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真话(但想必不是什么好话...)

小说: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作者:故筝 更新时间:2021-05-06 20:03: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四十章

  钟念月有一瞬的迷惑。

  这不是常常做的事么?何时需要她特地来谢了?

  还有那钗子……

  钟念月被迫仰着头, 娇声抱怨道:“分明是陛下原先拿了许多东西给我,让我拿去交朋友用的……今日给了高淑儿,也没什么不妥啊。”

  晋朔帝一顿。

  是有这么一回事……

  将东西给钟念月时, 他随口叫她想送给谁都可以, 不必忧心,上面并无宫内的铭刻。但到了今日, 见到高淑儿头上真戴了他给钟念月的东西, 却是又有不快了。

  钟念月抬手去掰他的手指, 嘴巴艰难地一张一合, 含含糊糊道:“别捏我,一会儿嘴合不上, 口水滴你手指头上……看陛下怎么办?”

  晋朔帝垂眸:“你给朕舔干净。”

  孟公公在旁边一怔。

  连晋朔帝自己说完, 都顿了下,似是意识到了这措辞的不大对劲。

  钟念月皱起眉, 不高兴地道:“我又不是狗。”

  晋朔帝又盯着她看了两眼,这才松了手。

  晋朔帝温声道:“罢了, 那喜鹊衔珠的钗子,也算不得多么稀奇。改日做一支鸾鸟飞天的。”

  钟念月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唔。”

  帐子里一时便安静了下来。

  钟念月不由再度出声问:“便没有旁的事了?”

  晋朔帝暗暗一皱眉。

  是。

  没有旁的事了。

  他自己也觉得怪异, 为着这样一桩小事,便将钟念月叫了过来……

  钟念月起身:“那我走了。”

  见她说走便走,毫无留恋,晋朔帝的眸光闪动,眉心不自觉地便又皱到了一处。

  不过钟念月方才走出去两步,便又顿住了,返身回来道:“罢了, 方才捉鱼也瞧过了,我就擎等着吃烤鱼和烤肉了。也不知三皇子学得如何了, 一会儿若是烤来给我,却不好吃。陛下说该如何是好?”

  她说着,回头看向晋朔帝。

  晋朔帝早知她是个记仇的,因而听着她将旧事重提,还记着三皇子为她烤肉的事,他也并不奇怪。

  晋朔帝眉心舒展,笑了下:“嗯,你想怎么样?”

  钟念月随口那么一说:“便让他给我烤一辈子的肉好了,等哪日烤得好了,再说。”

  本是个惩罚人的法子。

  但晋朔帝这会儿听着,脸上的笑意又慢慢敛住了。

  动不动便是一辈子。

  这惩罚的手段,倒好像沾上了别的味道。

  再思及三皇子给她的披风外袍……

  晋朔帝指了指跟前的椅子:“坐回来。”

  钟念月也没想久站,走回到椅子旁便坐下了。

  “叫孟公公给你烤鱼,如何?”晋朔帝问。

  钟念月暗暗抿唇。

  对晋朔帝来说,亲儿子果真还是不一样的。要惩处三皇子,他都尚有留情。更不提太子了……

  见钟念月不答。

  晋朔帝暗暗一拧眉。

  便真要三皇子?

  罢了。

  晋朔帝看向孟公公:“去请三皇子先烤些鱼来。”

  孟公公应了声,总觉得今日这帐子里的气氛怪异得很。

  那厢三皇子很快便得了令。

  他如今初掌这春猎队伍的大权,替晋朔帝主持各项事宜,正是心情大好的时候,因而听了话倒也不似从前那样生气了。

  不就是应付个泼妇丫头吗?

  他如今已长大不少,较过往聪明了许多,知道什么东西才更应该抓在手里。

  三皇子当下便转身烤鱼去了。

  而其余人还在轻叹呢。

  怎么不见陛下再出来了?

