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8章 萧君泽恢复亲王爵位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隆帝示意身边随行的太医检查。

  “陛下,厉王身上确实是被那野兽抓伤的痕迹。”太医提高语调,将厉王的嫌疑摆脱的清楚。

  “皇嫂误会了,在这之前君泽就已经与这畜生一战,只是不幸让它逃脱。但皇嫂说的对,这畜生莫名发狂定然是有原因的,君泽在林中也曾经闻到了一股异香,劳烦太医署仔细检查,定然要还皇兄一个公道。”

  萧君泽说话了,将矛头往血锈香上面引导。

  这血锈香是谁放的,裕亲王最清楚。

  裕亲王妃紧张的握紧双手,不再说话。

  隆帝深意的看了朝阳一眼,又看了看连废太子之位时都不曾替自己辩解,非要与他怄气的萧君泽。

  这个女人好本事……

  “厉王猎杀拔得头筹,是我奉天之幸,赏良田百亩,恢复亲王爵位。”隆帝没有直接恢复萧君泽的太子之位,太过着急有时候反而是害了他。

  萧君泽谢恩,恭送隆帝离开。

  皇宫后妃依次离开春围猎场,慕容灵从一开始就妒意浓郁的盯着朝阳,咬牙跺脚生气离开。

  “帮我去给君泽传信,我要见他!”慕容灵任性的厉害。

  “娘娘,现在?”婢女有些担心。“现在若是被人见了,怕是会落人话柄,毕竟厉王刚刚恢复亲王爵位……”

  这时候不太好。

  “你听不懂吗?我要见君泽哥哥!”慕容灵不听,她就要现在立刻见到萧君泽。

  婢女紧张的看了眼四周,去给萧君泽传话。

  ……

  营帐。

  朝阳松了口气,收敛了满身的利刺和爪牙。

  沈清洲离开前深意的看了她一眼,威胁的意味浓郁。

  很明显沈清洲并没有想到萧君泽能让她活到现在,而且还成了隐患。

  若是自己不能为他所用,怕是很难活过今夜。

  沈清洲一定会让人来杀她……

  “这张嘴倒是伶牙俐齿。”萧君泽捏住朝阳的下巴,暧昧的靠近朝阳的耳畔。“今日你立了大功,想要什么赏赐?”

  朝阳心口发颤。

  赏赐?

  这明明是威胁。

  “朝阳不需要赏赐……只求王爷能够信任朝阳。”只有萧君泽真的信她,她才能帮他。

  萧君泽眯了眯眼睛。“信你?”

  “王爷,让朝阳帮你处理伤口。”朝阳蹙眉,转移话题。

  信或者不信,都在萧君泽的一念之间。

  萧君泽挑了挑眉,没有拒绝。

  朝阳轻轻掀开破损的底衣,倒吸一口凉气,那雄狮一爪子拍上来,萧君泽的骨骼没断已经是奇迹。

  侧目看了朝阳一眼,萧君泽微微蹙眉。

  是这个女人太会伪装,还是这妖女蛊惑人心。为什么他会从朝阳眼中看到愧疚,还有……心疼?

  “啊!”朝阳专心处理伤口,突然被萧君泽拉近怀里。

  紧张的看着萧君泽的眼睛,朝阳有些心慌。

  “除了避暑山庄帮你解围,我们是不是还在哪里见过?”萧君泽眯着眼睛,朝阳身上有一股若隐若现的香气,在新婚当天他就嗅到过。

  莫名的熟悉感。

  朝阳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要不要告诉萧君泽当年的真相?“我,那年避暑山庄后山竹林……”

  萧君泽的眉心瞬间紧蹙,后山竹林?她知道些什么?

