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49章 第49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虽说两人确实是朋友,但更倾向于合作做事的伙伴,互相帮助。

  以前也没见他态度这么好过,说话也变好听了。

  手中的长剑有着天瑞商行的标志,应是他们商行的炼器师打造的。虽算不上极出彩,但也是耐用的,有品质保证。

  “谢谢。”阮栖双道谢后突然想到什么,“你那时是不是冲动了?直接喊到两千四百万。”

  “没,随便喊喊,反正那人会兜底。”

  “要是他没继续喊呢?”阮栖双当时紧张极了,那人停顿了一会儿才喊出两千六百万,她生怕真没人再加。

  “没继续喊的话,紫彤剑就归你了呀。”穆悠行望向她,说得理所应当。

  “穆公子还是多为自己打算比较好。”祁诗兰开口说道。她突然觉着穆悠行和双双的关系,现在有些失控。

  倒不是觉着穆悠行哪里不好,相反,他为双双做了很多。

  只是,他当初那么轻易地将女孩一腔爱意贬入尘泥,现在这般示好又是为何。而且她总觉得穆悠行对双双态度的转变有些突然,自飞舟上起他就对双双有着过分的熟稔,而那之前他们其实没有太多接触。

  他接近双双的动因真的很值得怀疑。祁诗兰担心穆悠行早早织下一张巨大的网,而双双踏进去之后会逃脱不得,遍体鳞伤。

  “对呀,你要为未来多打算,灵石该花到应花的地方。”阮栖双附和。

  “我不缺灵石。”

  阮栖双知道自己改变不了别人的想法,索性不再说。

  聂舞在旁专心听着,得知哥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呆滞到说不出话来。

  疏晏姐确实不错,可是自己哥哥是不是喜欢得也太快了些。

  分明还没见过几面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人家。

  一见钟情也不过是这般快吧,可人们都说一见钟情就是见色起意。

  原来哥哥就是看上疏晏姐的脸了,才那么不知羞耻地追在人家后头。

  聂舞看了眼自家哥哥患得患失的神色,又不敢像平常一样说大实话。

  哥哥现在很脆弱,自己说话要斟酌再三。

  只是,疏晏姐真的喜欢自家哥哥么。

  聂舞虽觉得自家哥哥好,可也是配不上疏晏姐的。像疏晏姐这么强大,这么善良,这么美好的人,应该会有很多人喜欢吧。

  只是疏晏姐在这千雪山,平日遇不到什么人罢了,自家哥哥才得以“趁虚而入”。

  但是万一,疏晏姐只是把自家哥哥当做消遣的玩意呢。毕竟这苦寒之处,待久了确实没什么乐趣。

  瞥了眼哥哥,聂舞又转而开始心疼他了。要是哥哥到时候被抛弃,自己可得看着他别让他做傻事。

  思来想去,聂舞还是不放心哥哥。既然疏晏姐还没嫌弃自己在这待着,那自己暂时先不离开吧。

  等二人关系明确,自己再离开。

  疏晏在殿中立着,却是未去修炼,而是默默听着兄妹俩说话。

  聂黎他……还是把自己想得太好了。

  自己采了朵白凌花送他只是因为想让他赶紧离开千雪山,才不是所谓的心善。

  以前掌门往千雪山送犯错者都是统一在每年的三月初,因为疏晏不喜被外人打扰。

  无奈这千雪山毕竟是青辰派的地盘,她只是因为和上任掌门有些交情才可以住在这里,自然没资格反对青辰派往这里流放犯错者。

  到了这任掌门,为免他做主张赶自己出去,疏晏还送给他不少好东西。不过掌门倒也识趣,东西收是收了,还派人来给她建了座宫殿。即使和她送的东西相比,建座宫殿的花费只是九牛一毛,疏晏也接受到了他传达的意思——可以安心在这住着。

