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况这下就变得十分滴尴尬,燕清文是一脸懵逼,老莫虽然脸上表情很平淡,但是双眼的眼皮却是微微颤抖了一下。

  真田握着枪的双手立刻放了下来,毕竟这个距离举枪大概率会被人拍开,这样只需要一刀就能刺进他身体里。

  而他做出这样的判断也是因为他看到了对方腰间的胁差。

  四目相对下,真田立刻就觉察到对方明显是打算给自己来一个突袭!

  所以他立刻放下枪从腰间拔出了自己的村正刀。

  “在下真田家第十五代家督真田虎三郎助丰!”

  对方听到这话顿时虎躯一震,毕竟真田家的名声早已在外,而这个时候燕清文也发现了个问题。

  你父亲不是还没寄吗?怎么你就已经是家督了?

  原来他的父亲根本无心管理这些东西,直接选择在他十五岁元服的时候宣布由他继承家督。

  而他的幼名虎三郎,并非是说他是家中第三个儿子,他是长子,本来按照道理该叫太郎,但是东瀛那边和国内差不多,也学来了,或者说大家在封建时代都有的一个想法就是小名稍微粗俗点好养活。

  东瀛那边就选择了长子有的时候取名不叫太郎而是三郎,希望能避开厄运。

  话再说回来,这个时候真田的刀已经拔出,对方见真田的这个状态就知道自己躲不掉了,只得硬着头皮回应道。

  “在下挂川城城主朝比奈泰朝后人朝比奈服嗣。”

  真田听到这,顿时明白了。

  “原来是今川家的家臣后人啊!我也看出来了,你很想和我逝逝,来吧!”

  说完后只见他双手握刀摆出了经典的作战对峙姿势。

  他学的流派只能说几家都有,天然理心流,镜心明智流和神道无念流都学过,当然并非道场一直练习的。

  另一边,朝比奈服嗣本来就是想趁着底下骚动的时候撬锁康康有没有什么武器,他身上只有一把两百年前的江户刀匠打造的打刀,虽然也算是文物吧,但是他们那边用传了几百年的刀打仗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东西好才是真的好,破甲弱些但是肉伤高啊!

  更何况真田身上这副当世具足还是四百年前的家伙什儿呢!

  想到这他也不多bb了,从腰间拔出刀来,双手握住,但并非是真田那种放在肩部准备一个自上而下

  的劈砍,而是刀尖直直冲着真田,位置在身前正中,左脚在前右脚在后。

  “呼~~~~”

  “叮!叮!叮!”

  真田深呼吸了一下之后,朝比奈服嗣就按捺不住率先动手了。

  但是他对面的真田也不是什么新手,在朝比奈服嗣双手自上而下向前直劈然后脚步猛地向前,明显是进攻的步伐下,真田立刻把刀横过来,用他刀中间的刃的平面对着服嗣,然后双手用力向前一顶,双脚也向前猛地一冲。

  巨大的力道顿时抵消了服嗣的这次进攻。

  甚至由于真田用力过猛,服嗣被这一下反冲的倒退了两步。

  “呵!这就是骏河武士的后代吗?!看上去当年的甲相骏同盟的后人,你的武力可能还不如自称北条的伊势家家臣后代!更不要提出身在甲斐的我了!”

  真田在挡住了之后松开了左手,右手在空气中短短地挥了一刀,算是半激怒对方的对服嗣说。

  不得不说,东瀛人的轴在服嗣的身上显露无遗了属于是。

  听到真田的话,直接就绷不住了。

  “くそ!(kuso,可恶)看我斩了你这个混蛋!呀啊啊啊啊!”

  咬牙怒骂了一声真田后他再次举起手里的打刀,这次姿势和真田先前的握持方式差不多了,踏着碎步朝真田冲来。

  “哼!你也就这样了!”

  “叮!叮!咔呲!”

  真田一边冷笑着哼了一声,双手却没有停下,也举起了刀,这次没有用刀的一侧抵挡了,而是刀锋对刀锋,但是他还是留了一手,用力一刀打在了服嗣的打刀上。

  一旁吃瓜看戏的燕清文二人第一次见到了大河剧里都不一定能有的名场面。

  两把刀在力量的加持下碰撞在一起,真的擦出了火花!

  但真田还是速度够快,碰撞之后立刻收刀,左手反手握住右手正手,将刀背对着自己,刀把冲前,将刀的位置大概移到了自己的腰间,撞向了被他打的防线大开的服嗣,双手也猛地向前一划!

  当二人重整旗鼓之后,位置已然变了个个,真田站在了服嗣原先的位置,服嗣则是立在真田的位置。

  但是胸甲上深深的刀痕和从白衬衣里渗透出来的红色无不证明真田的这一击十分的有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