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40章 第40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猛地睁开眼睛,阮栖双看到穆悠行近在眼前的脸。平日再清冷不过的眸子,现下却染上欲色。阮栖双想仔细看看,却见那抹情动一闪而过,仿若错觉。

  “走。”说完他便拉着阮栖双离开了鸿祥楼。

  穆悠行走得太快,她差点跟不上。很快就回到了琥羽院,阮栖双终于问出口,“他们怎么……”

  然而没等她问完,便发现穆悠行状态不太对。

  不敢再打扰他,阮栖双静静站在一旁,看他忙碌。

  穆悠行取出丹炉,接着便从储物戒中取出灵草,堆了一屋子。

  看他焦躁地在灵草里面翻找,阮栖双只觉难得看到他这着急忙慌的样子。

  “我帮你找。”

  “清南花,罗栗草,袅香果,弱寒粉……”

  在阮栖双的帮助下,总算找齐。穆悠行引出一缕火至丹炉,开始炼丹。

  那暗紫色的火在他的操控下梳理着灵草的药性,最终炼出十二枚丹药。那丹丸白得透彻,只有极浅淡的蓝色细纹蜿蜒其上。

  阮栖双没见过这种丹药,只见穆悠行服下后渐渐恢复了正常。原本脸上异样的红终于退去,稍显急促的呼吸也趋于平缓。

  见他好像没事了,阮栖双又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呀?”

  她实在是好奇,为什么严蕊凡会和穆浩博睡在一起。

  “我低估了严蕊凡……”

  听他说完,阮栖双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离席。

  原来是严蕊凡同他传音道有要事相商,关于闫夫人的。一开始严蕊凡并未提此来意,只说些有的没的。看穆悠行无动于衷,她才以闫夫人的事为饵,邀他出去详谈。

  鉴于前些日子闫夫人的反常,穆悠行虽然知道事或有诈,还是去了。

  只是,虽然留着防备,却没料到严蕊凡会这样做,更没想到那法器如此厉害。

  一碰面,严蕊凡便往他身上扑,顺便用灵力启动了颈间项链。一时间,幽香满面。即使他察觉异常的瞬间就屏住呼吸,那异香却直往鼻腔里钻。

  穆悠行未等她近身便将她甩开,在那项链的影响下却感受到身体上不容忽视的变化。

  本以为她会透露闫夫人的一些事情来说服自己,穆悠行没想到她是想用这种拙劣的方法逼自己娶她。

  只是,方法虽拙劣,那法器却是极厉害。中招后穆悠行连忙吞下几粒清神丹,却毫无作用。

  本想直接杀了她,又觉麻烦,而且现下当务之急是让自己恢复正常。穆悠行转身离开,吸入太多异香的严蕊凡则被他踹进一间半掩的房门。

  正准备同雨青办事的穆浩博回头望了眼房门,满脸不郁。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轻飘飘倒下的女子吸引,忍不住靠近。

  这满身芬香的女子居然比自己怀中的雨青还诱人,穆浩博在这一刻忘了所有事情,只想和她共赴云雨。

  已经脱了一半的雨青冷眼看着床上的二人,眼中的杀意难掩。这世上居然有比他吸引力更大的人……他嗅了嗅这异香,惊觉自己居然也有些意动。怎么可能!他难以相信自己的魅力居然可以败给别人。即使是依靠外物,他也不允许。

  而穆悠行回到琥羽院后,发现自己的情况并没有好转,只得自行炼制丹药。

  “你刚刚炼的是什么丹药呀?”

  “伏梦丹。”

  阮栖双眨了眨眼,完全没听过,“那是什么?”

  “别名不举丹。”

  ……

  阮栖双默默竖起大拇指,是个狠人。

  看到她眼中生起的敬意,穆悠行移开目光,破天荒有些不自在,“那法器厉害得很,我也是第一次见,自然无法炼制完全对症的丹药。”

  阮栖双点头,表示完全理解,反正服下不举丹的也不是她。

  “为什么说是法器呀,不是某种迷药吗?”

  “不像是药,那项坠应是每次开启都能起作用。像是炼制出来的法器,而且作用确实不寻常,大抵是什么宗门的秘器。”

  阮栖双点头,那“什么宗门”大概说的就是合欢宗之类的吧,也不知严蕊凡为什么会有这种法器。

  不过说起那法器不寻常,这不举丹也挺不寻常的,哪位炼丹大师创出此等神奇丹药呀。

  见穆悠行脸色有些发白,阮栖双皱眉,“怎么了?”

