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32章 朝阳已经没了呼吸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绝望的挣扎,可脸上的纸张越来越多,水倒在脸上,让她的呼吸彻底被阻断。

  慢慢没有了力气,朝阳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直到彻底失去了意识。

  “朝儿,娘亲说的这些话你可铭记于心?”

  “朝儿记得了,不能相信男人,尤其不能相信奉天的男人。”

  “还有呢?”

  “娘亲说过,奉天的男人都是骗子,他们喜怒无常,他们只对有利用价值的人好,他们会骗人。”

  “还有呢?”

  “还有……还有要隐藏锋芒,不能让别人知道朝儿过目不忘,不能让别人知道朝儿会兵法,不能让人知道朝儿会武功,不能让别人知道朝儿会魅绣……”

  “如有违背,朝儿会死。”

  如有违背,不得好死……

  弥留之际,朝阳脑海中回荡着曾经的过往。

  大雪纷飞的冬季,她被罚跪在雪地里,只因为她用娘亲传给她的绣技绣了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那一次,她被罚跪在雪地的冰针上,足足两个时辰。

  ……

  西域三大绝技,魂舞,魅绣,魔琴。

  朝阳曾经发过毒誓,绝对不会将这一身本领外泄于人,否则……便会不得好死。

  大概,是娘亲逼她发过的誓生效了吧。

  可她错了吗?她到底哪里错了,她只是想要活下去,仅此而已啊。

  刑房外。

  “管家大人,沈府差人来传信,说王爷王妃到了日子没有回门,是时候该回去了。”小厮紧张开口,现在这奉天最不能得罪的已经不是隆帝了,而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沈丞相。

  管家愣了一下,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了。“人呢?人死了没?”

  小厮看了眼天色。“都这个时候了,人怕是不行了。”

  “这事儿还要王爷亲自定夺,还不快去让那人住手!先等王爷回……”

  管家的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萧君泽策马直接闯进内院。“人呢?”

  管家惊慌失措,站在一侧。“王爷说的……”

  “王妃人呢!”萧君泽话语透着急促。

  朝阳不能死。

  既然隆帝亲口为她证身,那这个女人和她的娘亲就一定还有利用价值。

  被隆帝和沈清洲藏在避暑山庄这么多年,她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为什么连他父皇都这般忌惮?

  “在……在在,在刑房。”

  管家吓得哆嗦,不知道他是不是会错了王爷的意思。

  萧君泽惊慌的冲进刑房,心跳有些加速。

  “嘭!”

  萧君泽一脚踹开刑房的门,倒吸一口凉气。

  “王爷,人已经不行了,小人亲自动手,就算是仵作也……”动手之人笑着邀功。

  “啊!”一声惨叫。

  萧君泽一脚将那人踹开,呼吸急促的跑到朝阳身侧扯掉她脸上的纸张,惊慌的喊着朝阳的名字。“朝阳……”

  “传太医!她要是死了,本王要你们陪葬!”

  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腿软的跪在地上,连滚带爬的跟着萧君泽离开了刑房。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管家也瑟瑟发抖,他也不清楚是不是会错了意。

  萧君泽将朝阳抱进内殿,紧张的试探了下鼻息,已经没有了呼吸……

  “太医呢!太医呢!”

  莫名,萧君泽慌了。

  就算是隆帝说这女人有用,他也完全没有必要如此惊慌。

  为何看着她那张惨白再也没有生机的脸,他的心会那么慌乱……

  “沈朝阳!”萧君泽用力摇晃着朝阳的身体,心跳比脑袋要诚实。

  他在慌什么?

  是他下的命令要除掉这个女人不是吗?

  他在慌什么!

  “妖女……”

  这个妖女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蛊!

  ……

  木家家宅。

  木怀臣站在树下,看着落地的梨花。“春末了,夏天马上就来了。”

  “夜里寒凉。”影卫蹙了蹙眉,将披风盖在木怀臣身上。“你若是病了,萧君泽还能信谁。”

  “大胆,怎能直呼王爷名讳。”木怀臣生气的说了一句,这影卫仗着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越发没了规矩。

  影卫慵懒的倚靠在梨树上,叼着一阵树枝。“查到了些有意思的事情。”

  “说来听听。”伸手接过影卫送来的热汤药,木怀臣有些不悦的蹙了蹙没,十几年如一日的喝这汤药,何时是个头。

  “这沈朝阳的身份可不简单。”影卫扬了扬嘴角,再次开口。“她的母亲是被沈清洲安排在避暑山庄的,要知道那避暑山庄可是皇家专属,就算是沈清洲往里面安插人……也是要经过陛下同意的。”

  木怀臣楞了一下,难道陛下也知道?

  “西域女子,身

  份成谜,十八年前入京留在避暑山庄,大人就没有想起什么?”影卫深意开口。

  木怀臣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十八年前那场战役?朝阳的母亲可是西域曾经的第一女杀手?”

  “如今的一切也不过是猜测,传那女杀手武功天下第一,什么原因能让她被困奉天,甘心留在一个小小的避暑山庄?如今还落得被沈清洲威胁利用的地步?”影卫也不能很确定,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把握。

  “从朝阳拿来的那些兵法来看,却有可能……”木怀臣深意的喝了口药,身体一颤。“今日,厉王府是不是没有派人来送书信?”

  萧君泽不可能放纵朝阳停笔,难道是朝阳出事了?

  影卫点了点头,笑着开口。“厉王对那女人深恶痛绝,想办法除掉也是预料之中。”

  “啪!”木怀臣手中的药碗摔在了地上。“这个女人现在不能死,留着她定然有益!”

  惊慌的穿好外衣,木怀臣连夜往厉王府赶去。

  “你!”影卫看了眼摔在地上的汤药,眼眸暗了一下。

  好端端的,又损失了一碗上好的汤药。

  ……

  厉王府。

  婢女一个个都跪在门外,谁都不敢吭声,怎么突然之间王爷对这女人又这般上心了?

  萧君泽阴晴不定,还是太子的时候就喜怒无常,婢女们都猜不透萧君泽的心思,这会儿更是吓得不敢吭声,生怕这女人死了……会拉着他们垫背。

  “王爷……王妃身子孱弱,体内还有剧毒,这会儿……怕是回天乏术了。”太医也惊慌的跪在地上,这人都已经折磨成这样了,还怎么救?

  萧君泽倒吸一口凉气,手指有些发颤。“她不可能死!这女人惯会演戏,把人给本王弄醒!”

  她为了活着什么计谋都敢用,怎么可能让自己这么轻易死掉。

  萧君泽不信!

  视线落在朝阳冰凉惨白的脸颊上,那张妖魅的脸如今却只剩下了寒凉。

  “王爷……王妃确实,回天乏术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