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陪读(独属于他的东西...)

小说: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作者:故筝 更新时间:2021-05-06 20:03: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三十三章

  长寿面很快就端了上来。

  御膳房特地做了两碗。

  这会儿宫人已经为钟念月擦去了脚上的水, 换了袜子和踩着更软的鞋。

  钟念月跺了跺脚,道:“上回来时,还没有。”

  孟公公道:“这正是为姑娘赶制出来的, 可合脚?”

  钟念月点了点头。

  孟公公望着她笑了。

  心道美丽的衣裳与珍贵的首饰将养着, 姑娘以后自然便知晓,只有在陛下跟前时, 才是被养得最好的。

  晋朔帝净了手, 在桌案前落了座。

  钟念月便一步一步走上前, 叫宫人为自己搬了个凳子来, 也挨着坐下了。

  正巧在宴上没吃个什么名堂呢。

  钟念月咂咂嘴,拿起了筷子。

  她低头咬了一大截面条下来, 然后就被晋朔帝按住了手:“撤下去, 吃一口就是了。”

  孟公公也连连应声,扭头道:“去把粥拿过来。”

  钟念月也就尝了个味儿。

  然后就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晋朔帝吃了。

  这御膳房做出来的长寿面, 与民间的自然是大不相同的。

  那汤底都很是鲜美,面条劲道, 浸足了味儿。

  钟念月觉得没准儿是跟做开水白菜似的,用老母鸡、火腿、排骨、老鸭、干贝等等……一块儿吊出了这么一锅高汤汤底。就等着拿来煮面了。

  晋朔帝本来不觉得这碗面有什么独到之处, 被钟念月瞧着瞧着,却都不免生出了,这东西值得一吃的错觉。

  晋朔帝这才缓缓动了筷。

  一时间,暖阁内便只剩下了极轻的咀嚼声,碗筷轻轻碰撞的声音。

  晋朔帝将这碗面,吃完了。

  孟公公都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不过惊讶过后, 他立马就接了一串吉祥话。

  “陛下千秋万寿!”

  钟念月突地想起来,转头问:“什么时辰了?”

  孟公公哎哟一声, 道:“怕是晚了!您瞧瞧,外头都黑成什么样子了?应当都要宵禁了。”

  钟念月倒也不执着于要回家。

  她替晋朔帝受了罪,晋朔帝待她的确不错,至少在这里,在太子还未完全成长之前,她都是安全且舒心的。

  钟念月从凳子上起身:“那我今日只有歇在这里了。”

  宫人立时端了水盆来伺候她洗漱。

  孟公公笑道:“是,姑娘要不要再玩一会儿?”

  钟念月不由一笑,嗓音有几分娇:“谁陪我玩?陛下么?”

  晋朔帝漱口、净手,再起身。

  宫人们忙上前去收拾碗碟。

  此时方才听得晋朔帝道了一声:“嗯。”

  “孟胜,去取上书房中,第二面书架之上,右三那册书。”

  钟念月心道这是个什么玩法?

  猜字谜还是什么?

  不多时,便有小太监小跑着进了门,怀里抱着一册厚厚的书。

  晋朔帝接到手中,单手持握,不摇不晃。

  他翻了两下,停驻在一页上,道:“此篇名为《八奸》,与你抄写的《五蠹》一并,都是韩非子所著。你应当还不曾学到。今日朕陪着你读。”

  钟念月:???

  晋朔帝似是觉得她还不大能认字,便伸出手来,点着上头的文字,逐字逐句地先读给她听。

  “凡人臣之所道成奸者有八术……”

  晋朔帝的嗓音温润,在夜间放低了声音后,便无端更多了一分温柔。

  他的手也生得很好看。

  指着一个个形状复杂的字,在烛光下,仿佛镀了一层莹莹玉色。

  很好。

  很催眠!

  钟念月两眼一闭,没多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

  此时晋朔帝都读到“易移以辩说”了,只觉得臂弯一沉。

  钟念月的脑袋歪倒下来,正砸在他的臂弯之中。

  晋朔帝抬手扶了扶她的头,只好放下了书。

  孟公公站在一旁,只能尴尬地咧嘴笑笑。心道这与养皇子就是截然不同的啊陛下。

  有小太监将书收好。

  晋朔帝却没有立即起身。

  他缓缓动作,将钟念月放倒在了床榻之上,又给她盖了被子,然后便静静地注视起了她。

  “灭几盏灯。”晋朔帝道。

  宫人低低应了声。

  不过转瞬的功夫,殿内就暗了许多。

  晋朔帝仍旧在看钟念月。

  他忆起更年幼的钟念月,见到他时的惊恐与慌乱。随后方才是躺在床榻上,睡得一派娇憨放松的少女。

  晋朔帝伸出手去,勾勒了下钟念月的面容。

  半晌。

  晋朔帝方才低低道了一声:“有意思。”

  会念及生辰而落泪。

  会提及并不大契合钟大人、万老将军性情的行为。

  她好像也并不打算掩藏起来这些怪异的地方。

  再看向钟念月,他方才觉得面前的少女,的确像是独一无二,比无数珍宝更稀有的,且好像是独属于他的东西了。

  而不是属于万氏,也不是属于钟家。

  他可以更好地来养她了。

  完全按照自己的心意。

  ……

  钟念月睡醒后便被送回了家。

  谁也不知晓她又在皇宫中蹭了一觉。

  万氏只私下里问了几句。

  “念念是宿在惠妃那里的?”

