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61章 第61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袁长老看着地上死去的近半数手下,辨认出这些都是刚刚攻击过大小姐的。

  他们什么时候生出的异心,已经不得而知。带着剩下的人往青辰派赶去,他要赶紧和掌门报告此事,门派里怕是还有其他人已经叛变。

  那股冷意出现的瞬间,聂黎就觉出几分熟悉。待到被风雪裹挟着离开时,他愈发确定。

  疏晏将他们带到空旷处,阮栖双站定后道谢。若不是她相助,那混乱怕是会持续很久,而他们也难脱身。

  聂黎眼巴巴望着疏晏,却见她并没有看过来,仿佛自己只是个陌生人。

  “疏晏,你还好吗?”看出她脸色不好,聂黎有些担心她的身体。知道疏晏很喜欢住在千雪山,聂黎怕她不适应外面的环境。

  “还好。”疏晏看了他一眼,就转过头去看阮栖双,“我送你们回青辰派吧。”

  一路上倒是没有再遇到其他人阻拦,几人终于来到青辰派。

  没有激动,没有憧憬。再次回到这里,阮栖双心里很是平静。

  最先赶来迎接她的是袁长老,看到大小姐平安归来他终于放下心来。那时大小姐凭空消失,他给掌门递消息之后继续去寻了,只是一直没寻到,还好大小姐安全回来了。

  没过多久掌门也现身,而阮鸿哲就在他身后跟着。

  “双双,伤害你的人已经找到了。”掌门道。

  阮栖双定定望着他身侧的阮鸿哲,“是谁呢?”

  “是马长老。”

  听到这个消息,阮栖双有些不可置信,“他伤我做什么?”

  “马妙菡看不惯你,马长老便顺着女儿的心意同你作对。”

  听到掌门这样说,阮栖双很想笑,“你信?”

  她手里紧紧攥着当初结金丹的时候替自己挡下攻击的项坠,酌渊将这项坠重又给了她,还告诉了她一件事情。

  神识探知到阮鸿哲胸腹处的一处蛛网状伤疤印记,阮栖双已经确定,当初趁自己结丹渡劫时重伤采云、袭击自己的就是阮鸿哲。

  阮鸿哲的攻击被这项坠阻拦,还反倒被项坠发出的攻击伤到,在胸腹处留下那蛛网状的伤痕。

  马长老和他的一众人手被捉进大牢,掌门带着阮栖双去看,阮鸿哲和袁长老跟上。马长老似乎已经时日无多,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奄奄一息。听到声响他猛地睁开眼,待看到来人是谁的时候挣扎着爬过来,满眼恨意。

  那恨意太过明显,阮栖双有些意外。她状若随意地往旁边走了两步,见马长老依旧死死盯着人群的方向,却不是在看她。

  马长老恨极了的人到底是谁?掌门,或是……阮鸿哲?

  马妙菡就在不远处,阮栖双走过去,看到她眼中明显的恨意。但那恨意中又掺着些其他的东西,阮栖双靠近,“你想说什么?”

  马妙菡张口想冲她叫喊,却声音嘶哑说不出话来,竟是已经被毒哑了。

  谁要堵她的口?

  从大牢里出来,阮栖双单独去找了掌门。

  “双双你确定?”

  阮栖双向掌门说了项坠的事,却见他优先怀疑的还是自己。

  望见她眸中的失望,掌门道,“双双我不是怀疑你,我是在想,那个酌渊是否欺骗了你。”

  见她眸中的厉色更甚,掌门连忙道,“我会去调查此事。”

  阮栖双以为他说的调查是真的调查,谁知他只是找阮鸿哲来当面对质。

  “我前些日子突然受到袭击,所以胸腹处才留下了那样的伤疤,未曾在栖双结丹的时候去攻击她。”

  而掌门选择了相信阮鸿哲,并且想说服女儿也相信。

  阮栖双已经连失望都没有力气,她没再说什么,带着酌渊和聂黎兄妹二人离开。

  真不知道她回来这趟是做什么,明知掌门已经把心全都偏到了阮鸿哲那里。

  离开青辰派,来到谷城,阮栖双看到满脸关心的诗兰,只觉心里一酸。

  牡丹已经给祁诗兰报过信,她知道了最近发生的事情,但不知道双双回到青辰派之后发生了什么。

  阮栖双想同诗兰哭诉最近受的委屈,看到她有些憔悴的神色却开不了口。

  祁姐姐这么担心自己,自己不能再给她添堵了。

  勉强露出笑容,阮栖双只是向她报平安,“我没事了祁姐姐,我可以在你这里住着吗?”

  祁诗兰点头,“住多久都行。”她隐约明白了掌门的态度。

  定是他伤了双双的心,才惹得双双不愿意回青辰派。

  在庄园住下,阮栖双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躺在床上呆呆望着房顶。说好的替采云报仇,但现在连掌门都站在阮鸿哲那边。自己若是同阮鸿哲动手,怕是掌门还会反过来教训自己。

  刚刚在诗兰面前忍着不哭,如今一个人在屋里,阮栖双却是再也忍不住。

  眼泪不争气地落下,阮栖双努力不去想,内心那份酸苦却挥之不去。

  为什么呀,为什么连父亲都要向着他。为什么一个个都要离自己而去,为什么……

  “娘亲,我好想你…”她翻身趴在床上,泪水将床铺打湿。

  “双双。”温柔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阮栖双顿住,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从床上爬起,阮栖双转身看向房中突然出现的那人。

  那是一个老婆婆,黑色的连帽斗篷遮掩住她的身形,也遮掩她大半张脸。

  阮栖双来不及想为什么她会悄无声息出现在自己房中,她只是死死盯着对方,甚至不舍得眨眼。

  “娘亲?”她直觉这就是自己想念许久也寻找许久的娘亲,但她不敢扑上去,只是轻轻喊了声,紧张地等待她的回应。

  “是我。”

  听到她答应,阮栖双再也忍不住,扑到她怀里。

  “双双……长大了。”

  听到这微颤的声音后阮栖双从她怀里探出头,眼睛一错不错地盯着娘亲苍老的脸庞。她不想眨眼,但又很难过,泪珠大滴大滴滚落。

  娘亲怎么老了这么多,明明才过去没几年。

  是不是当初受重伤后境界跌落导致的,阮栖双越想越慌,怎么才能让娘亲尽快恢复以前的修为。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