然听见小虫的声音。

  “栖双姐姐,那个兽晶好棒呀,看起来很好吃。”

  “你想吃?”

  虽然这就是她在怪物体中感受到的吸引自己的东西,但现在她一看到这兽晶就想起来自己被怪物一口吞下的场景。看到它就感到恐惧,扔掉又舍不得。

  “想吃,但是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同栖双姐姐换。”

  阮栖双直接将兽晶塞给小虫,“吃吧。”

  小虫有些踌躇,这兽晶好珍贵的。

  “是不是你现在还吃不下呀?”见它犹豫,阮栖双猜测这怪物的兽晶对小虫来说太强,它还承受不了其中的力量。

  “不是…我可以慢慢吃,不会有影响。只是……”

  听它说不会有影响,阮栖双将兽晶塞给它,“那就行。”

  仰头向天空望去,怪物留下的触手依旧在树枝上耷拉着。它留下的余威散去,偶尔有棕居鸟试探着啄食那腐肉。

  一直充斥在林间的红雾渐渐消散,天色渐亮。

  红枫林的血雾和幻境,都拜那怪物所赐。当时听到修士惨叫,也许并非是被血雨腐蚀,而是有修士惨遭这怪物毒手,被触手攻击了。

  低头望了眼小虫,阮栖双一惊,“你都吃了?”不是说慢慢吃么,吃这么快不会有问题么。

  “没有没有。”小虫连忙将兽晶取出,“我放到储食空间里了。”

  看着缺了一小块的兽晶,阮栖双放下心来,“储食空间?在哪里呀?”

  小虫想了想道,“不知道,我生下来就有的。”

  阮栖双点头,没有再问。

  迈步往林子外走去,五天时间快到了,而他们还没有出这红枫林。

  更重要的是,不知道采云他们有没有遭受这怪物袭击。

  红枫林很大,即使怪物死后幻境破除,也没那么容易走出去。

  更别说他们偏离了路线……

  血雾消散,能够辨别方向之后,她才知道自己被那圆盘指引着走的方向有多离谱。

  终于赶在秘境出口开启之前出了红枫林,阮栖双没有看到采云他们,心里很是焦急。

  左等右等,他们也没有出来,阮栖双想进红枫林去找二人。

  “采云姐姐他们肯定会安全出来的,栖双姐姐不要担心。”

  听到小虫安慰自己,阮栖双心里的焦躁依旧不能平复。

  突然想到什么,她将小虫托在手里,“我没法带你出秘境,我们只能在这里分开了。”

  小虫愣住,很是不理解,“为什么呀,我很听话的,栖双姐姐带着我吧。”

  “无法从秘境中带走活物。”

  修士想将秘境中的蛮兽带走,也只是杀死之后装到储物戒里,没法带走一个活生生的蛮兽。

  ‘可以契约’

  见酌渊这样说,阮栖双一愣,“可以吗?”

  ‘契约后,收入识海,能带离秘境。但是契约这事,对双方而言都很是重大,想清楚再做’

  看到这后沉思了片刻,阮栖双道,“我知道你希望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但被我契约就只能一直跟着我,小虫你留在秘境吧。”

  “栖双姐姐不想要我吗,是觉得我丑陋吓人吗,我可以变小一点,减少存在感的。”说完小虫就一点点变小,直到只有手指肚大小。

  阮栖双现在对这只小月凝虫已经没有不适感了,见它努力将自己缩小,像是一枚椭球形的玉坠,更觉它可爱。

  “想清楚,真的要被我契约吗?”她正色道。

  “要。”

  试探着将小虫契约,阮栖双发现它想被自己契约的意愿非常强烈,很快契约便完成。

  将小虫收入识海,阮栖双突然闻到一股血腥气,她抬眼望向红枫林,快步冲进了林子。

  “采云!”

  此时采云正背着程文福,二人身上满是黑色汁液和血迹。

  来不及问到底发生了什么,阮栖双御剑带着筋疲力尽的二人出了红枫林。四人堪堪赶上秘境出口开启,被传送出了秘境。

  秘境入口会将每个人传送到秘境不同地方,出口却不会。

  被传送出来后,阮栖双连忙问采云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采云二人也遇上了怪物,但是只是被黑色大网分出的触手攻击,没有遇见本体。程文福为了救采云,替她挡下了致命一击。那时采云灵力几乎枯竭,程文福被这一击伤到了腿,不能动弹。

