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60章 萧君泽带了女人回府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不信任自己的儿子,不信任自己的妻子,甚至不信任自己的母后。

  这样的男人,是从怎样的环境中一步步历练出来的。

  “陛下,裕亲王叛变,带兵据守十里坡,用不了多久……怕是要行动了。”御书房外,影卫小声禀报。

  “参与裕亲王之变的人员名单,可注好?”隆帝淡淡开口,仿佛叛变的并不是自己的儿子。

  “是。”影卫将名单递上。

  隆帝看了一眼,眯了眯眼睛。“抄录一份,送到励王府上。

  “是!”

  深意的看着窗外,隆帝咳嗽的越发厉害。

  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了,萧君泽是他最看好的孩子,也是他对皇后的承诺。

  “你说,朕若是去了,母后与婧璃可会原谅朕?”隆帝差点没有站稳,头晕的厉害。

  薛神医惊慌的扶着隆帝,眼眶泛红。“太后与皇后娘娘都会明白您的良苦用心,当年若是不解决长孙家,就算是厉王登基,也会成为长孙家的傀儡。”

  “可这些年,懂我的人,只有你。”

  ……

  厉王府。

  萧承恩终究是被逼叛变了,如此一来,就算他攻入皇城也是名不正不顺了。

  萧君泽从来都不是傻子,也不是被捧在手心长大的单纯皇子。

  生在皇家,不狠……根本活不下去。

  他的父皇是偏宠他,可有些时候,偏宠就是一种捧杀。

  他要承受的是所有手足兄弟的嫉恨,阴谋和算计。

  他要比别人狠厉十倍,才能在这深沉的嫉妒和算计中活到现在。

  曾经,萧君泽还有母后护着,可自从长孙皇后去世,萧君泽便只能自己一个人,慢慢成长。

  这是隆帝给他的历练,也是给他的命运。

  “君泽,母后不希望你将来像你父皇,母后希望你善良,懂爱……深爱一个人,就要坚定唯一,不可三心二意,不可心猿意马,不可负了她……”

  萧君泽还记得长孙皇后死前对他说过的话。

  如果将来遇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这一生都要忠于自己的内心,绝对不要做负心之人。

  他听了母后的话,除了慕容灵……他绝对不会再对任何人动心。

  至于朝阳……

  回眸看了眼内殿的位置,萧君泽慢慢握紧双手。“母后,可你没有教会君泽取舍。”

  苦涩的笑了一下,萧君泽却不想放她走了。

  “王爷,陛下让人送来一份名单,与裕亲王叛变有关。”

  暗卫将名单放在萧君泽手中。

  “裕亲王的母妃是柔然的公主,柔然不大,但将士骁勇善战。当年木景炎将军打的柔然节节败退,甚至一己之力攻入柔然国都,这对柔然来说就是耻辱,哪怕是进献公主和亲,也是不得已而为……万一裕亲王和柔然取得联络,内忧外患。”

  暗卫担心柔然会趁机发难,助裕亲王夺得王位。

  裕亲王筹谋至今,哪怕是被逼到了明路上,也绝对不会山穷水尽。

  萧君泽看了眼名单,微微蹙眉。“明日一早,传木怀臣来见我。”

  萧承恩确实是个极大的隐患。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即使现在萧承恩已经去了明处,依旧胜算在握。

  连慕容家……都参与了这次反叛。

  “蠢货!”看着手中的名单,萧君泽呼吸有些急促。

  慕容家这些蠢货,到底有没有替慕容灵想过。

  他们这是谋逆的大罪!

  “既然父皇已经知道了慕容家参与谋逆,那灵儿就绝对不能继续留在宫中。”萧君泽蹙眉,再次开口。“备马,本王要入宫。”

  他要去求隆帝最后一件事,将慕容灵……赐给他。

  ……

  第二日清晨。

  奉天的行使迫在眉睫,每个人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或多或少都承受着煎熬。

  院落中花瓣飘落了一地,在这之前,朝阳吩咐过府中的小厮不要清扫。

  这些花瓣……是花儿曾经灿烂开放过的记忆。

  “胤承,奉天外的天是蓝的吗?”

  “胤承,你从哪里来?”

  “胤承,你会一辈子都陪着我吗?”

  小时候,朝阳问过很傻的问题。

  奉天外的天也是蓝色的,人怎么可能一辈子都陪着一个人。

  “娘,朝儿好疼,朝儿不想学武,朝儿想休息。”

  “娘,朝儿为什么要泡在水中……”

  “因为娘想要朝儿活下去。”

  不经历磨难,又怎么能顽强的活下去。

  她的朝儿将来是要飞翔的,是要逃离这个地狱的。

  没有经历过千锤百炼,怎么能承受的起风雨摧残。

  “朝儿,你记住,奉天的男人都有毒,皇室宗亲不能碰。绝对,不能爱上任何皇室之人,无论是谁。”

  “朝儿,如果有机会,娘希望你离开这里,去草原驰骋,去沙漠漫步,去海边看海……娘亲希望你自由,而不是像娘亲一样困在牢笼之中。”

  “娘,朝儿会带你走。”

  一定会。

  “嗯!”胸口的刺痛让朝阳全身发寒,朝阳挣扎了很久,才慢慢睁开双眼。“娘……”

  嗓子干哑的厉害,朝阳的唇角已经干裂出血。

  惊慌的看着四周,朝阳努力想要坐起来。

  为什么……她的心口好疼。

  “娘……”

  “王妃!王妃您醒了!”端着药进房间的婢女惊喜的喊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王妃醒了!”

  朝阳一时有些恍惚,那一刻……她差点误以为萧君泽很希望她醒过来。

  “王爷……可曾受伤?”朝阳没有力气坐起来,只是小声的问了一句。

  婢女点了点头,随即摇头。“回王妃的话,王爷只是轻伤,已无大碍。”

  朝阳松了口气,那就好……

  这一步,总算是赌赢了。

  在逼裕亲王谋反的这条路上,终究是下对了棋子。

  “王爷去哪里了……”朝阳小声问了一句。“现在什么时辰?”

  “娘娘,正午了……”婢女小声开口。“王爷昨日深夜就去了皇宫,这会儿还没回来呢。”

  “娘娘,王爷不知道做错了何事,听闻陛下大怒,让王爷跪在正阳殿外,一直到现在了。”婢女终究还是紧张的说了一句。

  朝阳的心口颤了一下,这个时候,萧君泽能做什么措事?

  强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朝阳的伤口疼到发麻。“扶我起来。”

  她要入宫。

  她不放心萧君泽……

  “王妃!王爷回来了!”

  门外,婢女前来禀报。

  朝阳松了口气,还好无事……

  “你们听说没?王爷带回了一个女人,藏在了桂园后院的雅间里。”

  “听说王爷极其上心,不许任何人靠近和伺候,只召了芸香一个人伺候。”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