  “王爷,恭喜……”营帐外,木怀臣高兴走进营帐,就看见萧君泽将朝阳暧昧的困在怀里。“打扰了……”

  愣了片刻,木怀臣转身要走。

  “回来!”萧君泽蹙眉开口。

  朝阳惊慌的起身,快速离开营帐

  “王爷,此次春猎对裕亲王的打击颇大。”木怀臣小声开口,环顾四周。“一旦血锈香的事情查到裕亲王头上,他怕是会被逼不得不动手。”

  “密切盯着。”萧君泽蹙眉看了眼自己的伤口,若是真能因此逼的裕亲王提前动手,朝阳倒是功不可没。“这个女人虽然没有内力,手无缚鸡之力,可骑射却样样精通,连烈火都能驯服。”

  “王爷在怕什么?”木怀臣小声问了一句。

  “如若朝阳真的只是一个舞姬的私生女,那什么样的舞姬能培养出这样的女儿?”朝阳过目不忘可以归为天生,舞技过人可以是母亲所教,可这兵法骑射,可不是寻常人家女子能学的。

  在奉天,女子无才便是德,而朝阳身上,却有着太多的秘密。

  “王爷怀疑朝阳母亲的身份?”木怀臣也愣了一下,确实……与奉天的众多世家千金对比,朝阳太过与众不同。

  “沈清洲能留一个舞姬生下自己的私生女,完全可以随意给个身份,给朝阳一个庶女之名。可他偏偏要将这舞姬和朝阳都当做污点藏匿。沈清洲这个老狐狸做事一向滴水不漏,去查查这个舞姬的身份。”

  萧君泽可不相信朝阳只是一个替嫁的婢女这般

  简单。

  “王爷……”

  营帐外,婢女鬼鬼祟祟小声呼唤。“王爷,我们家小姐有请。”

  木怀臣的脸色暗了一下,这个时候慕容灵要见萧君泽?

  他该说这女人不懂事,还是太过任性!

  “灵儿……”萧君泽想要往营帐外走。

  “王爷!”木怀臣蹙眉。“您最好哪里都别去!”

  陛下刚刚恢复他亲王爵位,这个时候要韬光养晦,切莫再落人话柄。

  萧君泽握紧了下手指,他又怎会不知。

  “王爷,小姐终日以泪洗面,方才王爷受伤,小姐的心都碎了,您去看看她吧,不然……小姐回到宫里怕是要不吃不喝了。”营帐外,宫女小声啜泣。

  萧君泽忍不了了,径直走出营帐。

  木怀臣叹了口气,烦躁的蹙眉骂了一句。

  冷静睿智如萧君泽,偏偏眼光不太好,只要遇上与慕容灵有关的事情,一定会这般冲动不顾后果!

  那慕容灵除了长相到底哪一点值得萧君泽如此!

  若不是这慕容灵,他萧君泽现在还应该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这皇位的顺应继承人,何必如此劳心费神在此筹谋划策!

  摇了摇头,木怀臣走出营帐。

  营帐外。

  朝阳目光有些游离,直直的看着萧君泽离开的背影。

  她也想让萧君泽沉稳的留在营帐,以免不必要的麻烦发生,可她没有资格,也没有立场。

  木怀臣多看了朝阳一眼,这个女人看萧君泽的眼神……不会骗人。

  “你与王爷是否早就相识?”木怀臣走到朝阳身边,小声问了一句。

  听闻朝阳身上有着和萧君泽曾经相同的剧毒梦魇,而大婚第二日朝阳被毒哑时曾在地上写下避暑山庄四个血字。

  木怀臣有些怀疑……

  “木大人。”朝阳惊慌回神,换上一身怯懦惊恐。“朝阳曾在避暑山庄做婢女……”

  避暑山庄是隆帝赐给太子的修养之地,朝阳见过萧君泽那是正常。

  木怀臣眯了眯眼睛,这个女人总是伪装的太过缜密。

  可她真的这般怯懦可欺吗?

  他倒是觉得未必。

  这女人惊慌失措的眸子里总是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凌厉,就像是盯紧猎物的毒蛇,虽无手脚,但却总能一击毙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