  “有些冷,估计是那不举丹导致的。”

  无奈摇头,药还是不能乱吃呀,阮栖双唤出火灵。

  火虎甫一出现,就被穆悠行揽在怀里。而火虎被他搂了一会儿,就稍微撤开身子,直到被他投喂了火涎晶才又热情地往他怀里拱。

  天色渐深,阮栖双将火灵收回识海,“明天再让你取暖。”

  穆悠行有些不舍地离开,阮栖双本还觉着自己不近人情,直到突然意识到——他自己有火,会冷到需要搂着火虎取暖?

  他那暗紫色的火可是比自己的火灵还厉害的!

  然而待到次日穆悠行白着一张脸过来时,阮栖双还是不忍心就这样任他受冷,召唤出火虎为他取暖。

  “这不是长久之计啊,事情办完我就离开了。你得赶紧想办法把不举丹的副作用解决,否则总是这样,好像很伤身体。”

  不知道穆悠行有没有听进去,阮栖双继续打坐修炼。

  闫夫人得知严蕊凡和自己儿子睡在一起了,气得摔断了玉麟镯。

  至于另一只镯子,昨天她得知儿子要娶雨青当夫人的时候就摔断了。

  “严蕊凡!”

  闫夫人现在恨极了这个女人。

  当初严蕊凡拿着许多珍宝来拜访她,闫夫人惊诧于她严家一个小家族居然拿得出这些。

  见惯奇珍异宝的她自然不会轻易动心,也稍稍想起来现在严家隐隐有崛起之势。

  谁道后来严蕊凡又来过几次,送的东西一次比一次珍稀,直到她看见自己寻了十几年也没能寻到的一株灵草。闫夫人不得不承认,这严家小姐有几分本事。

  只是不知她哪来的这些珍宝,闫夫人猜测她许是偶然得了什么机缘,只是不知这机缘能不能夺得来。

  面对严蕊凡的示好,她假意接受,想试探她的真正目的。

  得知她想嫁入穆家,闫夫人在心底嗤笑,只觉她异想天开。即使严家现在比之前强了几分,和穆家差得也不是一丁半点。

  刚想拒绝,她突然想到一个人。

  若是让穆悠行来娶严蕊凡,倒也未尝不可。

  他虽是穆家子弟,却没什么存在感,也不受人喜欢。少时痴傻,现在即使清醒过来,也很没出息,从来不想着接触商行的事情。每天东游西逛不着家,最是无用。

  既然是穆家子弟,就要为穆家做些贡献,闫夫人很快敲定人选。

  谁道通知穆悠行这事时,却被他拒绝了,还说什么已有心悦之人。

  闫夫人把人喊来打量了一番,心里满是鄙夷,不过从穷乡僻壤来的一个小丫头。性格也一点都不大气,只知依附别人。

  论门第,严蕊凡比她可好上不少。

  闫夫人愈发觉得把严蕊凡许配给穆悠行算是便宜他了。

  奈何穆悠行真的和那丫头情深意笃,不愿娶别人,事情陷入僵局。

  本想把那丫头磋磨到半死然后赶出去,让穆悠行知道抵抗她的代价,谁知楚斐办事不力,硬是搞砸了。

  还是严蕊凡说她有妙招,闫夫人才暂且相信她。对穆悠行两人也温和了些,以暂时稳住他们。谁道严蕊凡的所谓妙招就是去投怀送抱,还送到了自己儿子床上!

  闫夫人不得不怀疑,严蕊凡是不是早就看中了自己儿子,毕竟浩博比穆悠行好太多。

  若是没有雨青这档子事,闫夫人恐怕要将这胆敢设计浩博的贱人折磨半死。

  但有雨青的事情在先,她突然觉得选严蕊凡比选雨青更容易接受。

  之前闫夫人打算的是,严蕊凡嫁给穆悠行之后定是要住进穆家的。到时在她的地盘,严蕊凡的机缘更容易露出马脚。等夺得机缘把她杀了,直接把严蕊凡的死算到穆悠行身上,到时一举两得。

  但算盘打得太好,如今却是出了变数。

  若是浩博娶严蕊凡,那机缘更容易得,严蕊凡的处理则是要花些心思。

  以前闫夫人不觉得浩博爱玩有什么错,不过是消遣的玩意儿,再多都无所谓。直到雨青这样身份低贱的人被浩博视作夫人,直到他和严蕊凡这样的人牵扯在一起。

  这边闫夫人思绪万千,那边穆浩博却是看着床上的严蕊凡,心中涌出迷惑。

  真是奇怪,穆浩博想。他为什么会睡了这个女人呢,明明感觉不出她一丝魅力。

  他昨日并未喝多少酒,肯定没醉。若是平时,睡了便睡了。可昨晚他有雨青,又为什么会睡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呢。

  昨晚是疯了吧,穆浩博起身穿衣,越想越奇怪。

  昨天他房里明明是雨青,雨青去了哪里?

