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灵启元 第三章 角逐

小说:纪灵启元 作者:x夜黎 更新时间:2022-09-23 09:35:17 源网站:网络小说
  “干你xxxxxxxxxxxxxxxxx。”

  一句国粹熟练的从苏隐口中飙出,同时他脚底发力,整个人瞬间向门口奔了过去。

  “无用的抵抗,何必呢....”

  神秘人虽然自信的说着,但他手上并没有丝毫懈怠,全力催动魂力,力图用最少的时间夺舍占据躯体。

  凭着动身时的力量,苏隐比较轻松的越过门口来到走廊,他扶着栏杆望了一眼楼下,见全是绿绿麻麻的地带,迟疑了一下。

  随后又立马靠着栏杆在过道间移动,但身体被侵蚀的后患开始显现,整个人好像迅速衰老一般。

  眼眸中浮现丝丝血线,手臂额头上的经络突起,短短的几步路,汗如雨下。只看背影,如同一个八九十岁扶着墙壁行走的老叟一样。

  “劝你现在就放弃,附近几百米吾早就探查过了,跟你一样全是凡人,根本不放在吾眼里。”

  痛苦与疲软的加剧,苏隐不得不将所有的心力都花费在了前行的道路上,无论是下方热闹的人流,还是耳边的劝语,一切都置若罔闻。

  眼看着即将到达楼梯口,神秘人又忍不住道:

  “你们这个世界的人太弱了,越多的人在此刻接触到你,只会徒增吾的杀戮。”

  “是吗?那看来我的选择并没有错,果然不能将你留在世上。”

  当敌我实力相差悬殊,悬殊到连对敌人造成有效伤害的方法都毫无头绪时,弱者对抗强者,只剩下了最后的底牌。

  苏隐头也不转地越过楼梯口,爬上了大楼最边沿的围栏,扶住墙壁慢慢的挺直腰杆站立。

  “你要自裁!”

  神秘人一直波澜不惊的语气似乎终于泛起了涟漪。

  “没错!”苏隐望着即将落幕的夕阳,一副因痛苦而扭曲的五官也渐渐变成了一副安然的神态。

  此时此刻,他承认了现实—不管记忆中的那个男人如何权倾天下,富可敌国,这一世的他的的确确如敌人口中那样实在太弱了。唯有抱着舍弃掉所拥有的一切的决心,以不怕死的姿态,拼命一搏。

  “你先冷静下,行事不要这么鲁莽!你这么做只会白白的死去,而对于吾来说,大不了换一副身体夺舍。”神秘人苦口婆心的劝道。

  “既然这样,那你紧张什么?”苏隐随口应了一句。

  “吾....吾只是不想浪费这么好的一具躯体。”神秘人略微慌乱的回道。

  “好也不能留给你啊!你实在太危险了。”

  “那这样,除了自保外,吾保证绝不干涉这个世界。”

  “保证能值几个钱?那时候我都挂了,谁知道你信不信守承诺。”苏隐讥讽的笑道。

  “吾一脉向来将而有信视为教规,从祖上传下来从未有人违背过。”

  “别跟我玩这套,说不定这句话就是为了糊弄我现编出来的。”

  “吾需要将精力浪费在你这个无名小卒身上.....”

  东方影气得咬牙切齿,她有些后悔,在梦境夺舍失败后,看着现实世界一脸痛苦的这家伙就不该遵从内心的愧念,现身说什么帮他实现遗愿之类的,之前被一通骂,现在又搞个‘瞎编’的名头戴上,无声无息的夺舍多好,起码现在落个清静。

  “现在又开始瞎编了。”

  “吾瞎编什么!”

  “你不是说不将精力浪费在我这个无名小卒身上吗?你想想你现在在干嘛?”

  “好一个满嘴喷粪的家伙!”

  一股强烈的胜负欲侵占着东方影的思绪,急切的钻磨着,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在语上扳回一局,连凝聚出的攻势都恍惚间被遗忘了。

  “还不是喷在你身上。”苏隐骂得起劲,化身疯狗,逮住语的漏洞就咬了上去。

  “你一个弱到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放到过去,连与吾接触的资格都没有。”东方影冷笑道。

  “你都说了是过去,现在你躲在我的身体里,哪来的脸讲这话?”苏隐还以颜色。

  ......

  夕阳映照着天穹,学校里的干饭人四面八方犹如滔滔江河般汇聚到前往食堂的主干道上。

  “哎..哎,你们看,那里有个人在干嘛!”

  不知道谁说了这句,众人好奇地跟着他的视线望去,整条队伍犹如被掉落的巨石截断,很快形成一条断流。

  苏隐注意到下方停滞了密密麻麻的学生,楞了一下,赶紧一拍脑袋。

  “你!....”东方影也意识到不对劲欲又止。

  下一刻,两人心底同时埋汰道。

  “怎么莫名其妙跟他扯起皮来了!”

  “吾跟一个凡人较劲什么!”

