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20章 第20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礼物,奖励双双成功晋级。”

  她接过后粗粗扫了一眼,里面是满满的灵石和丹药。

  “谢谢父亲。”虽然有些别扭,阮栖双还是说了出来。

  有点想问阮鸿哲的事情,又觉着会扫兴,阮栖双终于还是没问出口,待了一会儿便出来了。

  去白云医馆看程文福,发现他的腿经过处理已经去除了表面的毒。还好没伤到骨头,但大片的皮肉被腐蚀,还是没那么容易长出来。

  而且被那怪物的黑液伤到的地方和普通伤口相比更难愈合,不用心照顾着的话更别想痊愈了。

  现在程文福需要做的,便是每天保证足够的休息,按时用药,再然后就是——等。

  得知采云在为难如何就近照顾程文福,阮栖双直接道,“住到我府邸就行呀。”现在程文福这情况,放他一人住,多么孤单凄凉。

  程文福住到了大小姐的府邸,住房和采云相邻。

  采云虽每日同他说不了几句话,而且大多数时间都在陪着大小姐,程文福却总觉得她将自己照顾得很周到。有没有用心,他还是能感觉得到的。

  范期贤闻讯来看他,见他一条腿直直挺着,完全不动弹,被吓了一跳。

  得知没伤到骨头,他才放下心来,“你的事情,外面都传开了。”

  见好友有些疑惑,范期贤继续道,“大家都说你被包养了,所以才住到了大小姐的府邸。”

  “都想和你学习学习,为什么长得不怎么样却能得大小姐青眼。”

  “还有人说大小姐审美独特,就是喜欢不好看的。”

  见他毫无波澜,范期贤摇头,“真无趣。你都不在乎别人看法?”

  程文福长得自然不丑,挺端正的。可能是因为体态微胖而且平时性格绵乎乎的,在别人眼中他毫无吸引力,故而被认为不好看。

  “不过是无关之人的想法罢了,何须在乎。”他淡淡道。

  范期贤突然凑近,“所以你到底是怎么得大小姐青眼的呀?”

  将他推开,程文福将秘境中的事说了说,范期贤听完啧啧称奇。

  “你居然拼了命去救采云。”他一直没怎么关注过采云,也不理解为什么文福要救下一个仆从。

  范期贤平时夸这个捧那个的,却也是只对地位高的人这样。他不明白程文福为什么能豁出命去救采云,这样一个……并不算讨喜的人。

  栖双小姐明艳动人,且贵为掌门之女,即使众人都说她草包,明面上对她却也是恭敬的。

  采云呢?虽然姿色是有的,却从不打扮,长得也有几分男相。

  温柔体贴也只给大小姐,对别人她向来是冷冰冰的。若是谁对小姐不好,她的态度只会更恶劣。

  资质不错,却只跟在大小姐后头,同她一起做幼稚的事,说可笑的话。若说大小姐本身是草包,她就是甘愿同大小姐一起当草包。

  也许有人会不敢说大小姐的坏话,对采云他们则是没有顾忌的,随意贬损。

  “她挺好的。”说完程文福就不再提这事,转移了话题。

  小虫有些怕生,阮栖双将小月凝虫放出来后它直想往袖子里钻。

  “小虫,说好的保护我呢?怎么老是往袖子里躲。”阮栖双这样说着,心里却没打算让小虫怎么保护自己。只是想让它好好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毕竟总是要直面的,即使一开始不习惯。

  闻言它从袖子里钻出来,“栖双姐姐,我怕被人捉走。”

  “不会的,有我保护你,不会有人想捉走你的。”

  听到这话,它才慢慢爬到阮栖双的左臂,小心翼翼观察这世界。

  “在秘境你也没有那么胆小呀。”

  小虫有些不好意思。之前在秘境里它最多遇到筑基后期的修士,在外面可没有这个限制。金丹元婴,都是它从未接触过的。而这些人一根手指就能将它捻死,容不得它不害怕。

  以前将身形缩小成手指肚大小是为了让栖双姐姐不嫌弃自己,现在它把自己又缩小了几分,只希望别人忽视自己。

  牢牢趴在阮栖双的左臂,小虫待了许久发现没人伤害自己,才慢慢消除心里的恐慌。

  “栖双姐姐,其实我有名字,花妙春。”它传音道。

  “很好听的名字,谁为你起的呀?”

