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修炼日常 第66章 第66章

小说:大小姐修炼日常 作者:远山疏星 更新时间:2022-09-23 09:03:3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宁悟鸢望着焦急的女儿,默然无语。

  之前女儿同她说过酌渊的事情,宁悟鸢也知这酌渊天性淡漠。之前几次不告而别,并未亲历,已然让她不喜。如今见他再次一言不发离开,宁悟鸢已经在心底判定他不堪为友。更遑论……为道侣。知道女儿喜欢酌渊,宁悟鸢本不想干预她的感情,却不忍心看她走进死胡同。

  被娘亲安慰了一会儿,阮栖双依旧没法放心,但也别无他法。

  她对酌渊的了解太少太少,因为他基本上没有谈及过他的过往。

  她不知道酌渊出去都是去做什么,不知道他家里人都有谁,不知道他是何身份。

  总之,酌渊拒绝向她敞开心门。

  次日,阮栖双已然平复心情,仿佛酌渊的离开对她毫无影响。

  采云却能看出,大小姐还是念着他的。

  之前去探寻温瑜身世的人手已经传来消息,不知道为何只调查到很少的信息。

  温瑜几年前从别的地方来到映天大陆,然后就遇见了陈北寒。

  那时候还未有腿疾的陈北寒一眼相中温瑜,将他带到家里。说是小厮,但其实陈北寒是喜欢温瑜的。

  后来陈北寒双腿残疾,温瑜不离不弃,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温瑜来映天大陆之前的消息,完全调查不到。

  而调查到的这些信息完全不能看出温瑜是否和采云有关系。

  听到采云托自己派人去寻酌渊的踪迹,程文福应下。虽然心里并不觉着这不告而别的人有什么好寻的,他还是派人去查找酌渊离开程家后去了哪里。

  采云看他对自己百依百顺,心里的愧疚愈盛。

  说来当初程文福告白时她同意下来,心中的想法其实是——程文福对自己只是一时兴起,不久后就厌了。

  因着程文福的倾力相助,她才得以恢复破损的气海,所以采云也想报答点什么。

  不忍他伤心,便骗了他,同意了他的告白。接下来也好好陪着他,只等之后他的兴趣退去,自己便也可以离开。

  她自认没什么好让人喜欢的,便也不信程文福真的喜欢自己。

  但现在看他不仅没有厌倦,反而越陷越深,采云心里有些慌乱。

  她原本对未来的打算里,没有程文福。因为她之前并不相信,程文福对自己的兴趣会持续这么久。

  可她也知道,她骗了程文福两次。平心而论,她没有主动结束这一切的资格。否则,那便是恩将仇报了。

  程文福不知采云在纠结什么,他已经在期待采云痊愈的那一天了。

  温医师说,再服用两三次固元丹便差不多可以结束治疗,接着便可以试着修炼。只是一开始还是温和一些比较好,免得不适应。

  说来奇怪,程文福派去调查酌渊去处的人手回来报告说,什么都没查到,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采云得知此事,也不敢说给大小姐听,怕影响她心境,只得继续让人调查。

  虽然依旧一无所获,派出去的人手倒是带来了一些其他消息。

  近来浮岚城、虹星城、皎夜城、仁柏城相继出现一些死尸。他们被吸成人干而亡,明显是被采补了。

  而这四城围着的桂山上有个百花宗,大家都怀疑是百花宗的人做的。

  毕竟,百花宗的名声确实不算好。

  很久之前,百花宗是一大邪宗。善魅惑,喜双修,功法诡谲。宗中子弟多善采补一道,糟蹋了不少修士,也因此得罪许多门派。百花宗行事愈发嚣张,众门派合力杀上桂山,几乎灭了整个百花宗。

  后来的百花宗虽然摈弃采补等招人恨的修炼方式,却依旧保留了双修。只是双修时大多有固定伴侣,不再似之前那样□□无状。

  以前慕名而来加入百花宗的,大多数是为了能习得使人修为暴增的邪功。但现在今非昔比,没有了那些功法,对这些人来说百花宗也没有吸引力了。

  再加上百花宗名声依旧不好,好苗子才不会来这里蹉跎,只有一些资质差没有门派收的愿意来这里。有系统的修炼功法,总比当个散修好。

  这么些年里,百花宗不温不火。也有资质差但熬出头的弟子,他们是百花宗的中流砥柱,也是其他弟子努力的目标。

  只是如今……

  莫非百花宗重新修炼邪功,开始行采补之事?

