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26章 第26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郁适才并没有发挥出全部能力,见对方适应,便多使出几分能力,像猫捉耗子似的玩弄起来。

  底下的人却是痴迷于他那份游刃有余,“碧平公子真厉害,把那女人耍得团团转。”

  “那可是碧平公子呀,岂是些凡夫俗子可匹敌的。”

  “那女人还是赶紧认输吧,反正总是要输的,别平白让碧平公子多劳累一番。”

  ……

  阮栖双没有注意到台下的人说什么,她所有心神都在应对林郁的水刃上。

  见她习惯后依旧能够躲避开自己的水刃,林郁面上不显,心里却是生出几分烦躁,暗道真是难缠。

  水流忽地融合,形成一条水龙,直冲阮栖双而去。

  她提剑来挡,那水龙被莲阳剑迎头割成两半,却在她身后重新汇聚成水龙,向背后袭去。

  小白豆吐出银色丝线结网,那网将水龙拦了一瞬便被冲烂,阮栖双回身将龙头击碎。

  那破碎的网掉到地上,林郁眯了眯眼,操控水龙继续攻击阮栖双。

  那网出现得太过突然,他没注意到是如何出现的。水龙攻势更猛,小白豆再次出现,林郁注意到是一只小虫,只觉恶心生厌。

  “阮小姐真是喜好奇特,偏好这样丑陋可怖的一只虫。”林郁满是鄙夷。

  听到他说自己丑,小白豆很是伤心,情绪瞬间低落。

  “小白豆很可爱,不许你说它丑。”阮栖双很生气,这人打架归打架,为什么还要言语攻击。

  察觉小白豆依旧很沮丧,阮栖双抬起头又补了一句,“你才丑!”

  本来小白豆来到这世界就有点怕人,有时候也有点自卑,这人还说这样伤人的话。

  台下的人听到她说碧平公子丑,却是不依了,“你这个喜欢恶心虫子的怪女人,貌丑无盐!就凭你也配说碧平公子?”

  “你是嫉妒碧平公子吧,就凭你这姿色也敢评价他人?”

  “丑八怪下去!丑八怪下去!”

  程文福看着台下群情激奋,只觉荒唐又可怕,“他们怎么就像失了神智,换做平时怎么也做不出这样疯狂的行径吧。”

  这碧平公子的容貌在他看来着实称不上优越,却被众人吹捧成这样,他实在无法理解。

  “一群疯子。”

  听到这话,程文福转过头去,发现是杨瀚在说话。他现在好像变了许多,不似以前那样满是戾气,多了几分稳重。大抵是输给栖双小姐那次,让他心性改变了些,后来闭关修炼也得以修心养性。

  小白豆听到主人被说丑,也不顾得伤心了,对她传音道,“栖双姐姐不要听他们的,我们不理他们。”

  阮栖双自然不会理会那些人,在她看来那些人已经有些盲目了,不能按常人看待。

  把小白豆收起来,阮栖双不想让它再被林郁针对,提剑冲去。

  水流阻断她的攻击,让她无法真正攻击到林郁。而且水流千变万化,可攻可守,不时在她身上留下伤口。

  即使有火灵护身,那被林郁操控的水也非普通水,和火灵对上亦是旗鼓相当。

  阮栖双拥有火灵还没几年,亦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和林郁相比总归是稚嫩的。

  林郁将水操控得十分娴熟,他的魂力亦不俗。

  阮栖双侧身躲过,才没有被水流中夹杂的寒丝鱼咬到。

  寒丝鱼只有手指肚大小,身体扁平,呈浅蓝色,鱼鳍飘逸似丝绸。这种鱼看起来好看,攻击力却很强,还身怀剧毒。被它咬到便会全身发寒,抽搐倒地。就算解毒也会留下后遗症,变得畏寒。

  被林郁操控在空中飞舞的水流极多,几乎占满整个台子,而这些水流中不知什么时候被林郁加入了些寒丝鱼,本就令人难以招架的水流变得更具危险。

  阮栖双不敢松懈半分,这些寒丝鱼混在水流中并不显眼,稍有不慎便会被咬到。

  “怎么样丑八怪?寒丝鱼可比你那破虫子好看?”

  阮栖双没空回应他,林郁暗道无聊,将更多寒丝鱼释放出来,准备速战速决将她打败。

  底下众人只见水流穿梭的速度加快,因为寒丝鱼变多水流也显得不透明,台上两人的身影被遮掩到几乎看不见。

  祁诗兰望着台上,心里很是担忧。她修为不够高,无法通过魂力观察战况,心里的不安更甚。

  望向旁边的采云和程文福等人,却见他们表情很是凝重,祁诗兰心里一突。

  “啊!”

  一声尖叫传来,那穿梭的水流也停滞了一瞬,接着便乱做一团,落到台子上顺着台面流到地上。

  原本矜傲的碧平公子此时倒在地上抽搐着,本可以被他操纵自如的水将他淋成个落汤鸡。

  他哆哆嗦嗦掏出解毒丹服下,才终于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将湿淋淋的衣服和头发上的水引出,他站起身来望着阮栖双,满眼杀意。

  若说刚刚只是想戏弄一下这个不自量力的筑基中期,现在则满脑子只想杀死她。

  阮栖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刚刚全部注意力都放在防御上,不知道怎么林郁就被他自己的鱼咬到了。

  “小白豆,是你吗?”

  悄悄向它传音,阮栖双听到一个微微发抖的声音,“对不起栖双姐姐,是我。”

  上次它给何喻竹两人织了幻境之后,栖双姐姐就怕它因此惹麻烦,不让它随意出手用这能力了。

  但,它也没对人用,只是让快要咬到栖双姐姐的几条寒丝鱼转而去咬林郁而已。

  谁知道林郁居然因此动了杀心,现在满脸凶光地望着栖双姐姐。

  它是不是惹麻烦了,小白豆在袖子里瑟瑟发抖,犹豫片刻还是钻出来,它要和栖双姐姐共同面对。

  把小白豆往袖子里塞了塞,阮栖双不放心,把它收回识海。她怕这林郁发现端倪,洞察寒丝鱼咬他的原因,对小白豆痛下杀手。

  底下的人被刚刚那一幕惊住。此时碧平公子依旧衣袂飘飘,端的风流倜傥。他们险些觉得刚刚的场景是错觉,但看他那溢出的杀气,显然之前那一幕不是错觉。

  无数水弹向阮栖双袭去,她提剑来挡,莲阳剑身被一点点侵蚀。

  和筑基后期的林郁相比,她几乎没有一项占优势,无论是灵力储备还是作战经验。此刻她被压着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突然看到台下一闪而过的身影,好像是穆悠行。阮栖双一顿,被水弹击中,淋了个透心凉。

  真的是穆悠行!

  一想到他在台下看自己笑话,阮栖双心中的怒气就抑制不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