  小虫有些羞涩,“是我自己取的,在这之前它们都叫我小白豆。”

  “小白豆也很可爱。”

  听到栖双姐姐说可爱,小虫道,“那姐姐叫我小白豆吧。”

  一只蓝白相间的小鸟飞来,阮栖双举起左手让它停在自己手指上,“小枝来啦?”

  “肯定是祁姐姐想我了。”阮栖双边说边取出它口中衔着的粉白信笺,认真看着,没有注意到小枝对小白豆产生了好奇。

  终于,云花鸟一口叨住小白豆,蓝色的利喙紧紧夹着月凝虫,想将它吞进肚子里。

  察觉到一丝异样,阮栖双目光从信笺上移开,吃惊地发现小枝正在半空原地盘旋,像是疯了似的。

  “小枝?”

  不停旋转的小鸟恍若未闻,依旧在原地盘旋。

  “栖双姐姐,对不起,是我做的……”小白豆的声音带着哭腔,“它要吃我,我就…我不是故意的呜呜”

  “不怪你,是我没保护好你。”阮栖双没想到小枝居然想吃月凝虫。平日和小枝也算熟悉,知它并不暴虐,对它也很信任。

  她以为小枝是有几分灵性的,早已不会被欲望掌控,谁道居然将嘴伸向了自己养的月凝虫。

  指尖轻抚着小虫如玉般沁凉光滑的背,阮栖双道,“有谁伤害你,你报复回去便是,无须为此道歉。”

  “有危险一定要告诉我,不要自己强撑。”想到刚刚小白豆遭受生命危险也没向自己求助,阮栖双补充道,她不希望小月凝虫这般拘谨。

  “它会停下吗?”这鸟转了有一阵子了,阮栖双看得眼晕。

  闻言小白豆吐出一口灰色的烟,那烟打到小枝身上后,小枝立马停止旋转,清醒过来。只是飞得远远的,不敢再招惹这小虫。

  “小白豆真厉害。”阮栖双之前没见它用过这个,还不知道它居然可以迷眩别人。

  “是我最近才会的啦,可能是那块兽晶给我的力量。不过我现在太小,只能发挥一点点能力。”小虫不好意思道。

  得知采云要跟栖双小姐一起出去,程文福让采云专心陪伴大小姐就是,不用挂念他。

  他腿上的伤虽然严重,但采云照顾得很周到,大小姐也弄来上好的伤药给他,用不了多久他便能痊愈。

  和采云一起来到锦城,阮栖双看到祁诗兰之后便扑上去,“祁姐姐。”

  掌门不再禁锢她的行动,她很高兴,和上次来见诗兰相比心情很是不同。

  察觉祁姐姐脸色有些不好,阮栖双一惊,“怎么了,祁姐姐,发生什么事了?”

  “什么!”

  听诗兰说完,阮栖双只觉心里有火发不出。

  祁姐姐与何喻竹过些日子就要举行道侣仪式,以后她便要和一个并不熟悉的人朝夕相处了。

  “怎么提前了。”阮栖双原本还觉着祁姐姐有大把时光可以自己支配,谁知这婚期提前,诗兰不得不提早同何喻竹结为道侣。

  何家是阵法世家,在林城。因着婚期将至,何喻竹被派来同祁诗兰多接触接触,免得在道侣典礼上双方太过疏冷。

  何喻竹明日就到,阮栖双不放心,非要留在锦城陪她。

  忽然想到什么,祁诗兰拿出一瓶丹药递给阮栖双,“给你的。”

  “蕴魂丹?”阮栖双觉得不可思议,“祁姐姐你为什么给我这个呀?”

  “是有人托我给你的。”

  听到这话,阮栖双一阵激动,“祁姐姐你认识酌渊?”

