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36章 第36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栖双没想到穆悠行会这么问,但还是如实告来。

  “他是个好人,对我很好,长得也很好看。表面上冷淡,但实际上他默默关心着我。虽然他不会说话,但我觉着他就是天底下最好的人……”

  阮栖双陷入回忆,脸有点红。

  突然想到什么,那抹红渐渐消失,“只是,他说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还总躲着我……”

  阮栖双说不下去了。被一些事情压着,她已经有段时间没有再想起酌渊。而现在想起他,也记起了那些不是很美好的回忆。

  她自己也能觉出对酌渊的喜欢太过顽固,明明是该有怨的。怨他不喜欢自己却还攥着皓白镯不放手,怨他忽远忽近,撩拨自己心弦却又毫不留情离开。

  只是,那份喜欢却又真实存在着,无法忽视。

  她喜欢他,却又无关于他。

  见穆悠行还认真听着,阮栖双收拾好情绪,笑了笑,“其实他不喜欢我也没关系的。等他明确告诉我说不喜欢我的时候,我也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也许等她再长大一点,这些烦扰不过是过眼云烟了。

  闻言穆悠行蹙了蹙眉。阮栖双以为会听到他的冷嘲热讽,却意外地发现他什么都没说。

  “为什么想要寻找那位炼器师?”

  听到穆悠行问自己,阮栖双迟疑片刻还是说出来。要仰仗他帮自己寻人,告诉他也未尝不可。

  在她十二岁的时候,娘亲消失了。那时候她还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父亲和娘亲出去之后再回来,娘亲就不见了。

  娘亲的家里人冲到青辰派来找掌门要说法,阮盛对天起誓绝不是他害死的夫人。誓言极重,宁家即使心有怀疑也没法再诘问他了。最后宁阮两家生隙,关系不复从前。

  阮栖双极想念娘亲,自那以后便把娘亲为自己炼制的火云鞭作为本命法器,一直用着。

  随着年纪渐长,她渐渐了解了更多的事情,知道娘亲和父亲在外历练的时候被寻仇。娘亲受重伤跌入深渊,父亲受的伤也不轻,最后只有父亲回来了。

  别说宁家人会怀疑阮盛,阮栖双有时也会怀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只有他回来了。

  但他并未新娶,对女儿也像以前一样,父女二人的关系也一点点弥合。

  直到她十四岁的时候,阮鸿哲被接到青辰派。他是大伯的儿子,年岁已经不小。在掌门的帮助下,阮鸿哲晋到金丹。

  她能看清阮鸿哲眼中对自己的不喜,可偏偏掌门他看不出来。他坚信阮鸿哲不会伤害小双双,他依旧尽心培养着大伯的儿子。

  父女关系变得更差,阮栖双也愈发叛逆。

  她很想念娘亲,她有时候会想,娘亲是不是没有死。

  而午夜梦回独自醒来无人安慰之时,她才明确地意识到,自己真的没有依靠了。

  想找那位炼器师,也是因为察觉炼器手法和自己娘亲很像。

  她不奢求那是自己的娘亲,她只希望那人同自己娘亲也许有几分关系。

  “我会帮你找。”

  穆悠行说完,转身离开。

  阮栖双向后躺倒,呆呆望着床幔。许久未向人倾吐心事,如今揭开一层层裹紧的纱,将最柔软的内心露出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她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天已经大亮。

  听到有人进到院中,阮栖双起身打开门,看到是穆悠行进来了。

  “炼器师是位老婆婆,温婉爱笑。”

  听到这话,阮栖双一愣,娘亲并不苍老。可这位炼器师炼制的法器给自己的感觉太过熟悉,她和自己的娘亲也许还是有些关系。

  阮栖双连忙走近,听他继续道,“经过探查,她平日很少见外人,唯有几个年轻人和她较熟悉。但这些人也不知道老婆婆的踪迹,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她了。”

  说完他回身道,“进来吧。”

  看着走进来的那几个人,阮栖双有些迷茫,她不认得他们中的任意一个。

  望着一个个陌生的面孔,她忽然有些彷徨。难道真的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么,只是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婆婆么。

  打起精神,阮栖双问道,“不知可否同我说说这位炼器师。我仰慕已久,这次来拜访却未得见,想多了解了解大师。”

  几人互相看了看,都有些不知所措。但穆家不是他们能招惹的,甚至他们炼制出的法器也需要商行的收购。不敢得罪穆家,其中一个胆大点的开口道,“五婆婆对我们很好,教我们炼器。她从来不嫌弃我们蠢笨,很有耐心。婆婆很厉害,会炼制很多种法器。她喜欢吃甜甜的苓蜜果,但不怎么舍得买。后来我们开始赚灵石之后去拜访婆婆时经常带些果子去……”

  他说了一些琐事,阮栖双静静听着,很是认真。

  待到他说完,阮栖双问道,“可以让我看看五婆婆亲手炼制的法器吗?”