  长公主也在低声同驸马交谈:“这几日陛下露面都极少,却不知是为何……再有那日补身子的汤……”

  驸马左右一打量,方才低声道:“你是想着,陛下身体有恙?”

  长公主:“兴许是……也兴许,只是陛下的帐子里,有什么女眷罢了。”

  她是从未见过这个弟弟身旁,有什么亲近的女子的。

  她弟弟克制至极,从不对宫女下手,若非是为了做个好帝王,将皇帝应当做的都一一做了,他恐怕会不近女色到极致。

  长公主缓缓起身:“来到此地已有一日了,却还不曾独自拜见陛下,走罢,咱们该去问问安。”

  驸马连忙跟了上去,五官绷紧,似是如临大敌的模样。

  三皇子将鱼烤来时,钟念月还未尝上一口呢,便听得帐外的宫人道:“陛下,长公主与驸马求见。”

  晋朔帝:“进来。”

  宫人这才冲长公主笑了笑,顺手将帐子也掀了起来:“公主请,驸马请。”

  钟念月抬起头,冲晋朔帝指了指自己,便是在暗示,自己要不要躲一躲。

  晋朔帝却没有看她。

  钟念月便也就踏踏实实地坐稳了。

  长公主与晋朔帝也是一母同胞。

  她眉眼生得美丽端庄,眼角虽有细纹,但这都无损她的气质。而驸马看着则要老成多了,不过依稀也能看出年轻时,该是英俊的。

  二人到了跟前,一并躬身拜了拜。

  钟念月无意间抬眸一瞧,瞧见了驸马额间的几点汗水。

  这个天气,也能出这么多汗?

  “起身吧。”晋朔帝微微颔首。

  长公主行过礼,并未立即落座,她转头看向了一旁的三皇子和钟念月。

  她眼底飞快地掠过一丝惊讶,讶异道:“这是哪家的姑娘?”

  孟公公笑道:“钟家。”

  长公主看着三皇子手里的烤鱼,再看了看钟念月手旁摆着的碗碟,她不由笑道:“瑾儿竟然也会哄人了,庄妃若是见了,心下定然大慰。”

  一时帐中却是无人接话,气氛有一瞬的凝滞。

  长公主的笑容僵了片刻,不知自己是哪里说错了话。

  还是钟念月先动了,她接过了烤鱼,低头咬上一口。

  晋朔帝方才出了声,问:“如何?”

  三皇子迫不及待道:“定是极好吃的!”

  晋朔帝垂下眼眸,敲击了下扶手。他并不希望钟念月觉得这鱼好吃。

  但若说鱼不好吃,便下回还要三皇子来烤。

  也不好。

  钟念月道:“肉柴了,却无焦香气。”

  三皇子咬牙切齿:“你倒挑剔。”

  长公主原想着这是陛下要将这二人,引作一对。将万老将军的外孙女,配给三皇子做皇妃。

  可如今瞧了,她一时又觉得摸不清楚了。

  正巧此时帐外又来了人,原是怀远将军亲手烤的鱼,想要呈到晋朔帝跟前,请他品鉴。

  晋朔帝道:“拿进来。”

  长公主只听得她那弟弟道:“吃这个吧。”

  还不等她疑惑这话是对谁说的,便见那钟家姑娘笑眯眯地道:“多谢陛下。……那这个给陛下吧。”

  晋朔帝居然没有推辞,还应声道:“嗯,孟胜,去。”

  孟公公便将两条鱼换了下位置。

  三皇子这下有气也发不出来了。

  他的鱼都给父皇吃了……

  钟念月是真的馋了。

  怀远将军呈给晋朔帝那条鱼,上面用的料很足,鱼油流了些出来,将烤得焦黄的鱼脂一裹,更显得诱人。

  她吃得满口是香。

  众人瞧着,都多了三分胃口。

  长公主将视线收回去,便见晋朔帝将钟家姑娘咬过那一块儿,用小刀切了下来。剩下的……

  晋朔帝道:“祁瑾,你亲手烤的,便拿去孝敬你姑姑吧。”

  三皇子也不想让自己的心血浪费,还真就给捧给了长公主。

  长公主嘴角抽了抽,深觉自己来得不太是时候,咬着牙,和驸马一块儿分食了那鱼肉。

  钟念月吃着鱼的时候,抽空抬头问了一句:“那陛下吃什么?”