  奇特的情感在东方影心底久久未消散,她自懂事以来就是跟在严苛的师父身边修行。之后修为大成出世,周围也全是一群唯唯诺诺,趋炎附势的人,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一段经历。

  “如果结识一个这样的家伙,说不定今后的生活就不会再那么枯燥乏味。”她心底下意识地想道。

  但这股萌动的情感并不足以完全压制理智,随着余热降温,东方影渐渐陷入了思绪当中。

  她如今只剩灵魂完全是苟延残喘的状态,再加上之前构造梦境花费了大部分剩余的魂力,现在光是脱离这副躯体,暴露在外界中都有身死道消的几率,更别说再次找到一副适合修行躯体,并进行夺舍....

  “再见了世界!”

  缅怀似的感叹了一下,随后苏隐极为小心翼翼地调整姿势,渐渐倾斜着身体。

  六楼的高度再加上正下方的水泥地板,一旦跳下去基本就注定魂归西天,退路彻底截断。说实话苏隐真的不想跳,这个世界有太多他不想舍弃的。

  所以即使到了这个关头,他仍旧抱有一丝冀望,能以自己协同肉身的死亡作为威胁博取到最后的一线生机,只是语上的博弈莫名其妙就演变成了双方比较谁更口齿伶俐是他没有考虑到的。

  不过任谁突逢生死变故心里都会压抑一股憋屈,刚刚的着魔也属实是正常反应。

  “呵...既然如此,请便!”

  东方影冷傲地哼了一下,她虽然很惋惜这副和自己绝佳匹配的躯体,但之前都闹到了那个份上,她何许人也?过去九天十地的最强者。就算身处绝境面对那些差点将她困死的老阴货时,也照样未产生过半点忍辱求全的心思。

  “对了,临时补充一句,吾夺舍这副肉体后如果心情好,说不定会选择让你的灵魂在夹缝里苟且偷生。加上未来懂得讨好的话,给你配一副肉体也不是不行。”

  苏隐嘴角僵硬地抽了抽,心里忍不住腹诽,“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娇生惯养的家伙,未免太心高气傲了吧!说句软话就好像要命一样。

  沦落自此,想必和他那张金口玉的嘴脱不了关系。”

  看着距离二十来米的地面,骑虎难下的苏隐咽了一口唾沫,跳的话,他世上割舍不下的就再也没有挽留的机会....但如果不跳的话,难道就为了对方口中那点渺茫的生还希望,干等着被占据身体,以至于很可能留下祸害在将来造成更大的危害。

  本以为可以算计对方,却没想到反被补了一刀,绝望与侥幸同时撕扯着他的理智。

  好在记忆中的那个男人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足够稳健,这赋予了苏隐解决磨难的一丝经验—任何感情,任何理念都能够定义为一份价值,当价值都加起来后,哪边更重,自然该选哪一边。

  苏隐闭上了双眼。

  他要在绝望与侥幸之间重新定位。

  渐渐的,他脑海中闪过了一幅幅从小到大,形形色色的画面......其中一个女孩几乎每个年龄段都有她的身影。

  ......

  心脏旁,黑雾里的透明金人留意着外边的一举一动,她时刻估摸着苏隐到底是跳还是不敢跳。

  在怀揣着的一丝侥幸面前,绝望自裁是需要莫大勇气和决心的。

  片刻后,见仍未有任何动静,一张透明精致的脸上隐约浮现出复杂的表情。

  “看来根本没胆子!”

  她没来由地叹息了一下,同时伴随着一道连她自己都觉得荒谬的想法于心底掠过。

  随后便调动全部的魂力继续侵蚀,不管如何,只要再拖个几分钟,这具身体肢体的控制权就属于她了,到时候一切都由她做主了。

  教学楼下方围观的密集人群中相继冲出几道身影,麻利地朝着楼内奔去。

  苏隐深深吸了几口气,努力地记住这个世界的味道,最后掏出手机,翻出里面的某张照片看了一眼,随后叹息道,“或许这一生就应该止步于此,希望还有来世吧....”

  虽然从之前的谈中觉察到神秘人应该不是嗜杀之人,但谁能百分百保证,所以他决定在那几个心怀善意的人到达之前就让一切落下帷幕。

  仰天大喊了几句,苏隐将这一世所留下的不甘和愤怒寄托给远方的夕阳。

  不管结果如何,他都不会再犹豫,再后悔了。

  酣畅淋漓地发泄后,此刻的他体会到了一种淡然,生死权财轻如浮云,接受了即将到来的命运。就连嘴里刚才骂着,准备索他命的家伙也没了几分恨意。

  人吃动物,动物吃草,弱肉强食天经地义,乃世间生存之道,一切都只是自己实力不如人。

  或许是因为两人刚才的吵闹,或许是因为当前的觉悟,也或许是其他原因......

  苏隐捂着胸口,洒落着金黄光辉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地从容,向身边唯一能听清他话的敌人倾诉了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思念。

  “对了,也跟你说一声永别吧!”

  紧接着他松开了扶住墙壁的手。

  一切都结束吧!

  ......