  有个年幼点的女孩怯生生把手伸过来,腕上是夕环镯。

  阮栖双看了又看,待望见女孩眼里遮掩不住的慌乱和畏惧后还是还了回去。

  让他们离开,阮栖双有些失魂落魄。

  越听越觉着就是自己的娘亲,可娘亲怎么这么老了。难道她重伤后跌落境界,所以才垂垂老矣……

  阮栖双越想越焦急,只想尽快找到那位五婆婆。

  “我会派人继续找。”

  听到这话,阮栖双回神,“谢谢你,穆悠行。”

  他帮助了自己太多,而自己无以为报。

  无论能不能找到娘亲,无论最后是何结果,这个恩情自己一定会尽力去报。

  只是,待在穆家好像并不能报答他什么。想到这儿,阮栖双试探着问道,“我可以搬出去住吗?”

  见他有些意外,阮栖双连忙道,“我只是,待在这里很心慌,什么都做不了。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穆悠行笑了笑,“做什么都可以么?”

  阮栖双突然觉得,他并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点头道,“什么都可以。”

  “好。”

  他突然同意,阮栖双还有些意外,接着便迫不及待告辞。

  出了穆家,她才觉着心落到了实处。

  并非在穆家受到了不好的对待,只是无法承受穆悠行意味不明的态度。

  她会尽自己所能回报他的帮助,但应该是明确的,而不是模糊不清的。

  找到祁诗兰的租住之地,阮栖双再次看到她们。见几人安然无恙,她才放下心来。

  采云的状态比之前好了一些,是商行给的那些丹药起了作用。

  祁诗兰不想白要这些丹药,想付给他们灵石。来送丹药的人却说这是穆七公子给的,让他们拿着便是。

  收下丹药后,诗兰让温医师鉴定过是适合采云这样的伤者吃的,她才放心让采云服下。

  不知道双双被穆悠行带走后发生了什么,祁诗兰见她安然回来,连忙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阮栖双如实解释,只是她也不知道穆悠行为什么会这么尽心帮自己。

  祁诗兰听完,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他是不是喜欢你?”

  采云则是皱紧眉头,她担心小姐是不是对她们隐瞒了什么,否则穆悠行的行为也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听到诗兰的问话,阮栖双轻轻摇头,“我又没有什么好的,不会有人喜欢我。”

  祁诗兰气得不行,她不是气双双,是气让双双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

  前有父亲偏爱侄子忽视女儿,后有酌渊对她避之不及却不彻底拒绝。至于现在行事随性的穆悠行,他当初还将少女萌生的爱意贬入尘泥。

  被这样对待,双双渐渐不再相信自己会被爱,可她分明那么好。

  “双双,看着我。”

  闻言阮栖双抬头,望着祁姐姐的眸子,在那里看到无限星光和温柔。

  “你很好,双双。你值得被爱,有没有人说爱你都不妨碍你是可爱的。”

  阮栖双望着她幽深的眸子,在那里看到自己。眸中映出少女的脸,眉眼弯弯,绽开明艳的笑颜。

  祁诗兰租住的地方是一个小院子,阮栖双回到她们身边才觉得心下安定。每日除了修炼便是搜寻五婆婆和丹方的消息,而穆悠行已经许久没有联系过她。

  突然接到他的传讯,阮栖双一愣,同诗兰说了之后便离开。

  纸鹤上只有一个字“归”,她不知道穆悠行找自己有何事,但还是很快赶到穆家。

  许是他吩咐过,进入穆家时无人阻拦她。

  当初见过几面的沈管事在不远处候着,看到人进来连忙带着她来到主厅。

  前些日子沈管事还以为七少爷终于厌了,将人赶了出去。他觉得再正常不过,毕竟谁都知道七少爷眼光挑剔得很,谁都无法入他的眼。前些日子七少爷突然带人来穆家,沈管事惊讶之余又觉肯定待不长久。不出他所料,果真没过多久那女子就被赶了出去。

  谁知今天七少爷突然就命自己去门口接应着把人带进来。

  这阮姑娘有什么好的,竟惹得七少爷如此念念不忘。

  沈管事庆幸自己一直未曾对阮姑娘有何苛待,兢兢业业按照少爷吩咐照顾着。即使当初心里看不上对方,也未曾表露出半分不满和不敬。

  阮栖双被带到主厅,依旧不知道怎么回事。

  看到穆悠行在,她投过去疑惑的目光。

  “配合我,待会再同你解释。”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