  还算有点良心,晓得要问问他。

  晋朔帝嘴角一勾,道:“你且吃你的。”

  钟念月便不分神说话了。

  她很快就吃了小半条鱼下去……然后打了个嗝。

  孟公公熟练地将盘子一抽,道:“姑娘不能再吃了。”

  钟念月眼瞧着她的盘子到了晋朔帝跟前,没好气地道:“原来陛下惦记着我的……”

  还把三皇子难吃的,丢给长公主了。

  长公主动作一顿,这才回过味儿来。

  这钟家姑娘并非是与三皇子亲近,语间倒更像是与晋朔帝更亲近些。

  可陛下身旁,何时有了一个她?竟是从未听闻过……

  她哪里知道。

  晋朔帝若是不想让旁人知晓,旁人费尽心思也打探不到。

  可若是想要让别人瞧见他待钟念月的荣宠,那便会不露痕迹地让别人瞧个清清楚楚。

  长公主与驸马用完那烤鱼,见晋朔帝确实身体无恙,便起身告退。

  走时,晋朔帝连多看她一眼也无。

  长公主揪紧帕子,与驸马走得更远了些。

  “今日陛下多有冷淡……也不知是不是我说错了话。又或者,陛下是看出了什么来,不过借题发挥罢了。”

  驸马:“嘘。”“莫要多。”

  这对夫妻皱了皱眉,心思各异地回到了他们的帐子。

  而这厢晋朔帝盯着三皇子瞧了两眼,突地出声道:“庄妃想要挑你表妹给你作皇妃?你觉得如何?”

  钟念月听罢,都忍不住暗暗道,这古代人怎么都爱娶表妹?

  十个表妹,九个里还都下场凄惨。

  三皇子怔了怔,面上一红,道:“儿子……儿子自然是听父皇和母妃的意思。”

  他从未兴起过什么男女之情的心思,只一心想着若是成了婚,自然能掌更多的大事了。

  若是能比太子先成婚,那不是压太子一头?

  晋朔帝看了一眼钟念月。

  钟念月有些莫名其妙,心道看我作什么?

  晋朔帝语气失望,道:“你下去吧。”

  三皇子结巴了一下:“是、是。”

  晋朔帝冷声道:“你大哥和太子还未娶亲,哪里轮得到你这个做弟弟的?回了宫,且叫你母妃按住了念头。”

  太子、三皇子都不能作钟念月的良配。同太子成婚,日日都不得安宁。而三皇子一心听庄妃的,性情冲动,又当不起大事。总要叫她看看清楚的。

  三皇子神色尴尬,忙低头退下了。

  等打发走了三皇子,晋朔帝便又转头看向钟念月,似是怕她看不懂,便特地轻叹上一声,道:“不知为何,祁瑾长到如今的岁数了,仍旧不够聪颖,行事冲动无大局,易受旁人的挑唆与操控。竟是不曾袭承朕半点。”

  钟念月:?

  钟念月茫然了一瞬。

  晋朔帝与她说起这些,倒像是半点不拿她当外人了。

  几年下来,她待晋朔帝倒也确实有几分亲近了。

  钟念月想了想,道:“陛下要听真话么?”

  晋朔帝没成想她还会反问自己,于是眸光一动,道:“嗯,念念说便是。”

  钟念月从位置上起身,走近些,低头凑近些,小声道:“兴许是陛下成婚生子太早了,精子质量不好。那怪陛下。”

  她愉快地搓搓手。

  心道要不您把太子淘汰了?我用科学帮您生个聪明点儿的叭。

  晋朔帝:“……”

  他虽没有听懂其中两个字,但想必不是什么好话。

  s..book296401771914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