  许多人都这样猜想,但是百花宗一直没有做出回应。

  程文福听过后没有多想,采云若有所思。

  阮栖双终日修炼,基本不出门,只在娘亲去出售法器的时候随她一起出去。

  万没想到,会在路上偶遇穆悠行。

  他好像很闲,知道阮栖双在程家暂住之后便厚着脸皮跟来了。

  得知他嫌穆家那摊子事太糟心,阮栖双也不好意思赶他走。还有就是,毕竟还欠着他人情,如果能有机会在这期间回报他就更好了。

  而且,穆悠行还主动提出要和她对练。这样一来,阮栖双更舍不得让他离开。

  她一个人修炼总归会不自觉地惰怠,而良性的竞争则可以让她保持动力,也能对自己的实力有更准确的把握。

  穆悠行就这样留了下来,阮栖双很感谢他同自己对练。但穆悠行好像无所求,她不知该如何回报。

  “你真的没有任何想做的事情或者想要的东西吗?”

  阮栖双收起霁临剑,气息微乱,擦了擦额上细密的汗。

  穆悠行作为陪练也太称职了些,总是比她强一些但又不是强太多,让她可以得到有效的锻炼。

  想报仇的愿望太强烈,阮栖双没日没夜修炼。而穆悠行就这样陪着自己,丝毫没有怨言。阮栖双觉得自己无法心安理得承受他的好,很想也为他做些什么。

  穆悠行闻言倒是真的开始思考,片刻后笑了,“我想要的,会自己去得到,不希望别人赠予。”

  阮栖双了然,他确实是这样的性格。既然这人情是还不回去了,阮栖双能做的只有对他好一点,再好一点,才能稍微弥补一下内心的不安。

  宁悟鸢没有干预女儿和穆悠行的相处,这人眸中无邪念,行事也可靠,应该不会伤害双双。

  采云经过长久的治疗,终于将破损的气海完全修复。阮栖双特意抽出一天时间,来陪采云出去转转。自从受伤,她缠绵病榻,已经很久没有出过门了。

  程文福也陪同二人一起,穆悠行无事可做,也跟了上来。

  多日未外出,如今外面好像变得不是很太平。阮栖双准备陪采云转转就回程家,不在外面久留。

  之前在四城发现干尸,弄得人心惶惶。后来这四城临近的城镇也陆续发现干尸,众人对百花宗更加不满。但一直没有抓到那凶手,百花宗也不承认是他们宗中弟子做的,人们也无法直接像之前那样杀上桂山。

  只是,百花宗的弟子现在称得上是人人喊打,他们也不怎么出桂山了。

  迎面遇上一个极艳丽的男修,穿着虽普通,整个人却邪里邪气的。

  “这人是不是百花宗的?”

  “肯定是。”

  几个路人窃窃私语。

  实在是这人看起来和普通修士太过不同,眼波流转间皆是风情。

  这人修为很高,阮栖双连忙护着采云后退,不想和他对上。

  男子却突然望过来,看见四人后目光停了一瞬,接着便离开了。

  总觉着不对劲,阮栖双拉着采云往回走,“我们还是回去吧,外面太乱了。”

  等到采云真正恢复过来,能够正常修炼,也不用再怕出门后被冲撞了。

  采云有些愣,她还在回想刚刚那个男子,总觉得看到他之后自己变得有些异样。

  察觉采云的变化,程文福心里一突。都说百花宗善魅惑之术,且大多容貌昳丽,采云不会被那人吸引了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