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29章 萧君泽不信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既与王爷达成协议,便应该知晓利弊,有些事情该做不该做,你要提点王爷。”木怀臣深意开口,像是今日这种事情,朝阳就应该留住萧君泽。

  “木大人比朝阳更了解王爷,也更清楚朝阳的身份。”朝阳低头,她有什么能耐与慕容灵比?

  这一点,她朝阳有自知之明。

  对萧君泽来说,自己只是个还有些利用价值的玩物而已,可有可无。

  “朝阳,既然留你,那便信你,但愿你不要让我和王爷失望。”

  朝阳心口一紧,抬头看着木怀臣。

  信她吗?

  那萧君泽呢……

  “朝阳铭记于心。”

  ……

  “去查一下当年太子在避暑山庄遇险的详细经过。”离开营帐,木怀臣侧目跟身边的暗卫说了一句。

  “大人似乎对这个女人格外感兴趣。”暗卫话多,淡淡问了一句。

  木怀臣走着的脚步僵了一下,冷眸看着暗卫。“你的话太多了。”

  暗卫扬了扬嘴角,转身离开。

  木怀臣自幼体弱多病,并不善武,为了守护木怀臣平安长大,其父从小安置一个影卫,伴随木怀臣长大。

  两人从小到大几乎形影不离,影卫也曾经无数次救他于危险之中。

  两人的关系是主仆,更是兄弟。

  ……

  春猎场,清风湖。

  “君泽哥哥!”慕容灵哭的眼睛红肿,见萧君泽赶来,跑过去将人抱紧。

  萧君泽有些心疼,宠溺的安抚着她的后背。“我没事,别怕。”

  慕容灵的所有任性行为,在萧君泽眼中都是不管不顾的爱情。

  仿佛慕容灵为了他可以抛弃一切不要性命,他若是顾忌太多便是对不起慕容灵的爱意。

  “君泽哥哥你要小心那个女人,她不是沈芸柔!”慕容灵紧张的看着萧君泽,怕他被那个女人迷惑。“君泽哥哥,今日春猎我亲眼看见她与饲养雄狮的小厮偷偷见面,还将什么东西塞给了那小厮,灵儿怕那野兽发狂就是冲着你来的。”

  萧君泽蹙了蹙眉,朝阳与饲养野兽之人见面?

  那林中的血锈香明明是裕亲王的人所谓……

  “我还看见她与裕亲王暧昧至极,两人行苟且之事。”慕容灵羞愤的厉害,那画面仿佛无法用语描述。“她根本就是裕亲王和沈清洲安插在你身边的奸细,君泽哥哥你杀了她。”

  萧君泽的太阳穴跳了一下,朝阳与萧承恩?

  “灵儿你可能是误会了,她是在帮本王做事。”萧君泽安抚慕容灵的情绪,再次开口。“你放心,她只是一颗还有些利用价值的棋子,若是发现她有任何异常行为,本王一定亲手杀了她。”

  “君泽哥哥……”慕容灵松了口气,这才趴在萧君泽怀里小声开口。“你的伤……”

  “不打紧。”萧君泽心底微微一动,垂眸再次小声开口。“灵儿,你一定要护好自己,很快……我就会结束这一切。”

  “可是……灵儿已经嫁入宫廷成为后妃,又有什么脸面……留在君泽哥哥身边。”慕容灵哭的悲痛。“何况,君泽哥哥已经有了正妃,将来……”

  就算萧君泽将来成了皇帝,她也不可能再做他的皇后。

  “灵儿别哭,我有办法。”

  萧君泽眼眸暗沉了一下,正妃?朝阳不配。

  他自然有办法偷梁换柱,让慕容灵正大光明的留在自己身边。

  至于沈朝阳,一枚用废的棋子,就应该丢弃。

  ……

  也知不能久留,萧君泽并没有过多停留便回到营帐。

  朝阳安静的坐在榻上等着萧君泽,等他一起回王府。

  萧君泽有些厌恶的看了朝阳一眼,觉得这个女人惯会伪装自己。

  “王爷,箭在弦上,请您以大局为重。”朝阳深吸了口气,小声提醒。

  萧君泽本就压着火气,被朝阳这股责备的语调彻底激怒。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给你点儿好脸色就以为可以管着本王了?”萧君泽抬手捏住朝阳的手腕,暗下用力。

  朝阳疼的额头冒汗,有些不解的看着萧君泽,不知他为何又突然发火。

  明明,她今日做的很好……

  是因为见了慕容灵,所以想把火气撒在自己身上吗?

  眼眶灼热的厉害,朝阳放软了语调,小声恳求。“王爷放心……只要您达成所愿,帮朝阳救出娘亲,朝阳绝对不会纠缠,一定会立刻消失……”

  不得不承认,朝阳真的很睿智聪慧,甚至极其懂得察观色。

  可萧君泽也不知为何,朝阳越是这般‘懂事’,他就越是怒火中烧。

  “嗯……”脖子落在萧君泽手中,朝阳惊恐的看着对方。

  她说错什么了。

  为什么她能看透所有人,却总也看不透萧君泽。“王爷……饶命。”

  萧君泽的杀意实在太重了。

  “本王极其怀念你哑巴时候的样子,不如就废了你这嗓子,留着也无用!”惯会惹他生气。

  “王爷……”朝阳恳求的看着萧君泽,眼泪顺着下巴滴落在他冰冷的手指上。

  伴君如伴虎,朝阳留在厉王府,每一步都要慎之又慎,这样的日子她过着真的很累……

  呼吸越发不顺畅,朝阳眼前发黑。

  每一次动手,萧君泽都是透着十足的杀意,从未有过半分怜惜。

  每一次朝阳都在想,就这么死了吗?

  她娘亲怎么办,胤承怎么办……

  “朝阳,长大了我就带你离开,你等我。”

  耳边回荡着那个少年纯挚的呼唤,他说长大了要带朝阳走,他说他会带朝阳和娘亲永远离开奉天。

  “朝阳,我胤承发誓,等我长大了,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

  “朝儿,我来接你了……”

  因为缺氧,朝阳耳边仿佛出现了幻听。

  那个失踪的少年,说他来接朝阳离开了。

  “胤承……”朝阳声音沙哑的厉害,喊着少年的名字。

  带她和娘亲走吧,这种尔虞我诈阴谋算计的生活,朝阳好累。

  听着朝阳口中喊别人的名字,萧君泽的怒意愈发失控。

  猛地松手,萧君泽将奄奄一息的朝阳摔在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

  他没有听清楚朝阳喊得是谁,可却听到了一个承音……“那醉香引你是如何涂在萧承恩身上的?嗯?”

  灵儿说朝阳与萧承恩举止暧昧行为苟且,如今想来真是碰一下都觉得脏。

  朝阳看出萧君泽的厌恶,心慌的趴在地上不知道他是何意。

  “还说你不是他人的奸细?嗯?”一脚踩在朝阳的手指上,萧君泽逼迫朝阳开口。

  骨节咯咯作响,朝阳疼的全身发颤。

  要紧牙关,血液从嘴角流处,眼泪混合着血水仿佛要一起咽进肚子里。

  倔强的抬眸看着萧君泽,朝阳眼底透着浓郁的失望。“朝阳不是!”

  她不是任何人的奸细……

  连木怀臣都说要信她,可萧君泽却始终不信。

  “还嘴硬?”萧君泽再次用力。

  “啊!”朝阳惨叫了一声,几根手指被同时踩断。

  十指连心的痛意让朝阳无法忍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