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及笄(上)(你就可以一直亲我!...)

小说: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 作者:故筝 更新时间:2021-05-06 20:03:3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八十六章

  “盛大的及笄礼?”万氏从巨大的惊喜中骤然抽回了神, 她微一怔忡,似是没想到这话会从晋朔帝的口中说出来。

  应当是念念去索要的罢?这怎么还同史官也扯上关系了呢?

  万氏素来熟知女儿的性情,但此时也仍旧免不了惊骇。

  她不由屈身道:“怎敢再劳烦陛下?此去青州, 恐怕已为陛下寻了不少麻烦……实在是我等……”还不等她将一套谦词说完。

  “念念盼今日已经盼了许久了, 是吗念念?”晋朔帝出声道。

  听见这话,万氏心底也古怪了一瞬。

  只觉得陛下这话, 好似有意无意地透着与念念的亲昵。

  但想一想念念总往宫中去, 又有着救驾之功, 陛下多有关切维护和亲近之意, 倒也属正常……

  此时钟念月有气无力地应道:“陛下说的是,我盼了许久, 想得紧呢, 梦里都在想。”

  钟念月打定主意要做的事,便一定会做, 丝毫不在意旁人的目光与阻挠。

  而她打定主意不做的事,就算别人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她也是不怕死的。

  晋朔帝深知这一点。

  也正因为深知,他便觉得这一刻收敛住张牙舞爪的钟念月实在可爱极了。

  万氏此时渐渐冷静下来道:“念念, 你是怎么遭人绑架的,绑架的人是谁,……都要一一与陛下说清楚,莫怕,陛下英明,定会为你做主的。”

  万氏怕这背后的事又牵扯到皇室隐秘去,因而才说了这一段话, 既是说给陛下听,也是说给女儿宽她的心。

  钟念月有几分哭笑不得。

  拉倒吧。

  这就是晋朔帝要把她打包带走的借口罢了。

  但万氏这番心意是真。

  于是钟念月乖乖巧巧地应了:“嗯。我知晓了, 娘亲放心。我今个儿回来得突然,可我还是想吃娘亲做的丁香馄饨了。”

  万氏一听,反而面露浓浓喜色,忙道:“想吃娘自然给你做,多晚都做。等念念回来就能吃上了……”

  钟念月点了点头。

  她本来也不打算在大皇子的府上与父母互诉思念。

  钟大人与万氏匆匆地来,眼下便又匆匆地往回走。

  一行人很快一同走到了府门外。

  大皇子府上的亲卫瞧见这一幕,悄然松了口气。大殿下着实吓死人了,他就怕陛下要收拾他呢。

  这厢到了门口。

  钟府的马车,与皇宫的御马都停在了那里。

  钟大人到底还是恭恭敬敬地出声道:“陛下先请。”

  晋朔帝却没有动,他道“钟大人先请。”

  换做过往,钟大人一定会一板一眼地道:“臣在君后,岂敢于君先?”

  但今个儿他的唇动了动。

  最后化作了一句“陛下有令,臣斗胆。”

  说罢,还如泄愤似的,重重地踩在了那大皇子门口的石阶上,跺脚似的一路踩过去,才这样踩到了自家的马车上去。

  万氏迷惑地看了看他。

  钟大人这种种行径就如同中了邪似的……

  此时只有那大皇子府上的人吓得不轻,心中连连道,钟大人何时与咱们府上有过节了么?

  等目送走了万氏二人。

  晋朔帝转过身来,府门外悬挂着的两盏灯笼,落下淡淡光芒。

  他垂眸凝视着钟念月的面容,低声道:“朕很高兴。”他顿了顿:“念念没有因为朕的莽撞之举,而疏远厌憎朕。念念依旧愿意随朕进宫,这便是最好的回应了。”

  钟念月忍不住小声道:“谁回应了?”

  分明是他套路太深,故作要挟!

  他不怕将来史书写他,因着她成了个糊涂帝王吗?

  晋朔帝但笑不语。

  他伸出手去:“念念,我们也该走了。”

  说得倒好像她与他才是一家人,与钟家是两拨人似的。

  钟念月心头暗暗一嘀咕,但还是没有同他过分纠结,她小心翼翼地搭上了他的手腕,低声道:“我今夜还是要回府的,我娘会做了馄饨等我。”

  晋朔帝顿了下,还是应了声:“好。”

  她有父母亲人,他自是不能尽情折去她的翅膀,让她身旁只有他一人。

  她待他已经足够好了……

  晋朔帝眸光微动,突然一下反手牢牢扣住了钟念月的腕子,然后将她拦腰一抱,就这样送上了马。

  钟念月这一下反倒有些紧张了。

  她口中不自觉地惊呼了一声,忙牢牢揪住那缰绳,趴在马背上问:“没有马车吗?”

  晋朔帝抬眸道:“念念,朕得你消息时,甚是欢喜,一路驭马疾驰而来。你说,何来的马车?”

