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129、番外七 大皇子X洛娘

小说: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作者:故筝 更新时间:2021-06-17 16:26: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番外七

  大皇子前半生只见过三类女子。

  一类似他母妃敬妃, 待万事都是不冷不热,待他也是,他对母妃有孺慕之情, 但一日日不冷不热的下来,便难免少了几分亲近;

  一类似太子的母亲, 惠妃,生得美丽, 以端庄作皮, 骨子里却是黑心的贪欲,为此, 她日日苛待她的儿子, 利用她的外甥女;

  再一类便似三皇子的母妃,庄妃,性烈如火, 因出身好, 便事事都觉得是旁人的错, 生生将三皇子教成了扶不起的模样……

  大皇子不喜欢这三类女子。

  自他甫一有意识开始, 便想着,他将来要娶的女子,不该是这样的,可究竟是什么样的, 他也说不清楚……

  直到在青州见着了钟念月, 哦那时她还扮的宣平世子。直到见到“宣平世子”身旁的年轻女子。

  女子生得弱柳扶风。

  好似一根羸弱的草。

  可她又生得比草要美丽动人, 眼眶微微泛红的模样,都能激起人的怜爱之心。

  大皇子方才知晓,原来他要的是柔柔弱弱,只能依附他, 能被他所庇佑保护的女子。

  他从中感受到了强烈的被需要感。

  他喜欢这般滋味。

  大皇子便若有若无地关注起了她。

  只是后来钟念月失踪,洛娘根本无心理会他。

  好长一段时日里,他都见不得她的面,只听得钟府上的人说,洛娘好似每日都在念经、绣万字纹,只为求得钟念月平安归来。

  那时大皇子还觉得奇怪。

  像钟念月这般混世魔王,洛娘这样温柔如水的女子,怎么还会日日惦念着她呢?

  何况不惦念男子,惦念女子作什么?

  大皇子自是不知,那是酸意罢了。

  等后头,钟念月回来了,竟是恰好第一个到了他的府中。

  他忙不迭命人去向父皇通报了。

  父皇很快到了府中,他自然识趣地退避三舍。他正立在檐下,望着月光发呆,思量着自己何时才会有这般欢欣时刻时,便听得洛娘低低唤了声:“大皇子。”

  他转过身去。

  见她朝他福身,笑盈盈道:“多谢大皇子。”

  他知她是为钟念月谢他的。

  这回他倒不觉得酸溜溜的了,只觉得那月光之下,洛娘的模样越发地美丽柔弱了。

  好似他那双握过弓与剑的双手,稍微用力一些,就能将她揉得发皱了。

  大皇子对这一笑再难忘。

  可后头见到洛娘的机会却又少了。

  这人便是如此奇怪,越是见不着便越是想念。

  直到再见洛娘,在太子的婚宴上。

  她一唤他,他便按不住心中的激动,快步朝她去了。

  她柔弱,可又好似不是全然柔弱的。

  他瞧见她竟敢挡在钟念月的前面,就为了挡下太子。

  他又怎么舍得她去挡呢?

  不若他来好了。

  大皇子三两下便将太子敬的酒喝了。

  而后孟公公前来,将钟念月请走了,洛娘却不知为何没有走。洛娘又走到了他的面前来,就如上回谢他一样,这回她也谢了他。

  只是她没能笑出来。

  她眼圈微红,似是还带着几分惊惧。

  她当真被太子吓着了。

  她怕护不住钟念月。

  大皇子想到此处,倒也不觉得酸,只觉得,有何可怕呢?

  我朝你走来了啊。

  他的思绪渐渐变得恍惚。

  他心道,难怪世人爱柔弱的女子。原来且分一点护佑给她,便能从中得一分成就感了。

  只恨不能保护她更多。

  再后头。

  他身边的人大呼小叫着,说他中毒了,扶着他就回了皇子府,洛娘竟也一路相随,满面焦灼。

  他心下欢喜,体内血液便愈加滚得厉害。

  还不等太医来。

  洛娘便似是有所悟,将他推倒在那床榻上,将众人遣散去,独自解了他的“毒”。

  她原来不柔弱。

  这般时候,她倒好似比他还要强悍一分。

  可他并未觉得这样有何不好。

  大抵是因为因柔弱多喜欢了洛娘两分,而后又因为喜欢洛娘,便也觉得这般强悍也是顺眼的。

  他做了一夜的梦。

  梦见自己亲自射了大雁,要给洛娘做聘礼。

  可谁晓得一觉醒来,哪里还有洛娘?

  他只能狼狈地匆匆赶到钟府去。

  中途还与孟公公撞上了。

  他终于又见着了洛娘。

  也不知是不是因做了更亲密的事,再见洛娘,就愈加觉得她的模样美丽,恨不能将她藏入怀中。

  洛娘却张嘴只与他道:“妾身卑贱,与殿下本是两路人。殿下不必再来寻我,只当我谢殿下一场,殿下做了一场梦罢。”

  她说得潇洒。

  倒留他愣住了。

  他禁不住想。

  女子自来重名节,洛娘为何会是这般姿态?

  眼见洛娘转身要走,大皇子忍不住一下跪在了地上。

  男儿膝下有黄金,何况皇子。

  但他一想到,父皇哄钟念月时,不也撤去了皇帝的架子么?皇子又有何了不起呢?