  “酌渊?不知。来人隐瞒了身份,遮掩着行迹,来商行委托我来将这瓶丹药给你。”

  “这样呀……”阮栖双很是失望。

  应该就是酌渊了,否则别人为何平白无故给自己蕴魂丹。但是他并不愿意来见自己,甚至不想让自己知道他在哪里。

  “他有云栖玉牌。”祁诗兰道。

  阮栖双一愣,那云栖玉牌是天瑞商行发给贵客的凭证,总共也没给出去多少个,酌渊居然有么……

  “你口中的酌渊是何样的人。”祁诗兰蹙眉,这酌渊是谁,值得小双双为他牵肠挂肚。

  听双双说完,祁诗兰眉头蹙得愈发深,她所知有云栖玉牌的人中没有符合双双描述的。

  看她的表情,阮栖双就知祁姐姐也无法得知酌渊在哪。“没关系。他不想见我,那我就不见,我还不想见他呢!”她赌气道。

  “确实,藏头露尾的,能是什么好人,哪值得双双心心念念惦记着。”

  阮栖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蕴魂丹,“也……也没有啦。他还送给我蕴魂丹呢。”

  祁诗兰只觉她不争气。刚刚听双双说了秘境中的事情,她也知道了那蕴魂草就是双双找到的。这酌渊收下蕴魂草之后炼成丹药,给双双几颗,就值得她念着这点好了?

  见祁姐姐对酌渊有很大意见,阮栖双连忙转移话题,同她聊起其他事情。

  只是,她心底依旧在想这件事。

  其实酌渊没诗兰想得那么差啦,他只是,只是不愿意见自己。

  也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也许,他其实讨厌自己呢……

  突然难受,阮栖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因为酌渊而心情变差,即使只是一个猜测也让她难过得不行。

  这晚,阮栖双和诗兰一起睡。她那失落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

  第二天一早,阮栖双就活力满满地起来。今天是何喻竹来的日子,旁人把他吹得天上有、地上无,说他是难得一见的天才。阮栖双却觉着这人的本事远比不上他的名气。

  见祁姐姐并未着华裳,只穿了身平日穿的衣服。虽依旧得体,但稍显素淡。阮栖双推着她回到屋里,“那何喻竹定然穿得人模狗样的,一堆人对着他夸来夸去。夸完相貌夸能力,夸完性格夸气质。不管有还是没有,总之肯定把他夸上天。”

  “你要是不穿得好看一点,他肯定更神气,真以为他自己英俊非凡了呢。”阮栖双道。

  祁诗兰觉得无所谓,但双双想让自己穿得好看一点,那她就好好打扮一番。

  阮栖双在外间等着诗兰换衣服,看采云有些神思不属,忽然想到什么。

  “坏了,程文福一个人待着,没人照顾他。”本来当天就能回的,她临时决定在这里待久一点。太担心诗兰,一时忘了程文福。

  “我可以回去一趟,安排好他就回来。”采云道。她自从栖双小姐决定在祁府住下,就有点担心这事,但一直没开口提。

  阮栖双摇头,“采云你来来回回很是麻烦,回去之后就留下照顾他吧。把他忘了,我很过意不去。”

  “可是……”

  “祁姐姐的手下会保护好我的,不用担心。”

  采云犹豫再三,在大小姐的催促下动身离开。

  祁姐姐已经换好了衣服,看到她盛装登场,阮栖双很是满意。

  整场接风宴,阮栖双都盯着何喻竹,却见他压根没把眼神放在诗兰身上。

  那何喻竹以前还装一装,每次见诗兰的时候都装作很殷勤,仿佛情根深种。

  这也是阮栖双讨厌他的原因之一,明明那眸中没半分喜欢,还要装模作样。

  谁知现在婚期定下,二人不久就能结为道侣,他就连装也不装了。

  可见他以前装,也只是装给别人看的,装给能决定这婚姻是否能结成的人看的。

  至于诗兰,他是一点都不在乎。

  心里感觉酸酸的,阮栖双替诗兰觉得委屈,她以后就要和这样一个人结为道侣了。

  祁姐姐的长辈很满意这联姻,何喻竹也达到了目的,只有诗兰什么都没得到,却要和这样一个异梦之人同床。

  察觉有人在瞪自己,阮栖双回望,发现是一个小厮。

  “他居然瞪我!”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