  “不是。”

  如今万氏已经开始提防惠妃了,闻声自然是松了一口气。

  但松到一半又觉得不对。既然不是在惠妃那里,那又是在何处?

  万氏忙问:“那念念是在哪里歇息的?”

  “乾清宫的暖阁。”

  万氏眼皮一跳:“若是……若是娘没有记错的话,乾清宫当是陛下的寝宫罢?”

  钟念月点点头:“嗯。”

  她知道万氏在想什么,于是忙道:“我在清水县中毒时,陛下便是这样将我带在身边悉心照料的。怕旁人再近了我身,除了几个宫人,最多陪着我的便是陛下了。药、粥都是他喂的。他还把床让给了我……”

  听到最后这句话,万氏就已然放心许多了。

  钟念月想了想,道:“陛下似乎没有女儿……兴许是拿我当女儿养了吧。”

  万氏笑着点了点她的脑袋:“陛下的女儿,那可是公主……”

  钟念月点头又摇头,道:“当公主是好,我却不想当的。还是当娘的女儿最好了。”

  万氏听得忍不住搂住她:“娘的好念念。”一口一个心肝儿。

  打这以后,万氏便也不管宫中有人来接钟念月了。

  尤其是在钟念月苦着脸抱怨说,晋朔帝又给她请了两个老师之后。

  万氏彻彻底底放下了心。

  她家念念这样讨人喜欢,她都爱到骨子里去了,陛下见了也觉得可爱,想要养在身边,那也是自然的事。

  她巴不得这世上喜欢念念的人多一些,将来爱护念念的人也多一些。她的念念便能永世享福,快活一生。

  ……

  自晋朔帝寿诞过后,钟念月彻底没有了那苏倾娥的消息。

  但她也并未就此完全放松。

  要知晓,这书中的男女主角,都有主角光环这样的玩意儿,谁晓得苏倾娥会不会再遇上这样的造化呢?

  钟念月依旧时不时往国子监去。

  一边与锦山侯一行人混着玩儿,一边偷偷摸摸被秦诵一行人哄着补课背书。

  倒是祁瀚,果真不愧为男主。

  钟大人下值归来,坐在席间,低声道:“太子似乎自清水县后,便成长了不少,为人越见稳重,行事有度,且翩翩有礼。近来朝中多有夸赞他的大臣……都说是有几分陛下的风采了。”

  钟随安深得钟大人传身教,为人板正,向来不在背后说他人的坏话。

  背后妄议,非君子之风。

  但君子钟随安今天骤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又冷又硬地挤出了一句话:“那又如何?恐是装出来的。……父亲何必在席间提起太子。”

  钟大人惊愕地看了看他。

  却没再换来儿子半句话。

  钟大人又轻咳了一声,随即转头看了看女儿。

  钟念月正在与碗里的丸子作斗争。

  她这两日身子好了不少,能吃得了这素丸子了,谁还管太子是死是活?

  钟大人见女儿不理会自己,便也就住嘴了。

  等到饭后,万氏方才忍不住问丈夫:“你今日好好的,怎么突然说起太子了?”

  过去钟大人是当真不愿女儿与太子在一起,不止是皇家斗争多,还有一个原因,只是不好同人说罢了。

  这当爹的,哪怕与女儿关系疏淡些,也是打从心里觉得,外头的男人,没一个配得上女儿的。

  这如今么……

  钟大人抿了下唇,道:“太子如今确实成长了不少,远胜大皇子与三皇子。陛下也多有放权,他位置已见稳当。我又见近来念念多与各家的公子混在一处玩,便禁不住去想念念将来的终身大事……这才又提了提太子。”

  “表哥的位置才不稳当呢。”钟念月插声。

  钟大人只当她年纪小,胡乱说的,并且留心,还要往下说:“不过我看念念如今是真没有心思了,自然也就不提了。这京中的好男儿,也不止太子一个。我看,阿如可以带念念多去参加一些宴会了。”

  如此,才不叫那些个混小子胡乱迷了眼睛。

  多见些好的,这才懂得挑呢。

  钟大人才不觉得这样有何不妥。

  钟念月懒得插声了,打着呵欠便要自个儿玩去了。

  这古时候的人实在操心操得早,这就怕她早恋误入歧途了。

  不过太子的位置,她是当真觉得未必会稳当。

  这也是她近来才惊觉的。

  晋朔帝并不是无能的帝王,相反,他尚且年轻,还极有手腕,得朝野敬服。

  在这个年纪立太子,太早了。

  晋朔帝是真心看重太子?还是想着提前立个靶子起来,看儿子们打一架,矮子里面拔高子,若拔不出来,就趁早再生几个出来,再养一批新的苗苗呢?

  钟念月走出门去。

  外面一阵风拂来,再不是挟着刺骨的冷意,而是有了些轻柔的味道。

  春天到了。

  钟念月心道,要是能想个法子,让太子他年轻力壮的爹,对儿子不满,直接把人权力撸到底就好啦!

  s..book296401764434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