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0章 萧君泽下令杀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朝阳,沈清洲那个老狐狸给你的任务是什么?”萧君泽不信朝阳。

  从始至终,他从未信任过朝阳。

  朝阳绝望的看着萧君泽,她付出的一切都是徒劳。

  她以为她做了这么多萧君泽就会信任她,哪怕不信任……至少也不会再伤害她。

  因为自己对他还有用处啊……

  可现在,萧君泽不仅仅不信任她,而且并不打算放过她。

  “你和萧承恩到底是什么关系!”萧君泽脚下的力道慢慢加重,眼眸也越发暗沉。

  “王爷!”朝阳颤抖着声音低吼,萧君泽就是个混蛋。“我和裕亲王……没有关系,你相信我。”

  朝阳的委屈像是海浪呼啸而过,手指的疼痛也到了她难以忍受的程度。

  “还这么嘴硬。”萧君泽冷笑,猛地抬脚,扯住朝阳的衣领。“既然你惯会以色侍人,怎么在本王面前却总是表现出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子,真脏!”

  朝阳视线颤动的看着萧君泽,心口疼的厉害。

  这已经不是萧君泽第一次说她脏了……

  是慕容灵说了什么?让萧君泽误会她和萧承恩。

  “我没有……”惊慌的摇头,朝阳颤抖着起身跪在地上。“王爷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沈朝阳,裕亲王重伤,本王把你赏给他如何?”萧君泽根本不听朝阳的解释,在他眼中,此刻的朝阳就是个惯会演戏的妖女而已。

  身体突然僵硬,朝阳惊恐的看着萧君泽。“我是……你的王妃。”

  他要做什么?

  “王妃今夜暴毙,明日裕亲王府就会多一个手脚被废的哑奴,你不就是这么被送到本王府上的,嗯?”萧君泽眼底闪过寒光,因为还在猎场,没有对朝阳大动干戈。

  “来人,王妃身体不适,染了风寒,送回王府!”

  萧君泽起身,话语冰冷。

  朝阳呼吸凝滞的厉害,无力的摔在地上,苦苦哀求。“萧君泽……”

  她喊了萧君泽的名字,呼吸都在发颤。

  萧君泽蹙眉,眼眸中的怒意越发浓郁。

  “是慕容灵说了什么?你连兵书都不要了吗?”她以为每日抄录兵书可以让她多活一些时日。

  可和慕容灵相比,轻如鸿毛。

  “兵书?当真以为本王相信你那所谓的兵书?”鬼谷兵书谁都没有见过,就算她写了出来,谁能保证便是真的?“既然兵书已毁,那世间再无人知晓,本王怕什么?”

  朝阳无力的笑了一下,笑声讽刺。

  萧君泽,是她一直以来看走了眼。

  这个人,从未善良。

  他的善良和愚蠢,都给了慕容灵一个人。

  “居然还笑的出来?”萧君泽莫名心口有些收紧,这女人是在嘲讽他?是觉得他不敢真的这么做吗?

  “来人!把人带回王府!”

  看她能硬到什么时候。

  “你以为……慕容灵就是真心对你吗?他们慕容家就与你一心吗?萧君泽……你真可悲!”朝阳用力握紧双手,情绪失控。

  眼眸中的怯懦和颤栗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泪水和恨意。

  “沈朝阳!”

  一声惨叫,朝阳本就脱臼的手腕被彻底踩碎。

  眼前发黑的厉害,朝阳绝望的昏了过去。

  与虎谋皮……那是要先骗取老虎信任的。

  萧君泽,不信她。

  所以,这一局,她输了。

  输的彻底。

  “王爷,该回王府了。”

  营帐外,手下小声禀报。

  萧君泽这才深吸了口气,下意识后退了一步。

  他是不是对这个女人,太过残忍。

  ……

  王府,柴房。

  朝阳再一次被扔进柴房,从跳舞赏赐,到重新回到这个地方,她应该早就已经成了整个王府的笑柄。

  苦涩的笑了一下,朝阳撑着身体慢慢挪动到角落里。

  萧君泽不信她,那她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

  或许,她早就不应该再对萧君泽抱有希望了。

  “吃!别饿死了。”婢女又开始趾高气扬了,原本的威胁也仅限于这个朝阳会得宠的情况下。

  不出两日便再次被王爷扔进柴房,那朝阳的威胁性可就大大降低了。

  “帮我……给沈丞相家的家仆捎句话,这个便给你……”朝阳咬了咬牙,她要再赌一次。

  既然萧君泽不信她,那就向死而生。

  那婢女鄙夷的看了朝阳手中的金钗一眼,伸手抢了过去。“什么话。”

  “告知陛下,朝阳想要与厉王和离。”朝阳声音有些沙哑,但却透着坚定。

  “你说什么?”那婢女像是踩着耳朵的老鼠,发出刺耳的尖叫。“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家王爷提和离!”

  他们家王爷刚刚恢复亲王爵位,将

  来恢复太子之位也不是不可能,这女人居然如此不知死活,不识好歹!

  “你只管传话……”朝阳撕开自己的底衣,咬着布条将自己已经断裂的手腕和手指缠绕包扎。

  她即将要面临的……会是地狱。

  “我看你是失心疯了。”婢女冷笑,拿着那簪子跑出柴房,去萧君泽身边讨赏。

  ……

  书房。

  萧君泽有些失神的坐在窗边,满脑子都是春猎场上,朝阳不顾一切护在他身前挡住那雄狮的画面。

  是自己误会她了吗?

  还是这妖女惯用的伎俩,就是为了蛊惑人心。

  烦躁的揉了揉眉心,萧君泽总觉得朝阳身上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可却又想不起来为什么会熟悉。

  对了……

  猛地站了起来,萧君泽突然想起离开营帐前,朝阳说了避暑山庄后山竹林。

  “王爷。”刚走出书房,看护朝阳的婢女就跪在了门外。“王爷,那女人贿赂奴婢,让奴婢去沈府传话,她说她要禀告陛下……和王爷您和离……”

  萧君泽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瞬间扬了起来,双手握紧到咯咯作响。

  与他和离?

  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在奉天,妻子提出和离是对丈夫莫大的侮辱,沈朝阳!她这是不要命了。

  “王爷!这个女人分明不把您放在眼里。”婢女添油加醋。“依着咱们奉天的规矩,和离后她还能再嫁亲王,她想嫁给谁?”

  奉天的皇室有规定,若是皇子有大过错导致夫妻双方和离,陛下允诺后可再嫁亲王,这也算是皇家给各皇亲宗氏之人的殊荣和承诺。

  双手用力握紧,萧君泽的气压越发低沉。

  想再嫁裕亲王府?做梦!

  “很好,好得很。”萧君泽冷笑了一声,这个女人倒是有本事的很!“本王只能丧妻,没有和离,听懂了吗?”

  婢女和管家连连点头,明白了萧君泽话里的意思。

  这是要让他们……除掉那个女人。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