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你的技巧还是有些差呢!我这样的简单攻势都招架不住!呵!”

  真田则是双手持刀立在胸前,本着趁他病要他命的原则又冲了上去。

  “叮!”

  “叮!”

  “呲啦!”

  又是一阵打刀碰撞的声音,这次仍然是真田得手,他用刀背一挑就钩开了服嗣的刀,然后从右上到左下角斜着砍了一刀,直接砍开了服嗣身上的大铠。

  毕竟他身上的大铠部分是竹子做的,对于真田手上的这把保养良好的村正来说,这再砸不断那就干脆别说自己这是村正了。

  锋利的刀口不光砸断了服嗣的大铠,更是再次给他的胸前开了一个大口子。

  不过由于大铠的阻挡,并没有砍得很深。

  在这狭窄的楼道内,真田在这一击结束后立刻调转刀口,向前直刺服嗣的腹部。

  “呀啊啊!”

  “噗呲!”

  真田手里的村正刀也十分轻松的穿过大铠的缝隙,捅进了服嗣的腹部,刀尖则穿过了背部的大铠,银白色的刀尖沾满了鲜血。

  但是鲜血并没有挂在刀刃上,而是立刻向下滴落,仅仅数秒,刀尖就看不到红色的血液了,变回了银白色的原状。

  服嗣被捅了这一刀后双目睁大,身体颤抖了一下,头不自觉向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躯干,然后抬起头盯着真田。

  一边感觉着力量不断从身体里离开,右手一松,打刀掉落在楼道内的水泥地上。

  口中的鲜血从嘴角溢出,从下巴滴落在真田打刀靠近刀镡的地方。

  不过真田的刀是斜着刺进去,血液也立刻顺着重力滴落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的朝比奈服嗣也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断断续续道。

  “挂川美景,吾不复见,樱花一树酒一盅!”

  念完辞世诗后他用尽最后的力气从腰间拔出胁差,对着脖子用力一抹,随后力尽而亡。

  真田此时脸上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左手扶住服嗣的右肩,右手用力拔出了

  村正刀,随之也带出了不少血液。

  随后他右手持刀,用力一挥,发出一阵破空声,血液洒在了右手边的白墙上。

  快速把打刀纳入刀鞘后他对着服嗣微微鞠了一躬,这个是武士对武士的传统套路之一,毕竟人都已经被你讨死了,鞠个躬假客气一下罢了。

  而朝比奈服嗣的这把刀,也被他插回刀鞘里,放在跪坐在地上的服嗣尸体身前。

  “真田,你这几招还挺不错啊!该说不说,武术还真得是富家子弟才学的起的,你这一招一式还真挺有内味!”wap.

  燕清文看完这一场对决之后不由得赞叹道。

  “害!小道罢了,国内的刀法套路比我这种要厉害的多!打打东瀛人还行,遇到用单手剑的,估计几招我就寄了!”

  真田摆摆手摇头苦笑道,毕竟他自己的刀法虽然在东瀛算得上前列但是实际上确实不是特别厉害那种。

  “好了,事儿解决完了,老莫,清文,我们撤吧!这儿不是说这个的地方!”

  真田对二人招呼道。

  老莫和燕清文点点头,三人立刻打算朝着楼下走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变故来了。

  此时的楼下,一支小队在门口集结好,领头的男人问道。

  “你确定真田博士就在这儿吗?”

  一旁的一名武装人员点头。

  “没错!信号就在这!他绝对想不到我们在他的衣服内安置了gps发信器!”

  “好!全体注意,我们只需要真田博士,其他人全部消灭!”

  “是!”*7

  随后八人小队立刻打开了大门,然后,一声爆炸传来,冲击波直接把前面的几名武装人员带着门板给震飞了出去。

  多亏炸药用料不多,所以他们只是三人轻伤,还有的人腿上被木头碎片扎了一下。

  楼上的真田三人听到爆炸声之后也立刻觉察到了不对,真田立刻对三人说。

  “不好!!肯定是泰拉的人!走!去楼顶!我有应急预案!”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