  犯错者定时被送来时,她会有段时间不出门。用不了多久,那些犯错者要么死,要么逃,又或成功摘到白凌花后撤身离去,她也就不必再避着这些人了。

  只是,还没到下一次送来犯错者的时间,她却在千雪山发现一个人。

  不是平日里闯进来想杀她的那些人,也不是很像被罚来采白凌花的人。

  他只是在雪地里彷徨,仿若牵线木偶。

  直到有一天,他的眼中才渐渐有了神采。

  疏晏却已经没什么耐心,她不喜和人相处,但因着不杀无辜之人也不会擅自动手杀人。

  见他遇到白凌花后想摘,疏晏随意用冰刃切下花茎,只希望他拿着白凌花赶紧走。

  然而那人却似乎对白凌花并无兴趣,疏晏则是彻底失去耐心,转身回了宫殿。

  自那之后依旧会看到他。偌大的千雪山,那人却只在自己附近出现,着实恼人。

  再次见到他,疏晏没忍住问他怎么还不走。见他只望着自己却不回答,疏晏愈发烦躁。

  察觉他应是青辰派的人,只是来这里的目的不明。疏晏懒得猜他为什么来这里,只想让人赶紧离开。偏偏她并无资格赶人出去,和青辰派的弟子相比她反倒是不属于千雪山的那个。

  后来又有人来杀她,疏晏正准备将最近的不满发泄到他们身上,却见那人上赶着要来帮自己。

  他自己都在这极寒的环境虚弱了几分,还想着帮别人。疏晏只在旁边看着,果不其然见他受伤。即使如此,他也没能把那些人杀死。

  等他们远远逃到视线之外,疏晏面无表情操控冰刺扎入他们额心,任落雪将几人的尸体掩埋。

  看他受伤了也冲自己笑,疏晏莫名觉着他带血的笑颜很是耀眼。

  想起上次那朵白凌花他收了,疏晏随意又摘了朵送给他,权当他“救”了自己还笑那么好看的回报。

  奈何他不要。

  疏晏直接问他为什么留在这里,却得知他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而且和那老贼有仇。

  既然如此,便在这里待着吧。

  只是,即使不那么烦他,也不希望遇见他。

  倒不是针对他,疏晏只是讨厌和人相处。不过,看到他晕倒在雪地里时,她还是没法装作没看见。

  醒来后让他离开,疏晏却看到他口吐鲜血。血被他擦掉,余在唇上的那点血很是鲜艳。

  这该死的小家伙,带伤的时候怎么那么诱人。疏晏一气之下将人赶出去,她不能容忍自己居然有一刹那动心了。

  活了那么久,因着天生的冰灵根她修炼飞快,却也同旁人有许多不同。

  她怕热,所以寻到千雪山这处好地方便舍不得走了。她不喜人,只想一个人待着。即使许多人看到她第一眼就表达倾慕,而她只觉烦恼。她对情感向来不敏锐,也从不外泄自己的情绪。

  而刚刚,她居然想咬上那唇,让他再出些血。

  真是,真是莫名其妙。

  只是……用魂力探知到他可怜地坐在门外,还是于心不忍。

  让风吹开门,疏晏等着他进来避避风雪,却见他站起来把门关上后又继续坐在门外。

  微微抿唇,疏晏直接操控风雪将他吹进门。见他又打开门出去,疏晏被激起恼意,风雪带着她的怒气将人吹回来。

  见他执着地想出去,疏晏现身走上前去,“想留下?”

  这是她最后一次挽留,若他选择离开,那自己也会任他冻死在外面。

  他,选择了留下,并且一点点在她心底占据更多的位置。

  看出他眼中的浓厚爱意,疏晏却意外地并不讨厌。

  当初那些人因着样貌追在自己身后说喜欢,那副自高自傲的样子仿佛被他们喜欢上是什么莫大的恩赐。有的甚至在自己明确拒绝后还想强抢自己,奈何没那个本事。还有的虽姿态谦恭,却分明自顾不暇,连决定他自己娶谁的权力都没有,真真可笑。

  疏晏即使厌倦被人喜欢,却无法对聂黎那双温柔又炽热的眼眸讨厌。

  不过,仅此而已了。她没有想过去回应什么,二人有太多差距。

  不回应别人的喜欢,对她来说已经成为习惯。

  还未长居千雪山的时候,她便被许多人表达过爱意,这也使她孤僻不喜人的性子愈发严重。

  疏晏只有一个,不可能回应所有人对她的喜欢,而她选择统统拒绝。

  到了后来,就算对她没意思的也追在她后面。那已经变成了一种比赛,好似征服她对于男人来说会是一种莫大的荣耀。都说她眼光高,那有没有人想过她是否在意他们的“喜欢”。

  看着当众用轻佻语气说要娶自己的陌生修士,疏晏没说话,只是和他打了一场。

  在对方求饶的时候,她终于还是留了对方一条命。

  那是她第一次因为这动手,但不是最后一次。总有人觉得他可以征服疏晏,用魅力或武力。可惜通通不能。

  听到聂黎说他在千雪山救下了妹妹,疏晏有些恍神,是自己想的那种妹妹么……

  意识到自己居然开始思考这种事情,她不得不正视自己的内心,然后去看了眼聂黎的妹妹。

  确实是妹妹,疏晏盯着两人相似的眉眼想。

  而她也已经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只是……聂黎似乎对自己有些误解。

  当初他在自己被围攻的时候冲过来保护自己,是真的想保护。

  然而自己杀过的人不算少。即使是那些人想杀自己在先,聂黎真的会接受自己手上沾过那么多鲜血么。

  再次遇到人来杀自己,疏晏周旋了片刻,待聂黎寻过来的时候她才真正动手。

  以前只是操控冰刺没入对方额心或颈侧,这次她甚至更血腥一点。

  害怕?震惊?又或者恶心?

  通通没有。

  聂黎像是没有看到地上那摊碎肉,只扑过来问她是否受伤。

  疏晏看向他,而他眼中的爱意未削减半分。她突然恶劣地想,是不是自己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

  那份冲动愈发强烈,她突然笑了。

  将他带到住所,疏晏最后问了他一次,终究还是不想强迫他。得到他的回应,疏晏做了这几天想做的一件事。

  小家伙很配合,她很满意。只是他身体终究还是弱了些,疏晏考虑着如何为他调理身体。

  阮栖双以为在拍卖会遇见林郁那次,只是偶然遇到后他临时起兴的为难,之后不会再有交集。

  谁知那只是开始。

  自那之后走在路上,她经常感受到视线如影随形,且非善意。

  走过转角,侧身闪过数支飞刀,阮栖双扬起长鞭将躲在僻静街巷暗处的人卷出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