  钟念月张张嘴,眸光闪烁。

  心下有一分感动,但也有点儿后悔。

  哎。

  那岂不是一会儿要骑着晋朔帝的马,招摇过市去了?那到底……到底是没有坐马车来得好的。

  其实岂止是骑着晋朔帝的马。

  准确来说,是与晋朔帝一同骑着他的马。

  还不等钟念月回神,晋朔帝就已经握住缰绳,飞快地翻身上马,就这样落在了钟念月的身后。

  他展臂一揽,将钟念月扣在了胸前。

  而后轻轻地“驾”了一声。

  马儿挪动脚步,朝前行去。

  钟念月连忙道:“陛下,有风……”她小声道:“我怕风。”

  是怕风还是怕被人瞧见觉得不好意思,这便是见仁见智的事了。晋朔帝没有戳穿探个明白,他低低应了声,然后解开了外裳的衣带。他低低一笑道:“朕为念念挡风。”

  钟念月倚在他的胸前,听见笑声时,跟着就感觉到了胸膛的震动。

  好像将她的耳朵都震得微麻了些。

  紧跟着气息一热。

  晋朔帝的宽大衣袍,就这样将她整个裹入了其中,她也往晋朔帝的怀里倒得更深了,一时间,铺天盖地似乎都是晋朔帝身上龙涎香气,和那牢牢笼着人的帝王威仪。

  钟念月瞪大了眼。

  手脚微微绵软。

  她觉得没准儿晋朔帝这人在熏香里加了什么催人睡觉的药!她都昏昏然起来了!

  早知是与晋朔帝这般亲密姿态,她还不如就让风吹着,叫大家看个明明白白呢。

  反正她在京中名声一向是纨绔,丢脸的没准儿是晋朔帝而不是她!那她尴尬个什么劲儿?

  钟念月轻叹一声,到底还是没有挣开。

  她揪着晋朔帝的衣带,绕啊绕啊,转了几个圈儿。马儿这时候突然疾驰起来,速度之快,叫她觉得自己像是要被甩出去了似的。

  晋朔帝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了下来:“念念,抱紧朕,可莫要摔下去了。”

  钟念月本能地往后靠得更紧了,然后一手牢牢攀住了晋朔帝的胳膊。

  她不怕死。

  但也不想坠马死啊。

  那得多疼,多丢人啊!

  晋朔帝喉中低低轻笑一声:“驾!”

  他衣衫随风起,猎猎作响。

  一行黑骑就这样从京中的大道,猖狂又肆意地行过。

  街边枝头的花轻轻拂过他们的肩头。

  百姓们与巡卫的士兵,怔然抬起头来,久久之后,才终于回过了神,惶恐又震撼地跪拜了下去。

  “陛下……”

  “那可是陛下的身影?”

  “陛下怎会亲自出宫?不是刚返皇城吗?”

  他们的声音响起,很快就远去,再消失。

  半个时辰后。

  钟念月坐在了乾清宫中。

  孟公公一瘸一拐地端着手中的食盘,高喊一声:“姑娘长寿!”

  于是将那碗热气氤氲的面,摆在了钟念月的跟前。

  钟念月怔了怔,不禁抬头看晋朔帝。

  一路风尘仆仆,晋朔帝衣裳却还未换下,以他这个人的脾性,这已经是极为难得了。

  她禁不住道:“陛下……”一定要我来宫中,却是为了叫我吃一碗长寿面么?

  钟念月接过筷子,没有再说多余的话语。

  就如曾经无数次她陪着晋朔帝过生辰那样,她低头吸溜起了碗里的面。

  汤汁鲜美,面条劲道。

  分量不多刚刚好。

  钟念月吃到最后那一口时,晋朔帝突然从背后圈住了她,一手按在了她的手背上,他在她耳边低声道:“念念将长寿也与朕分一些,如何?”

  钟念月一愣。

  无端想起来晋朔帝比她年长一些的年纪。

  又想起来,在那次她和晋朔帝一起过生辰前,晋朔帝是从来不吃长寿面的。他不屑于求长生,而今却要求长生。

  钟念月无意识地攥紧筷子,倒也说不清心底是个什么滋味儿。

  好似那美好的东西,易碎。她若是不抓住了,就要没了一般。

  钟念月小声道:“怎么分?”

  晋朔帝俯身低头,咬走了她筷子上的最后一点面条。

  钟念月:“……”

  钟念月:!!!

  钟念月憋了半天,眼巴巴地道:“陛下……吃我的口水。”

  晋朔帝:“嗯,早些时候不就吃过了么?”

  他声音平静,倒好似她的表现过于大惊小怪了。

  晋朔帝低声问她:“怎么?念念后悔了?不愿意分给朕了?”

  钟念月没好气地道:“分分分!你活个三百岁去当老妖精吧你!”

  晋朔帝笑了笑,伸出手去:“取梳子来。”

  钟念月禁不住回头去看:“怎么?我发髻散开了?”

  晋朔帝盯着她的发髻,眸光深沉,他道:“不,不是。是拆了,朕重新给你梳一梳。”

  他经常给她梳头发,倒也不奇怪。

  钟念月便乖乖坐住了。

  心道,晋朔帝没准儿就是看不上相公子手底下的人给她梳头发呢。

  晋朔帝很快便从宫人手中接过了梳子。

  他的动作轻缓,将钟念月的头发分作一缕一缕,然后一点点地盘起来,用簪子别住。

  纵使再有盛大的及笄礼。他也更想要在所有人之前,先为她过生辰,先见证她长大成人的模样。

  ……

  等钟念月回过神时,她的肩上已经没有余发垂落了。

  这是个妇人发髻。

  晋朔帝轻轻按住了她的肩膀,道:“念念这样,极为好看。”

  钟念月摸了摸发凉的脖子。

  你胡说八道你。

  “给我捧面镜子来。”钟念月道。

  没等镜子捧上前,晋朔帝突然定定地盯着她的面容,而后掐着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转了转,然后俯身又是蜻蜓点水地一吻。

  他问:“朕这回亲你,念念怕不怕?”

  钟念月整个人都震惊了。

  好家伙!

  难怪前头那么轻易就揭过了,原来只要我不回答,你就可以一直亲我,再一直问我了!搁这儿装永动机呢?!

  s..book296401829410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皇后她作天作地(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