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32章 第32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曾经的何喻竹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如今居然如此颓靡。

  而且阮栖双已经结丹,他的修为却依旧原地踏步,未得寸进。

  “是他。”祁诗兰点头。

  “他来这里做什么?”阮栖双满是疑惑,他不是家在林城么。

  “他……”

  “主人不要提他了,免得晦气,我来同阮小姐解释吧。”山远寥寥几句将他的近况道来。

  原来何喻竹挚爱的小厮雨青跟人跑了,傍上一个更优秀的修士。

  这何喻竹当初对雨青可是掏心掏肺,对他极好。谁知雨青遇上更优秀的人之后转头就把他甩了,同别人勾搭上了。

  离谱的是那人居然也像何喻竹似的不可自拔爱上他,对雨青予取予求。再之后雨青就跟那人走了,留何喻竹一人黯然神伤。

  至于为什么来谷城,是何家主想让何喻竹同谷城修炼世家陈家的陈姑娘联姻,他便来了。

  “那优秀的人是谁呀?”阮栖双很是好奇。

  “是映天大陆来的,很有来头,叫穆什么……”山远有些不好意思,他忘了。

  “穆悠行?”姓穆的,阮栖双只知道一个穆悠行。

  “并非。”祁诗兰开口,“是穆浩博。”

  “好吧,没有听说过。”阮栖双对映天大陆知道的也不多。

  “他是穆悠行的兄弟,天瑞商行的行主子嗣众多。也不知道一个两个的都来云波大陆做什么,以前他们可是看不起这穷乡僻壤的。”

  阮栖双也不知道原因,她摇摇头,“不管这些了,我们去逛一逛丹店吧?”

  心里挂念着采云的伤,阮栖双看见一个丹店就想进去。即使里面没有固元丹,打听打听消息也是可以的。

  然而一连进了几个丹店,都没有固元丹,也没有固元丹的消息。见她居然希冀能找到早已失传的固元丹,不少店家都觉得她在异想天开。

  “小姐,不急。”采云拉着她出来逛逛,是想让大小姐散散心的,谁知她却惦记着为自己找丹药。

  “我会派人去四处寻找关于固元丹的消息的,双双放心。”祁诗兰道。她知道采云在双双心里的重要性,她会为双双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突然察觉什么,阮栖双蹙眉,飞身向一个方向掠去。她近来一直有锻炼魂力,自从结丹之后魂力也大幅增长。她没想到自己居然在这里看到了酌渊,而他察觉自己在追之后拔腿就跑。

  酌渊先于她结丹,魂力也比她强得多。只是刚刚错估了阮栖双的魂力,才被她发现了踪迹。

  “酌渊,你若是再跑,就再也别想见到我了。”阮栖双气红了眼,他到底在躲什么!

  趁着酌渊一瞬的迟疑,阮栖双追上他,“就这么不想见我么?”

  若说以前还会自我欺骗说酌渊喜欢自己,现在看到他对自己明明确确的躲避态度,她也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而且看到掌门对阮鸿哲的又一次偏袒,她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招人喜欢,自己是不是总会是被放弃的那个。

  “如果你明确告诉我,你不喜欢我,不想再看到我,那我就再也不见你,我们从此就是陌生人。”阮栖双紧紧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见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阮栖双心下明了。她掩下眸中的苦涩,将颈间的项链摘下,连同青炎剑一起扔给他,“如你所愿。”

  即使她极力想掩饰情绪,微颤的嗓音出卖了她心中的不平静。

  青炎剑和项坠被酌渊用灵力托着,没有落在地上。他似乎有些疑惑,皱紧眉头望着阮栖双离开的背影。少女的背脊挺直,走得义无反顾,似乎很是决绝。可她微红的眼眶昭示着她并不似表面那样洒脱。

  待离开酌渊视线后,阮栖双忍不住大哭。而路人们看着这个边走边哭的金丹修士,都下意识躲得远远的,生怕被她迁怒而伤到。

  走到一半,阮栖双突然想到什么,连忙回去找酌渊,发现他还站在原地望着自己离开的方向。

  “你,还给我皓白镯,那是我要给道侣的。”

  来得太急忘了自己哭过,阮栖双连忙背过身去把泪擦掉,待转过身来却见他将青炎剑和那项坠递给自己。

  “别想用这个抵,你是不是把皓白镯弄丢了。”阮栖双有一瞬的慌乱。

  她当初那么信任地把皓白镯交给酌渊,结果他居然这么不珍惜。她那时真的以为酌渊是喜欢自己的,以为两人会相携共度此生。她满心爱意地将定情信物皓白镯送给酌渊,畅想着两人的未来。谁知次日他就不告而别,不见了踪影。

  看到他取出皓白镯,阮栖双才放下心来。她刚要去接,却见他又将皓白镯收回储物戒,重新把青炎剑和那项坠递过来。

  “你什么意思?”阮栖双蹙眉。

  祁诗兰等人已经追过来,看到酌渊在这里,她们也很意外。

  “双双你哭了,怎么回事?”看到她红了的眼眶,祁诗兰有些担心。

  “他赖着不还我的皓白镯。”阮栖双现在是真后悔那么草率把娘亲给自己的皓白镯送给了酌渊。

  采云听到这话,皱紧眉头。即使她现在身体虚弱,也看不得大小姐受伤害。

  “酌渊。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模棱两可。大小姐她……经不起欺骗。”采云强忍着愤怒对酌渊传音道。

  大小姐想要被爱,但绝对不需要虚假的爱。采云冷冷望着酌渊,怎么也无法从他脸上看出半分对大小姐的喜欢。

  阮栖双现在满脑子都是要回自己的皓白镯,却突然被酌渊拉着离开原地。即使她现在已经金丹,也无法从他手中挣脱。

  “你做什么!”被放开时,已经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阮栖双满是怒意地望着他,默默释放魂力观察如何逃离此地。

  ‘我不想与你再也不相见’

  看到这话,阮栖双心里升起几分苦涩,“做朋友是么?”她不想只是做朋友,但酌渊明显只希望同自己做朋友。

  “好。”虽然会忍不住喜欢他,但她会克制。会眼睁睁看着他喜欢上别人,会一个人默默消化。

  这对她来说是一种折磨,她宁愿再不见酌渊,也好过见他一次便伤心一次。

  只是,她终究无法拒绝酌渊。

  “把我的皓白镯还给我吧。”就这样同这份感情告别,一切都是自己一厢情愿。她会如酌渊所希望的那样,同他做普通朋友。

  ‘不’

  “你什么意思,能不能清楚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阮栖双握紧拳头瞪着他,心里涌起愤怒,这样黏黏糊糊吊着自己有意思么。

  他知道那皓白镯是自己要送给道侣的,却不还给自己。

  可他分明又不喜欢自己。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