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53章 后宫是容妃当家?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翊坤宫。

  陛下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宫里的大太监说陛下听闻太后去世的消息悲痛万分,昏迷不醒。

  也有人说,太后终究不是陛下的生母太后,如今去了也没有太多的感情。

  在这深宫之中,人与人之间早就没有了感情两个字,有的……只是阴谋和算计。

  “陛下说了,太后的一切丧葬仪度都按照国丧来办,厉王虽然还没有正式恢复太子之位,但厉王是太后带大,一切都由厉王出面,执太子掌印,跪送太后。”

  大太监声音低沉,既想恭喜萧君泽,又不能在这种时候不顾场合。

  太后新丧,萧君泽执太子礼,这就是在告诉文武百官,太子以定。将来他若是薨了,萧君泽就是奉天未来的皇帝。

  除此以外,任何人逼宫,那都是乱臣贼子,名不正不顺。

  ……

  皇宫外。

  华妃的消息很快送了出来,隆帝没有出面,让萧君泽执太子礼跪送太后……

  身形有些僵硬的笑了一声,萧承恩不甘心的揉碎了手中的纸团。

  隆帝在逼他,这是在逼他。

  “既然在他眼中只有萧君泽才是他的儿子,又何必生下我们,又何必让我们活到现在!”萧承恩用力握紧缰绳。

  虽说生在皇家不可奢求太多,可他也是从孩童时期长大,他也是父皇的儿子啊!

  他这般努力的表现自己,英勇杀敌,建功立业,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得到他的认可。

  可结果呢?就算不是太子,至少也不该处处防备他,将他逼到如今的路上。

  苦涩的笑了一下,萧承恩抬头看着皇宫的正门,这里……是萧君泽离开回王府的必经之路。

  “王爷,厉王府有马车出来了,正往皇宫赶,应该是厉王妃听到了消息,前来……”手下小声开口。

  “不可打草惊蛇,放她进去。”萧承恩冷声开口,示意首先与他先行退避。

  马车缓缓经过正门,驶入皇城,朝阳一身素色长裙,庄重不失雅致。

  警惕的掀起窗帘往外看了一眼,这些把守宫门的士兵都已经换人了。

  昨日城外阴雨,十里坡道路泥泞,这些人的脚下靴底都沾了泥。

  若是京都的守卫,他们连日值守,根本不可能每个人脚上都有泥泞。

  心口有些发颤,朝阳紧张的握紧手指。

  她和萧君泽是要离宫的,此行……凶险至极。

  看着朝阳入宫,萧承恩从暗处走了出来,这女人……要跟着萧君泽一起死,着实可惜了。

  不得不承认,朝阳的那张脸,很对他的胃口。

  留着……似乎也不错。

  “王爷,厉王妃出门前让婢女前去木府传过信。”

  萧承恩蹙了蹙眉。“什么?”

  这个朝阳会去找木怀臣求助?

  “属下看过了,说是王妃有诗句不懂其意,让木大人帮忙解读。”

  “什么诗?”萧承恩不允许有任何变故出现。

  “黄鹂深秋入宫门,流连屋暖忘冬寒。”

  萧承恩蹙了蹙没,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心为妙,盯紧木家那边。”

  “是!”

  ……

  木府。

  “木大人,方才厉王府的人来送信了。”

  木怀臣也接到了宫中的丧礼,满朝文武都要即可入宫,以国丧礼跪送太后。

  “传了什么?”木怀臣警惕问了一句。

  “厉王妃说,她有一句诗不通其意。”

  木怀臣伸手接过那信纸,面色渐渐凝重。

  黄鹂乃是候鸟,深秋迁徙,春末归来。

  这深秋便入了宫门,留恋皇宫屋檐的温暖,忘记了它本该是迁徙的鸟儿,这是暗讽裕亲王?

  看来,朝阳猜到了什么。

  裕亲王要沉不住气了。

  “我要即刻入宫,你秘密前去皇城驻外的军营调人,不可打草惊蛇。”

  奉天的天要变了。

  驻外的木家军是他叔父木景炎的亲兵,木景炎虽然去世多年,可木家军一直被陛下信任,镇守皇城。

  如今木家的大将是木怀臣的亲哥哥,他收到木怀臣的信件,定然会听。

  但愿他们能及时赶到。

  “木怀臣……”影卫脸色有些不好。“我去调兵,你自己入宫?”

  他是木怀臣的影卫,不该在这种时候离开。

  “你知道我除了你,谁都不信。”木怀臣紧张的看着影卫,冲他摇头。“我会保护好自己。”

  “你若是出事,我绝对不会原谅……我自己。”影卫握着木怀臣的手微微有些收紧,他是木怀臣的影卫,他的命就是木怀臣的。

  若是木怀臣出事,他万死不辞。

  “放心,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木怀臣笑了一下,整理官服,径直离开。

  今夜,怕是关乎厉王党派的

  命运。

  ……

  太后国丧,众朝臣都要前来跪送。

  萧承恩的人都已经等在宫外,凡是与萧君泽一心之人,一个不留。

  “今夜,这奉天就要易主了!”萧承恩冷声开口,此次,不成功便成仁。

  他们要孤注一掷。

  翊坤宫。

  朝阳赶到的时候,后宫众嫔妃已经跪了两个时辰了,有些身子弱的已经昏迷被拖走。

  萧君泽跪在人群的最前面,他旁边跪着的居然是慕容灵。

  皇宫无后,陛下不出面,但位分最高的嫔妃也不是慕容灵,她本无资格与萧君泽同跪。

  可慕容灵如今跪在那,就是在警告后宫的所有嫔妃,她慕容灵与所有人都不同,她是有靠山的,就算是隆帝倒了,她的靠山也是太子,是新帝。

  朝阳的呼吸凝滞了一下,慕容灵这般……就是再给萧君泽送毒药。

  快步走近了些,朝阳原本想跪在两人之间,替萧君泽挡一下锋芒,可视线却落在了两人衣袖下偷偷牵着的手指上。

  脚步突然僵住,朝阳也不清楚为什么心口突然闷疼的厉害,全身发麻。

  萧君泽偏爱慕容灵,偏爱的如此扎眼,让人无法呼吸。

  垂了下眼眸,朝阳默然的走到了萧君泽的另一侧,安静的跪着。

  萧君泽似乎没想到朝阳会这么快赶来,微微蹙眉,竟下意识松开了慕容灵手。

  心口有些收紧,萧君泽情绪不太好。“你来做什么?”

  显然,他并不愿意把朝阳当做自己的王妃,也不愿意她来慕容灵面前‘宣示主权’。

  “王爷,太后国丧,您亲自主持跪送,作为您的王妃,难道不该来吗?”朝阳心口有些发堵,满脑子都是萧君泽和慕容灵偷偷牵着的手。

  他……就那么爱这个女人吗?

  “还是说,王爷不打算让我这个王妃出面,想要与容妃送太后一程?”朝阳压低声音,不管萧君泽会不会生气,这是在给他最明显的警告。“陛下无皇后,难道这后宫如今是容妃当家了?”

  这里是深宫,去世的是太后,不是陛下!

  容不得他与后妃如此放肆!

  慕容灵嫉恨的看了朝阳一眼,不甘心的起身,退到了后妃中。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