  采云背着程文福四处闪躲,依旧时不时被攻击到。就在两人绝望的时候,那黑色大网上的触手却收回,往一个方向涌去。

  后来血雾消散,他们摸索着出了红枫林。

  阮栖双看了眼程文福的腿,被腐蚀得不成样子。平日只觉他性格跟他微胖的体态一样绵乎乎的,谁道可以为了救采云勇敢地冲上去。

  “无论怎样,我都会治好你的。”阮栖双道。

  “治他是我的事情,小姐不必忧心。”采云道。如今掌门不会帮小姐,小姐能顾好自己已是不易。程文福是因为自己而受伤的,自然要由自己来负责。

  “酌渊呢?”程文福四处望了望。

  阮栖双一愣,她太担心采云二人,所以一出来就连忙问他们发生了什么。

  一时没注意到酌渊,他怎么不打声招呼就走了呢,自己都不知道他家在哪。她还想着酌渊这人不错,以后作为朋友可以常走动,没想到他会悄无声息离开。

  秘境入口即将开启时修士等在入口将会出现的地方,秘境出口即将开启时秘境外也有人在出口可能会出现的地方等着。

  这次秘境出口出现在了南烟森林里面,等待出口开启的修士们又一次等错了地方,听到这处的动静才急匆匆赶来。

  看到亲友安全从秘境出来的修士很是高兴,有的则没有接到想接的人,黯然离去。

  注意到有人在远处望着自己,阮栖双回望,心里五味杂陈。

  他来做什么,这么迫不及待把自己逮回去关禁闭么。

  突然想到什么,阮栖双还是走上前去,“聂黎呢?”

  她已经知道那储物戒是聂黎给的了,心里对聂黎愧疚愈深。

  当时她迫切想进秘境,没有多想聂黎的处境。现在想来即使聂黎对掌门说他伤重难敌,以掌门的性子也会迁怒于他。

  聂黎还惦记着自己的安危,自己却坑了他,阮栖双有些担心聂黎的处境。

  “去千雪山了。”

  “你要罚就罚我,不是他的过错。”阮栖双急忙道。

  这千雪山苦寒至极,少有人烟,虽属于青辰派的地盘却远在北漠城。

  唯那里有白凌花出世,青辰派会命人去收取,但因环境凶险没人愿意去。青辰派便将门派内犯了错误的发配到那里,命他们带回白凌花以将功补过。只是能带回白凌花的终究是少数,若想采下白凌花需得忍受摘花瞬间直刺神魂的彻冷,以及往后伴随一生的寒弱体质。

  “他自愿去的,说是要磨炼心性。”

  阮栖双不信这话,却见掌门的眼神和以前相比变了许多,多了几分平和,她居然莫名想要相信。

  “回去吧。”

  说完掌门就转身离开。

  阮栖双跟上去,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

  回到青辰派之后,掌门让采云带着程文福去白云医馆。

  采云不放心大小姐和掌门单独相处,怕掌门重罚她。

  阮栖双挥挥手让她放心,“你先去照顾程文福吧,我没事。”

  转身随掌门去他的府邸,阮栖双心里也有些没底,但是她怕采云被迁怒。

  现在,还是自己独自面对吧。

  “聂黎都同我说了。”掌门坐定,声音平静无澜。

  阮栖双摸不清聂黎都说了什么,只“嗯”了一声。

  “以后我不会再约束你的行动…”

  听到这话阮栖双猛地抬头,接着便听他道,“但,照顾好自己,别把自己的安危当做儿戏。”

  他闭上眼睛,心里虽依旧苦涩,却也莫名松快了一些。

  以前是他想错了。他想保证女儿的安全,便把她困在身边,最后却反倒将她逼到了更危险的境地。

  聂黎同他说了双双这些日子的事情,他才知道,自己对女儿的了解有多不够。

  以前他想保护女儿,却并没有付出足够的精力,只粗暴地禁锢她的行动。

  现在,他不会再无视女儿的想法,他已经尝到了这苦果……

  再压制双双的想法,也许下次她会陷入更危险的境地。

  他也会……尽量多花些时间来关心双双。

  “晋到筑基中期了?双双很棒。”他打量着和往日有几分不同的双双,面上带着些慈爱。

  听到这话,阮栖双很想说上次见面她就筑基中期了,他都没有发现。

  但,眼泪却没忍住流下来。

  她已经很久没听到父亲和自己这样说话了,表面上装作不在乎这些,实际上她很在意。

  上次见面她就想让父亲夸自己进步了,父亲却只知道责备她,压根都没有发现。

  很快将眼泪擦掉,阮栖双转过头去,却见一个储物戒递到自己跟前。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