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62章 梦魇之毒如何而来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君泽看了内门一眼,想要拒绝。“王妃身体……”

  “王爷,朝阳无碍了……”萧承恩叛变,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如今这盘棋才下了三分之一而已。

  她必须尽快了。

  多一刻都不想在这王府多留了。

  门被萧君泽推开,就看见朝阳脸色苍白的想要撑着胳膊坐起来。

  “你身体虚弱,躺着吧,我让怀臣过来。”萧君泽上前阻止朝阳,示意婢女前去唤木怀臣。

  “谢王爷……”朝阳恭敬开口。

  萧君泽莫名手指发麻,感觉朝阳对他……又客气和生疏了几分。

  “为何要救本王?”萧君泽蹙眉,为什么毫无顾忌的挡在他身前。

  难道不知道那一箭会要她的命吗?

  “朝阳听力超群,知如何听声辨位,那箭是冲着王爷命门去的,但朝阳替王爷挡了……不会死。”朝阳淡淡开口,眼中没有任何情感波动。

  萧君泽莫名有些烦躁,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死,亏他还这般担心……

  “朝阳,你知道你最招人厌恶的是什么吗?”萧君泽莫名就问出口。

  朝阳的身体僵了一下,没有回答,她不知道……

  她真的这般招人厌恶吗?

  “太过聪明。”聪明的有些自以为是!

  这张嘴也不懂得服软和说些软话!

  若是朝阳也能柔弱些,对自己说些软话,说不定他也能心生几分怜悯。

  “王爷教训的是……朝阳,自以为是了。”朝阳嗓子有些灼热,萧君泽的每一个字都往她心窝子里捅。

  在萧君泽眼中,太过聪明就是让人厌恶,只因为她是朝阳,不是慕容灵。

  强忍着不让眼泪凝聚,朝阳在被褥下的双手用力握紧。

  她是聪明,可她也愚笨。

  她不是愚笨到根本不会讨萧君泽欢心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偶尔,你也可不必这般要强。”萧君泽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些,亲自动手帮朝阳查看伤口。

  朝阳躺着的身体僵了一下,全身紧绷。

  “别动。”萧君泽看了朝阳一眼,那雪白的肌肤,线条好看的锁骨……

  伤口微微有些再次出血,萧君泽控制不住的有些心疼,但却不愿意承认。“这几日先躺着,别下床,别乱动。”

  朝阳呼吸凝滞的看着萧君泽,若是没有慕容灵,她倒是真的要以为……这个男人在担心自己了。

  “朝阳,疼就要喊出来,你若是太过隐忍,别人就不会手下留情。”萧君泽帮朝阳紧了下伤口上的纱布,话语深意。

  他想让朝阳疼了会哭,饿了会喊,这样才能让人心生怜悯。

  何况……白狸也出事了。

  萧君泽的手下意识松了些,看着隐忍不吭声的朝阳叹了口气。

  朝阳别开视线,她不愿意看见萧君泽现在的眼神,就好像高高在上的贵族对她这种低贱之人的……怜悯。

  “长安街遇刺,你说……若是活下来,有个秘密要告诉本王,是什么秘密?”萧君泽突然想起来,朝阳还欠了他一个秘密。

  朝阳的身体僵了一下,执拗的不肯改口。

  她怎么就学不会喊疼,怎么就……学不会服软和讨好。

  她活的太卑微,为了活下去可以低三下四,可以低贱到泥土中,那是因为她想要带她娘亲逃离这里。

  可她又太过骄傲,骨子里的骄傲让她可以下跪,却不愿意对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谄媚……或是献上身体。

  “嗯?”萧君泽似乎有些期待。

  “朝阳……”朝阳嗓子灼热。“朝阳的母亲其实并不是……避暑山庄婢女,她是西域圣女。”

  朝阳随意编了个秘密。

  萧君泽眼底显然闪过失落。“嗯。”

  他早就已经知晓。

  “西域圣女知晓蛇王墓的秘密,也知道宝藏的地图。王爷若是能继承大统,内忧外患,国库必须充盈,若是王爷能顺利送朝阳和母亲离开,朝阳愿意将宝藏拱手相送。助王爷……稳固江山。”

  萧君泽的气压有些低沉,离开,又是离开。

  这个女人总是三句话不离她要走,就这么迫不及待的逃离自己,还要时时刻刻提醒他不要忘记!

  原本对朝阳的那点儿怜惜瞬间烟消云散,这女人总是这么不懂得讨别人欢心!

  “王爷,王妃,木大人来了。”

  殿外,婢女适时打断了内殿的气氛。

  木怀臣也看出两人似乎情绪不对,很和适宜的轻咳了一声。“王妃的伤势怎样了?”

  “谢木大人关心……”朝阳赶紧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

  萧君泽脸色极差,伸手将朝阳推回床榻。“说了伤口会出血,让你躺着别动!”

  朝阳歉意的冲木怀臣示意,只能安静的躺着。

  “王爷,臣……能否单独和王妃聊几句家常话?”木

  怀臣可以咬着家常两个字,毕竟现在木家已经知道了朝阳的‘身份’。

  “你们有什么好聊的。”萧君泽不情不愿,即使知道木怀臣可能是朝阳的兄长,可朝阳毕竟是他的王妃。

  “叔父临终前曾经让人秘密留下密函,怀臣一开始未曾看懂,现在才知道,他是让我们木家军守好朝阳和她的母亲。”木景炎在死前都在为朝阳和白狸谋划。

  只是可惜,那密函时隔多年才被木家人打开。

  当年木景炎背上叛逃的罪名,隆帝恩赐免除木家的连带罪责,一切与木景炎有关的秘密信件和物件全都被尘封。

  直到昨日夜里,他哥哥木怀成为了验证朝阳的身份才打开了那份密函。

  信中写着,他有遗孤,白狸与腹中胎儿,让木家在京都毫升照料。

  倒是木家当年为了自保……迟了这么多年。

  让朝阳和她母亲,受了这么多苦。

  萧君泽愣了一下,一提到朝阳的母亲,多少有些愧疚。“本王在书房等你。”

  说完,萧君泽转身离开。

  内殿只剩下木怀臣和朝阳两人,两人仿佛谁也不愿先开口说话。

  “过几日叔父忌日,不知……”倒是木怀臣先开了口。

  “好。”朝阳点头。

  但她不愿与任何人扯上关系。

  “这些年,你与你母亲,受苦了。”木怀臣有些愧疚。

  “木大人此话重了。”朝阳摇头。

  受苦……是她朝阳成长道路上的家常便饭。

  早就已经习惯了,否则……她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顽强的生命力,被萧君泽如此厌倦折磨都不曾死去。

  “嘶……”梦魇之毒有些发作,朝阳忍痛扶着伤口。

  “你……”木怀臣紧张想要触碰朝阳,被朝阳闪躲。

  “木大人,男女有别。”朝阳疼的额头冒出冷汗。

  “朝阳,你跟我说实话,你这梦魇之毒从何而来。”木怀臣都已经猜到了大概,可萧君泽却从不怀疑。

  朝阳的身体僵硬的厉害,没有说话。

  “梦魇之毒发作生不如死,王爷手中还有血龙果,你若求,他该给。”木怀臣用力握紧双手,心里有了答案,声音隐忍。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