  打开房门,看到雨青就站在外面,清秀的小脸上有着隐忍的难过。

  看到穆浩博伸过来手,他甚至闪躲了一下,犹豫片刻才牵住对方的手。

  “雨青,我昨晚绝对是昏了头,那不是我本意。”

  穆浩博猜测雨青定是伤心地在外面待了一晚上,不忍心看到自己和别人上床。

  “雨青,我发誓,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碰那女人。”

  说完,穆浩博带着雨青离开。状若委屈窝在他怀里的雨青,眸中几分阴郁。

  严蕊凡从床上爬起来,眼中满是恨意。

  她恨穆悠行,就这样把自己推给了别人。

  她恨阮栖双,明明一无是处却能得穆悠行喜欢。

  她也恨穆浩博,昨晚那么热切地说着爱自己,早上醒来却把自己当做陌生人。

  不过……严蕊凡摸了摸颈间的项链,眼中闪过志在必得,她会让穆浩博离不开自己的。

  收拾好自己,她起身去见闫夫人。

  知道她不会轻易同意自己嫁给穆浩博,严蕊凡却并不过分担心。

  她知道闫夫人对自己的“机缘”很感兴趣。

  出乎意料的是,闫夫人面对她的时候居然很是心平气和。严蕊凡转念一想,许是雨青“夫人”给她带来的冲击在先,自己反倒不算什么。

  穆浩博得知母亲让自己娶严蕊凡,震惊的感觉大过抗拒。

  他知道母亲这样做定是有她的道理,但还是有些担心她是不是被人诓骗了。他知道前些日子严蕊凡和自己母亲走得挺近,但并未多想。再到昨天严蕊凡的投怀送抱,显然是蓄谋已久。

  “母亲,她……她心思深沉,恐非良配。”

  闫夫人定定望着儿子,心想他倒不算愚笨,但机缘一事还是不好同他说,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可你毕竟占了她身子。”

  穆浩博听到母亲这样说,只觉有些怪异。就算是严家小姐,他们穆家也不是不能用外物将人打发了去,何必非要娶了。但见母亲心思坚定,穆浩博又不好多说。

  “母亲,确要我娶那严家小姐?”他只得再问一次,期望母亲能想清楚。

  闫夫人点头,心里想的是等夺得机缘,严蕊凡就可以消失了,到时再为儿子谋其他亲事。

  待一想到还有个雨青,闫夫人重又皱紧眉头。儿子对严蕊凡无意,对那雨青却是喜欢得紧,他更难解决。

  雨青得知穆浩博要娶严蕊凡,不发一言,只拽紧他的衣襟两眼含泪。

  “雨青,我没法违逆母亲的意愿。”穆浩博解释道。

  哥哥疼爱他,父亲不常管他,而他最不敢忤逆的,却是母亲。

  毕竟若是母亲发话惩罚他,就算是哥哥也没法改变。

  “我心里只有你,雨青。”穆浩博望着他,“我保证,即使娶她,也绝不会碰她。”

  拐角处的严蕊凡原本想走出来,听到这句话止住了脚步。她在心底轻呵,‘那可不是你能决定的。’

  得知穆浩博会娶严蕊凡,阮栖双松了一口气,“这下我能安心离开了。”

  穆悠行望着她,“急着去哪里?”

  “去找人,找丹方。”阮栖双定定望着远方,神情低落。

  这些日子,即使穆悠行自己还深受闫严两人困扰,也没把派出去的人手召回。

  但即使如此,也没有探听到半分炼器师和丹方的消息。

  阮栖双准备去别处找找,映天大陆这么大,也许在别处能找到呢?

  “我同你一起吧?”

  听到这话,阮栖双惊诧地抬头,不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说。

  而穆悠行停下抚着虎头的手,“我怕我会冻死。”

  阮栖双还是有些怀疑,“不举丹真有那么大副作用?”

  不就是不举么,怎么畏寒的副作用强到如此喧宾夺主。

  但之前也见过几次穆悠行离了火虎后的场景,确实是极畏冷的。

  “你在这里没什么事么?”阮栖双问道。

  若是闫夫人在这儿,听到这话肯定会嗤笑出声,他这般胸无大志之人能有什么事要忙。

  而穆悠行只是点头道,“没什么事做,让我跟着你吧?”

  阮栖双终于还是同意,接着突然意识到什么,“你最近会好好说话了?”

  说起来,他现在说话确实没以前那么欠揍了。以前听他说的一些话,简直让人恨得牙根直痒痒。

  穆悠行听到这话,只是无所谓地扬头,“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看这架势,是没完全改的意思。阮栖双倒也不强求,只希望他不气人的时候多一些。

  只不过,两人终于还是没走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