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爱吃酥炸牛柳的周凝云,炸天帮的章北海,响(舰队)和招财进猫猫

  的礼物!!!谢谢你们!!)

  刘凯华开枪之后,常涛拿枪的左手立刻中了一发9*19mm帕拉贝鲁姆弹。

  正当他吃痛的时候,两边都开始了行动。

  刘凯华左手立刻向前拎起81杠的背带就往角落躲去。

  当常涛身边的保安开枪的时候,他已经躲进了墙后,子弹只在地上扬起一阵灰尘。

  刘鹰扬这边,他当机立断直接开枪,独头弹一发砸中了常涛的右手小臂,直接整个打断。

  “beng!”

  赵福刚也同时对着右边的两人迅速点射,还是熟悉的一枪胸口一枪脑袋。

  和之前的区别就是他优先给两人打了胸部,随后才是尽自己最大速度补枪。

  “砰!砰!。。砰!砰!”

  老莫就莽起来了,56冲全自动腰射。

  “tiutiutiu!tiutiutiu!”

  刘凯华此时检查了一下弹匣,还有个十发子弹。

  他此时想的则是常涛后面的年轻人声音为什么听着这么耳熟,和如何趁此机会脱身。

  常涛此时则是在地上蜷缩着颤抖,颤抖是因为痛,嘴里还含糊的发出“哼!哼!”的声音。

  刘鹰扬对着墙后的刘凯华喊道。

  “凯华叔!是我!鹰扬啊!”

  刘凯华听到刘鹰扬的名字之后,恍然大悟,难怪说这么熟悉!

  把枪跨在腰间探出身子观察一下,确认之后他大步走了出来,长舒一口气。

  “小扬,哈哈哈!我可是真没想到!今天的事情,真谢谢你了!不然我估计就真是困兽犹斗了!”

  刘鹰扬走上前抱住了他。

  “凯华叔,现在外面的事情我想你也知道了,我的车队就在外面,你跟我们走吧!”

  刘凯华听完,表情上却翻了难。

  “可这医院。。。”biqupai.

  “把枪留给他们得了,我们也不需要这些玩意儿!”

  刘凯华一听就知道刘鹰扬误解了他的意思,他对刘鹰扬说。

  “不不不,我意思是,这儿有不少外科医生,你不如带两个走,现在这个情况,队伍里总得有个医生看个病什么的吧!”

  “医生我倒是不缺,真田就跟我爸妈在一起,到时候让他来呗!”

  刘凯华一听真田这俩字,想了想,问道。

  “真田?就那个真田助丰?”

  刘鹰扬点点头。

  “是啊!就是他!”

  刘凯华一拍手。

  “那巧了,他女朋友就在这儿!也是外科医生,正好把她也带走得了,到时候他俩给你当医疗队的人就是咯!”

  “他女朋友?。。。哦!!!我想起来了,真田之前不是说她被排挤了吗?”

  刘凯华点点头。

  “是啊!人家能力强,学历还高!医学博士啊!来医院一个半月,三分之二的外科手术都是她主刀!

  话又说回来,真田再怎么和你关系好,你把他女朋友完完整整的带回来,不更能收买他让他安心在你这儿当随队医生吗!”

  刘鹰扬一听,脸上一副了然的表情。

  “果然啊!还是凯华叔想得周到!现在

  的社会不是明面上的打打杀杀,那都是人情世故!”

  他这话一说出来,刘凯华脸上露出了笑容。

  “哎!这就对了!来吧,给我介绍介绍和你一起来的这二位!”

  赵福刚和老莫一听这话,立刻挺直身子敬礼。

  “金陵武装特警队副队长赵福刚!一级警督!”

  “刘参谋您好!我叫莫焕英,三级军士长,现在是中校!”

  刘凯华也站好回礼。

  “刘凯华!前27集团军直属侦察营侦察参谋,退役前是27集团军81师师长,军衔大校!”

  这个时候,他也才注意到刘鹰扬肩上的两杠一星,也就是俗称的二毛一。

  “可以啊小子!老三这么多年下来,退役前也就是个上校!你小子刚二十就是个少校,不赖啊!”

  刘鹰扬摆摆手。

  “可别了!我这个是临时的,不是正儿八经的少校,就是个军训连指导员。”

  刘凯华可不管这么多。

  “哎!别说是什么临时的!你现在就是少校!我这个没回军队的,也得被你指挥了!

  报告指导员!侦查参谋刘凯华向你报告!”

  刘鹰扬一听这话,右手一拍额头,一脸麻了的表情。

  刘凯华接着说。

  “指导员能不能先给我这个小小的参谋解决一下吃饭问题!我可一上午没怎么吃东西了!”

  刘鹰扬一听这话,立刻从弹挂里掏出两包军粮里拆出来的饼干。

  “哟呵!不错不错,毛熊的饼干,有水吗?这玩意儿干嚼咽不下去啊!”

  赵福刚递过来他的水壶。

  “哎呀!这下就好了!谢谢赵队!”

  赵福刚一听这话,立刻摆摆手。

  “刘参谋您这说的什么话!您可是军队的老前辈,这话就折煞我了!叫我小赵就可以了!”

  刘鹰扬指了指地上的常涛。

  “凯华叔,那这个人咱们怎么办?”

  刘凯华一看刘鹰扬指的方向,没多说什么,嘴里嚼着饼干,左手往嘴里送了一口水,同时右手拔出了自己的匕首。

  “咻!噗呲!”

  随着他用力一扔,锋利的匕首直直的插入了常涛的颈部,刚好割破了他的大动脉。

  刘鹰扬都看愣住了。

  “卧槽!凯华叔,你这水平高啊!”

  刘凯华抬眉看向刘鹰扬,笑着说。

  “想学啊你,我教你啊!”

  吃完之后,他拍了拍手,把水壶还给赵福刚,从常涛身上拔下刺刀,擦了擦血迹后放回刀鞘里,他挠了挠头问刘鹰扬。

  “那个。。。虽然不知道你们充不充裕,但是我子弹没多少了,我的81杠就剩10发子弹了!”

  刘鹰扬拍了拍胸脯。

  “害!我还以为啥事儿呢!我这儿可能啥都缺,就是不怎么缺子弹!叔你拿着这个!不够了再找我!”

  刘鹰扬把1897背在背上,撕开弹挂两侧的魔术贴,左手右手从里面掏出一大把散着的hp猎枪弹,大概有个四五十发。

  “哎呀!这下就好了!”

  接过子弹的刘凯华把子弹挂在迷彩服右侧的一个大布袋里,然后卸下弹匣,背起枪,一边走一边拿出子弹压弹。

  “咱们走吧!和之前说的一样,我带你们去找她!”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