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1章 朝阳能否逃过一劫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爷,陛下秘密下诏,让您入宫。”身侧,暗卫落地,小声开口。

  萧君泽蹙了蹙眉,径直离开王府。

  ……

  柴房。

  朝阳提前做好了准备,她知道自己要面临的是什么。

  “把人带走!”管家亲自带人,将朝阳从柴房拖走。

  “你们想做什么……”朝阳虚弱的问了一句,呼吸微弱。

  “王妃病重,怕是熬不过今夜了,老奴奉王爷之命,好好送王妃上路。”管家压低声音,让人将朝阳带走。

  “干净利索些,别让人看出什么破绽,以免不必要的麻烦。”管家深意开口,示意身边动手的小厮机灵点。

  那人赶紧应允,小声开口。“倒是有个法子,能让人上路,还能看不出痕迹。只是……麻烦了些,废些时辰。”

  “你们看着处理,别出岔子。”

  ……

  沈家府邸。

  “让你的人,去除掉那个隐患。”隆帝不是傻子,既然他认出了朝阳不是沈芸柔,那朝阳就该死了。

  手下帮沈清洲研墨,小声开口。“有句话西峰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丞相起笔蘸墨,在纸上狂书。

  名叫西峰的手下乃是奉天榜上有名的高手,追随沈清洲已经二十年有余,是沈清洲最信任的人。

  也是最了解沈清洲的人。

  定了定眼睛,西峰轻轻叹了口气,沈清洲的野心……溢于书画中。

  “西峰倒是觉得这朝阳还有利用价值,可先不除掉。”

  沈清洲拿笔的手顿了一下,侧目看了西峰一眼,眼眸深邃犀利。

  “丞相息怒,今日围猎那野兽失控伤了裕亲王,陛下命人彻查血锈香,已经要查到您和裕亲王头上了……”西峰停顿了一下,再次开口。“而且,西峰的人刚才传信,陛下秘密下诏,要厉王入宫。”

  啪的一声,沈清洲手中的笔摔在了桌上。

  筹谋多年,他可不能功亏一篑。

  这天下将来落在谁头他都是这奉天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监国丞相,唯独不能是萧君泽。

  否则,沈家必遭灭门。

  “此时,我们需要厉王身边有我们的眼线。”西峰小声提醒。

  “你以为我不明白这其中利弊?今日陛下见过朝阳,以陛下的警觉性怕是已经猜出朝阳的身份了。”沈清洲眼眸深沉。

  “朝阳最致命的弱点可在丞相您手中,陛下是忌惮您的,否则今日春猎便……”

  沈清洲沉思片刻,冷声开口。“派人去王府传话,就说到了日子,王爷该挟王妃回门了!”

  西峰恭敬抬手,离开的瞬间松了口气。

  但愿能为朝阳捡回一条命。

  ……

  皇宫,御书房。

  “你可知朕深夜叫你来的目的?”隆帝倚靠在榻上,除去妆容,面色苍白。

  萧君泽下意识别开视线,即使记恨了眼前的男人十多年,可这毕竟是他父皇。

  “本以为你有点长进,还是这般不懂变通,不知进退。”隆帝咳嗽了一声,有些生气。

  这孩子这执拗的脾气还真是随了他母后……

  “你可知朕为何要废你?又为何要将慕容家的女儿困在深宫?”隆帝呼吸有些不太顺畅,明显是压着怒意。

  萧君泽始终不说话,双手握紧到发颤。

  他什么都知道,明知道他对灵儿的感情,却还是要如此。

  “慕容家狼子野心,这个叫慕容灵的女人也不值得你去爱。”隆帝摇了摇头,入宫前要死要活只爱萧君泽,入宫后却筹谋算计勾引他意图留下皇嗣!

  这种女人,也就萧君泽这个年纪的楞头小子看不透彻!

  太监轻抚着隆帝的后背,示意他别动怒。

  “父皇阅女无数自然笔儿臣更懂女人,儿臣谨记!”萧君泽咬牙隐忍,话语是谨记,可眉眼间透着的却是不服。

  灵儿是他见过最好的女人。

  “萧君泽!”隆帝被萧君泽彻底激怒。“难不成你还想等你老子死了,娶了她不成!朕告诉你,朕让她入宫就是让你死了这条心!只要你还是萧家的子嗣,朕就绝对不许你纳她为妃!”

  “父皇!”萧君泽也怒目看着隆帝。

  “若是没有她,儿臣那年怕是早就死在避暑山庄了!”萧君泽嘭的一声跪在地上。“父皇为何一定要如此……”

  “害你之人尚未查清,救你之人你倒是记得深重,若是朕告诉你,当年刺杀你之人极有可能就与慕容家有关,你也如此执着?”隆帝咳嗽的厉害。

  萧君泽担心隆帝的身体,却还是想要为慕容灵争辩。“父皇,就算与慕容家有关,也与灵儿无关,她是无辜的。”

  “陛下……”太监心疼隆帝的身体。“厉王您就少说两句吧。”

  萧君泽别开视线,不再吭声。

  隆帝摇了摇头,萧君泽怕是鬼迷了心窍了。

  他寿限将至,最放不下的还是萧君泽。

  今日春猎,他身边那女人……

  虽不是沈清洲嫡女,但却绝对是萧君泽的贵人。“这沈清洲误打误撞,倒是把瑰宝送给你了,你那王妃叫什么名字?”

  萧君泽的身体僵了一下,他父皇居然会对朝阳有印象,而且还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突然背脊一凉,他父皇才是这奉天最高的掌控者。

  若是身体康健,那这奉天国都,谁都翻不起大风大浪。

  “朝阳……”萧君泽说了朝阳的名字。

  “朝阳……”隆帝若有所思的念了朝阳的名字。“今日一见便觉得她万般眼熟,乃是朕故人之女,你可信她。”

  萧君泽惊愕的看着隆帝。“您说什么,她就是沈清洲送到儿臣身边的奸细……”

  隆帝蹙了蹙眉,沈清洲!“那女子的母亲乃是朕的故人,是朕当年托付沈清洲将她母女护在避暑山庄,他是以为朕这次醒不过来了,如此胆大包天!”

  当年沈清洲也是隆帝最信任的人之一,可先皇后的死与他……与沈家有关,沈清洲很清楚萧君泽若是登基不会放过沈家,所以……他这是打算与裕亲王一心,为沈家将来谋划了?

  叹了口气,隆帝摇头。

  因果循环……

  “想办法救出朝阳的母亲,她们母女若是助你,可保奉天百年不衰。”隆帝深意的说了一句,摆了摆手。“朕累了,走吧。”

  萧君泽的心瞬间被揪了起来。

  沈朝阳和她母亲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会让他父皇如此看重。

  转身惊慌跑出内殿,萧君泽出了宫门便策马狂奔。

  他离开王府前……让人处决朝阳。

  ……

  厉王府。

  “继续加纸,倒水。”

  残忍的笑声在刑房回荡,朝阳用力握紧双手,全身紧绷。

  这些人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她,无所不用其极。

  被人绑在刑床上,朝阳脸上被湿了的纸张覆住,呼吸困难。

  意识开始模糊,朝阳用力挣扎。

  她要死了吗?

  这一次,还是要输了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