  我与母妃不同的。

  我喜欢的,我应当要竭尽全力地去留住,而非是磨去满腔热情,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

  洛娘被他吓了一跳,无奈笑道:“殿下当是爱我柔弱模样吧?世间男子大都如此。少有晋朔帝这般不同的人物。可殿下昨日也见着了,我并非是柔弱的。那都是装的,装的懂得么?为了活下去,为了活得更好一些,我装出来的……”

  大皇子愣住了。

  而后洛娘走远,他未能留住。

  大皇子回去后,便有几分心神不属。

  他浑浑噩噩发了回烧,起身时还问下人,洛娘可有来过?下人说没有。

  大皇子便更觉得脑子烧得厉害了。

  他想若是此后洛娘也不同他说“多谢”了,只怕唯一一点快乐便也要失去了。

  他想来想去,便连夜入宫,先去见了自己的母妃,与她说,自己想要成婚。

  敬妃神色平静,只问他是哪家姑娘。

  他说是钟念月身边的一个丫头,叫洛娘,从青州带回来的。

  敬妃沉默半晌,问他可知她更详细的身份来历。

  他道:“我今日亲去问她,我定要娶她的,我已经与她好了。”

  敬妃见他满面笃定,便只道:“你若想好,那便去做罢。”

  大皇子不喜惠妃、庄妃做派。

  敬妃又何曾喜欢呢?

  敬妃不想变成她们的模样,恨不能将儿子握在自己的掌中,一步一步都要他们按自己的路子来。

  敬妃道:“我自知不够聪慧,谨慎行才走到今日。我也不曾传给你更多的优点。你不娶高门大户的女子,也是好事。高门大户的女子,便是她自己不想,她的家族也要谋划,也要逼着你去争,去夺。何必呢?人一辈子这样短暂。做蠢人也能好好过完这一辈子的……”

  大皇子怔怔回头。

  又觉得好似与母妃亲近了几分。

  可她看着还是那般不冷不热的。

  他流了几滴泪,便立即借着这股劲儿,一口气奔去见洛娘了。

  洛娘再见他十分诧异。

  又听他要问自己来历,为何说出那日那番话。

  洛娘忍不住笑了下。

  若是原先的她,听见大皇子这番话,只怕忍不住心下要生自卑、憎恶之心了。

  毕竟大皇子所问,其实是她过往的伤疤啊。

  可打从钟念月说她,并非卑贱,她也一日日愈发这样觉得后,再听大皇子此,她便只觉得此人真有意思,开口如此直白。

  她心道,若是说了,能叫他自觉离去也是好事。

  她便当真与他说了。

  等到说完后。

  她一抬眸,已经是月上枝头了。

  不知不觉,手脚都凉了,视线也变得朦胧了许多。

  她再看大皇子,眼圈又红了。

  她劝他:“你回去罢,我日后要一直跟着姑娘的。”

  大皇子起身,疾步往前走去。

  洛娘觉得脸上有些凉,抬手一摸才发觉自己讲着讲着,还是没绕过当年的委屈,到底掉了两滴眼泪。

  此时大皇子却是突地又折返了回来。

  柔弱是装的,无妨,强悍时也是可爱的。

  没有贞洁,也无妨,那三皇子的娘家表哥,暗地里纳了八个妾,岂不也没有贞洁吗?这破烂蠢货,还不及洛娘一分玲珑呢。

  洛娘又护主,又知恩。

  笑起来时我心动,哭起来时我又心疼。

  大皇子顿在那里,目光直直地盯住了她,他问:“那些人可曾都死绝了?我是皇子,自有处死他们的权利。若没死绝的,明日便可叫他们死绝了。”

  洛娘怔了怔,不知他是何意。

  大皇子见她不出声,也知是她伤疤,不好再揭,便匆匆转身离去,想着自行去捋一份名单出来。

  洛娘望着他的身影,缓缓吐了口气,也说不清心底是更轻了些,还是更沉了些。

  等到姑娘终于与陛下大婚了。

  洛娘方才得了口闲气儿。

  她甫一坐下来,就又见到了久未见的大皇子。

  大皇子将一张纸平摊在她的跟前,只见上头的名字,大都用颜色浓重的朱砂笔划去了。

  他道:“都死了。”

  她愣了会儿,仔细辨认着上头的名字,才隐约记起来那么一两个是曾经欺负过她的。

  其实她那时身份低贱,有的人连名字都不知晓呢。

  洛娘一时怔忡。

  却又见大皇子往她跟前放了一样血糊糊的东西,将她吓了一大跳。

  定睛一看。

  是一只大雁。

  定亲六礼中,雁排在其首。

  她听得大皇子道:“只愿卿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说罢。

  又似是怕她再拿搪塞拒绝的话。

  他又急急忙忙道:“母妃都已然点头了!”

  他道:“我本事只有那般大,若要你做大皇子妃,只做大皇子妃,你愿意么?”

  洛娘的前半生极其坎坷。

  多半农家女子都是这样的。生得貌美的,尤是如此。

  直到她出了一次糟糕的任务。

  没能勾引得住她的任务对象,可她从此跟在了钟家姑娘的身侧。

  然后她做了这辈子也不敢想的事。

  曾经要拼了命地才能多学一个字的洛娘,竟然也能做贵人了啊。

  s..book29640188483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