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25章 第25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见他们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正欢,阮栖双也不想同这些人多言,“你们能不能让开,我只是想揍他。你们围成一堆挡着,他都走远了。”

  “小姐,明日大比便开始了。还是先赢了比试,再说其他。”采云提醒道。

  阮栖双觉得有道理,犹豫片刻没有追上去。

  往回走着,祁诗兰突然开口,“为什么要揍穆悠行?”

  “就是我同你说过的那个人呀,很过分的那个!”

  那是她第一次听到那样满是恶意的话,若说前一刻还温暖如春,那听完他的贬侮只觉坠入冰渊,整个人都冷得发颤。虽然自那以后她努力修炼,仿佛渐渐变得坚韧强大,其实心里一直没过去那个坎。

  有时午夜梦回,便会梦见自己被一个模糊的人影踩进尘泥。

  待醒来,整个人都被冷汗浸透。

  那是一种,被厌弃、被贬低、被巨大的恶意笼罩的感觉。而在梦里,她独自承受着。醒来后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有人拍着自己的背说没事没事,然后搂着自己继续入睡。她只能自己默默消化,久久难眠。

  长此以往,怕是要生出心魔。所以她才执着地想和穆悠行打一架,想将他从自己脑海赶出。

  当他不再坚不可摧,那噩梦中的恶魔也不足为惧。

  祁诗兰开口,“我知道有人伤害过你,但不知道是他。”

  “他怎么了吗?”阮栖双有些奇怪。

  “你不知道么?他是映天大陆的天瑞商行行主的儿子。”

  阮栖双一愣,她确实不知道。

  祁诗兰继续道,“映天大陆的天瑞商行是本家,其他大陆的天瑞商行都是后来才出现的分行。穆行主的继承人们看不上这些开在穷乡僻壤的分行,所以其他大陆的商行都另有人来管理。祁威也不过是为穆行主管理云波大陆的分行的人,但也被底下的人称为行主。”

  “这样呀……”

  见她恍然大悟的样子,祁诗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所以当时双双稀里糊涂去表白又稀里糊涂被骂了一顿,现在还要揍人家,是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只知道一个名字是吗?

  “你当时是为什么喜欢上穆悠行的?”

  “胡说,我不喜欢他!”阮栖双连忙否认。

  “嗯?不喜欢还去表白?”那可是双双第一次对谁有好感,以前都是不开窍的。

  “就,就觉得他很吸引我嘛……”阮栖双哪里知道喜欢是什么感觉。她当时对穆悠行有好感,就小心翼翼表达了对他的喜欢,问是否可以做朋友,谁知就被那样对待了。

  “当时哪里知道他是那么恶劣的人,现在肯定不喜欢了。他就是表面看起来人模人样,内里却让人讨厌,我怎么可能会喜欢这样的人。”

  第二天,门派大比如期举行,参赛的分为练气组和筑基组。练气期和练气期比,筑基期和筑基期比。

  因此来参加大比的人中大多是即将筑基和即将金丹的,像阮栖双和程文福这种筑基中期,只能说是来见识见识,想赢就够呛了。

  一共有十个台子,同时进行,每当有一个台子空出来便会有新的比拼者上去,直到分出输赢。

  魏开畅已经快要金丹,苦战许久最后险胜。朱敛因为不够稳重,反倒掉以轻心败给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修士。

  程文福只有筑基中期,撑了一段时间也败给了对手,已经晋到筑基后期的杨瀚倒是赢了。

  青辰派其他参加大比的弟子也有赢有输,各有收获。

  阮栖双一直在等轮到自己上台,却总是听不到自己的名字。

  “七号台,青辰派阮栖双对旭阳派林郁。”

  听到自己的名字,阮栖双跳上七号台,却迟迟没有看到林郁上来。

  忽然一阵微风吹来,花瓣飘扬,身着蓝色纱衣的修长男子缓缓落下。

  台下一阵寂静,接着喧哗声四起。

  “碧平公子!是碧平公子!”

  “啊我终于见到碧平公子的真容了,原来林郁就是碧平公子。”

  “早就听闻碧平公子大名,果真名不虚传。倜傥风流,风姿卓绝!”

  ……

  阮栖双一头雾水,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看到碧平公子那么激动。

  程文福也不理解,望着台上那个蓝衣修士,“他怎么了?怎么那么多人认识他?”

  采云没有做声,魏开畅想了想道,“碧平公子是最近才崭露头角的,因着俊秀的容颜以及水灵根修士独有的缥缈气质,被人所知。他所在的旭阳派就在紫安城,因此在场许多人都知道有这样一位碧平公子。大抵是平日以碧平公子的身份现身,这是他第一次现出真实身份,碧平公子的拥趸者才那么激动。”

  朱敛看了眼台上,接着收回目光,“光有好皮相算什么,虚有空名。”

  魏开畅摇头,“他筑基后期,水控术修炼得炉火纯青,实力自然不虚。”

  碧平公子立在台子上,向台下微微压了压手示意他们安静,谁道底下的喧闹声愈发响亮,尖叫声不绝。

  主事人出来控制场面,底下的人才安静下来。

  比拼开始,阮栖双提剑向他冲去,莲阳剑身附着火焰。

  林郁勾唇轻蔑一笑,他在旭阳派见多了火系的修士,也常同他们交手,对付这小丫头片子手到擒来。

  蜿蜒水流在空中旋绕,看似缓慢却已在他周身织成一道道紧密的防线,可攻可守。

  那水流看似柔弱,撞上莲阳剑后却在剑身留下轻微侵蚀的痕迹。

  见莲阳剑身被水流留下不可逆转的损伤,阮栖双眉头微蹙。

  就像有人会寻名贵异火来为自己所用,也会有人收集珍贵的金属或者有特殊效用的水。

  这水流透着股阴冷,不知是不是传说中的寒清水。但想来应该不是,寒清水的杀伤力比这大得多。

  见阮栖双不知道在想什么,林郁微微抬手,大水球直冲她而去。

  阮栖双身上“嘭”得覆上火焰,没有被水球淋成落汤鸡,是火灵现身了。

  看到火灵,林郁眼中的敷衍收敛几分。虽然水克火,但火灵也不是什么寻常物。他未曾对战过身怀火灵的修士,还是认真些好。

  原本绵软的水流忽得锋锐,速度极快地在阮栖双身边旋绕,不时在她身上割出伤口。

  底下的人看到杀意凛然的碧平公子,不由得兴奋起来。

  “碧平公子威武!”

  “干掉她!干掉她!干掉她!”

  “啊啊啊啊碧平公子太有魅力了!”

  听到这些话,程文福蹙起眉头,望向采云发现她虽然没有表情,眸中却是有几分不郁,冷冷望着台上。

  阮栖双躲避着那水刃,愈发娴熟。

  “栖双小姐加油!”程文福喊道。他本是有些木讷的,但此时此刻不忍心大小姐连个为她助威的人都没有。

  有他开头,青辰派观战的魏开畅等人也为大小姐呐喊起来。

  见阮栖双已经能够躲避自己的水刃,林郁嘲讽一笑,那水刃忽地加快速度,竟是比刚刚快了数倍,将她打了个措手不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