  东方影被自己一贯轻视的弱者垂死前的平静震撼了,到底什么样的性格,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赋予一个人这么强大的内心。至少她这个活了快一个世纪的人临死前都做不到。

  怔怔地看着男子倾斜的身体,一股无法喻的强烈揪心感自心底喷薄而出。同时伴随着一道若有若无的声音,似乎在告诉她必须阻止这一切,否则今后一定会后悔。

  瞬间的清醒后,东方影毫无掩盖,本能地发声。

  “停!”

  一声喝止从体内声势浩大的传出,让苏隐整个人一激灵,手臂来回摆了好几圈,差一点就刹不住了。

  望着距离几十米的地面,腿肚子发软的他撑着墙壁,心有余悸的喘着气骂道,“你搞什么幺蛾子!”。

  灵魂状态的小人简单整理了一下心态,开始按照正常的流程制造传音。

  “吾改主意了,与其失去这副绝佳的修行肉身,把你留着对吾或许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敌人妥协对于当前的苏隐来说自然是再好不过,不过双方谈判时陷入被动可是大忌,于是他憋住内心的那一丝兴奋,桀骜不逊的点了点自己脑门。

  “你随口就要留下我的命,当我是什么?被捏住脖子一只随手可宰杀的鸡吗?”

  说完,他还重新探出了一只脚。

  “之前吾只把你当成一个软弱无力的凡人,但从这一刻开始,吾决定把你当做继承者培养,吾的手段也尽将传授与你。而你只需要今后帮吾完成几件事就行。”东方影直接挑明。

  话说完的这一刻,苏隐就接受到了明面上的诚意,散布在全身的寒意彻底消失了。

  不过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沉下心好好想了想。

  “这跨越幅度未免太大了,难免有诈.....”

  虽然有预料到如今的局面,但他本以为双方会陷入僵持的谈判中,结果却直接演变成了看起来完全对他有利的条件。于是他试探性的挑衅道,“继承者?不会又现编出什么理由想诓骗我以此拖延时间吧!”

  “吾什么时候骗过人。”东方影怒怼道。

  “你刚才不是吗?”苏隐步步紧逼。

  “你...”

  留意到下方的人越来越多,东方影欲又止,现在不是争口舌之力的时候。

  她压抑住内心的冲动,运功调息了一下紊乱的心绪。

  “这次的冒犯不跟你计较,但若你入门后,还敢如此目无尊长,定会让你知道祖规的威严。”

  面对极为难啃的骨头,东方影决定执行之前心头冒出的想法。

  比起双方僵持,永远失去这副绝佳匹配的修行躯体,培养成继承人增加势力显然是一种更优的选择。

  ......

  这么有耐心......苏隐开始有点相信了。而且从之前的谈话就能判断出其不是一个随口撒谎的人,刚刚之所以闹成那样也不过是陷入了他编织的一系列语陷阱中而已。

  “那你是不是应该表现出足够的诚意,让我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他主动提问。

  “表现诚意的方法倒是有,但如今人魂之别,吾就算施行了你也感应不出来。”东方月蹙着眉道。

  这时,苏隐注意到楼梯口涌出了几个气喘吁吁的人,其中更是有两道熟悉的身影。不过他深知自身的情况,现在可不是搭理的时候,将握着手机的手放在嘴边,伸出食指,做出了一个‘你们敢打扰我,我就敢跳的’动作,立马就把几人吓得卡在原地不敢轻举妄动。

  “那你发誓。”苏隐收回心思,连忙轻声道。

  “发誓这种嘴上说说的事,你真的会信它有约束力。”东方影表示对这种方法极为不屑。

  “不管有没有约束力不是都没有其它办法了吗?有总比没有好吧!”

  东方影未作犹豫答应下来,发个誓而已,随即开始酝酿需要用到的词汇。

  “先等等。这誓不能只关乎你,要把你的家人,亲戚,朋友...总之把你认识的所有人都要带到誓的约束范围内。”苏隐一口气将自己的所有要求介绍完,略显得有点着急的样子。

  这家伙....东方影重重地吐出一个“行”字。

  “你叫什么名字!”

  “苏隐。”

  楼道旁驻足的几人看见站在围栏上拿着手机一直自自语的当事人,此刻又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心神立刻警惕起来,其中学生打扮的两名男女凝重地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男学生沿着墙悄悄往前靠了几步,跨着步蓄势待发地弯着腰,而另一名女学生紧随其后,借着他的身体藏匿身形。

  东方影无视周围几人的举动,区区凡人而已兴不起风浪。随后施展了一项比较偏门的术法,以自身为中心凝成了一个半径一米左右的隐形隔音圈。

  “吾东方影以自己,师尊.......起誓,.......,若收苏隐为徒,必放弃对其一切邪恶的念头......今后若违此誓......定当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糟了,要撑不住了....嘴唇咬出血的苏隐恍恍惚惚地听着誓,历经了磨难的他意识能维持至今,其实早已超越了极限,完全是靠着一口气撑着。如今稍微松懈一下,强烈的睡意就如爆发的洪流般形成反扑。

  不出所料,下一刻,在众人的眼中他顿时如枯死的花软倒下去。

  天才本站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