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63章 萧君泽在羞辱她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木大人……无论朝阳是何身份,朝阳只想离开。”朝阳紧张开口,话语透着恳求。

  木怀臣聪明,他可以猜到的事情,萧君泽为什么猜不到?

  萧君泽也不是傻子……

  真相对于萧君泽来说根本不重要。

  就算是哪天他知道了,也会自欺欺人的找到其他理由和借口。

  既然如此,说了又有什么意义。

  “他如此对你,值得吗?”木怀臣有些心疼朝阳,萧君泽对慕容灵也不过就是因为当年的那份情谊,可如今这份情谊却被慕容灵偷了去。

  这对朝阳不值得。

  “木大人,朝阳不傻,不利于自己的事情……朝阳不会做的。朝阳的目的是活下去,然后离开这里,既然如此,没什么值得不值得。不想徒添不必要的麻烦,仅此而已。”她只想做一切有关于可以离开的打算。

  只要能带着娘亲离开这里,离开地狱。

  “你放心,我哥承诺会帮你救出你的母亲,这些年让你们受苦……是木家对不住你们。”木怀臣示意朝阳躺好。“以后……有木家在,不会再让你受委屈。”

  朝阳,也有家人了。

  木家就是朝阳的娘家,是她的后盾。“如果哪天你想通了,不想离开了,木家也会助你。”

  “朝阳志不在此,也不愿给你们多添麻烦,朝阳的身世是个秘密……木将军如今还是一世英名,朝阳身份低贱,配不上。”朝阳声音低沉。

  她不是赌气,她……只是不想玷污了别人的名声。

  包括萧君泽。

  “朝阳……”木怀臣却以为朝阳是有怨。

  “木大人,兵法这几日落下了,待我身体好转,我会尽数补上。”朝阳打断了木怀臣的话。“木大人,朝阳累了。”

  木怀臣赶紧作揖。“怀臣告退。”

  木怀臣退了出去,朝阳的心才慢慢沉了回去。

  安静的躺在床榻上,朝阳感觉这王府……比避暑山庄还要凄凉。

  莫名的凄凉。

  “娘……你再忍忍,我们都再忍一忍。”很快,她就会离开这里。

  萧君泽不在乎她,这样也好。

  最起码到她离开的时候,萧君泽不会百般刁难。

  松了口气,朝阳给自己寻找了片刻的心里安慰。

  这样甚好。

  如此,甚好。

  ……

  杏花的花期到了,满院花瓣飘零。

  听府里的下人说,那日木怀臣与萧君泽吵架了,吵得厉害。

  一直追随萧君泽的人都知道,木怀臣与萧君泽一心,从未起过争执,可那日……两人似乎吵得厉害,萧君泽连自己最珍惜的笔砚都摔碎,书房一片狼藉。

  木怀臣走了,从那日起仿佛一直都在赌气,未曾再踏入厉王府。

  而萧君泽也被隆帝罚禁闭,面壁思过,不得召,不许离府。

  自从慕容灵秘密入了王府,府中人只知道萧君泽带了女人回来,日夜宠着,却不知那宠姬的真实身份。

  “你们听说了吗?王爷被禁足后一日都未曾踏入王妃的后院,看来咱们王妃又要失宠了。”

  “王妃也是奇人,从王妃到下奴,再到王妃,谁知道过几日又是什么。”

  朝阳有没有失宠,成了王府茶余饭后押注的话柄。

  “这次可不一样,我听说桂园那位可不得了,真真的得宠,咱们王爷可是捧在手心怕化了,含在嘴里怕咽了。”

  “天鉴殿已经下了帖子,这月十五是个好日子,要下旨恢复王爷的太子之位,不日咱们就要搬回东宫,无论是谁得宠,只要王妃还在执掌,那就是将来的太子妃,未来的皇后。”

  芸香经过后院,听着那些小厮八卦,气的脸色发青。

  确实,只要那个冒牌货一日鸠占鹊巢,过几日是太子妃,将来那就是皇后。

  这样可不行,她和小姐必须尽快想办法,除掉这个隐患。

  未来的皇后只能是她们家小姐。

  ……

  慕容灵入了王府,萧君泽再也没有来过后院。

  朝阳真的如同淤泥中的春笋,即使受了重伤,即使夜夜毒发,依旧挺过来了。

  难得安静,朝阳可以坐在院落中看着早就已经残落的杏花。

  她……终究是错过了杏花的花期。

  眼底闪过一丝失落,朝阳指尖轻轻接住一只蝴蝶。

  那蝴蝶通身洁白,美丽却脆弱。

  “飞吧,你应该自由。”朝阳小声开口,仿佛在蝴蝶身上寻找寄托。

  蝴蝶没有飞走,反而围绕着朝阳饶了几圈在,最终落在朝阳耳畔,如同发饰,让朝阳美的好似谪仙下凡,坠落人间。

  院落外,萧君泽原本想来看看朝阳的伤势,见到眼前的一幕,停下了脚步。

  朝阳美的让人窒息,而那一刻萧君泽似乎在自豪,自豪这个女人属于自己。

  “伤好了?

  ”萧君泽双手背在身后,老神在在的问了一句。

  朝阳下意识紧绷身体,那蝴蝶感受到危险气息,快速飞走。

  “王爷……朝阳的伤好多了。”朝阳起身作揖,依旧疏离。

  萧君泽原本消了些的怒意又上来了,这女人美是美,可惜不识趣。

  “天鉴殿的帖子下来了。”萧君泽冷声开口。

  朝阳像是早有预料,点了点头。“恭喜王爷。”

  太子复位的帖子一下,萧承恩就真真是沉不住气了。

  这场战事怕是要一触即发了。

  “你就没有其他要说的?”萧君泽脸色有些难看。“本王这么多日未曾来你府上,府中流四起,你就不怕威胁你的地位?”

  朝阳愣了一下,点了点头。“王爷……今夜留宿吧。”

  在萧君泽地位没有稳固之前,她都要坐稳王妃的位置。

  “毕竟,过几日朝阳就是您的太子妃了。”太子妃……这三个字对于朝阳来说异常讽刺。

  朝阳看的明白,一切不过是一场棋局罢了。

  “朝阳,你可曾对那个位置起了觊觎之心?”萧君泽抬手摩擦朝阳的下巴,虽然话语很冷,可他莫名想要让朝阳说实话。

  方才朝阳让他今夜留宿,他居然有些心动了……

  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心爱之人可以只有一个,可朝阳这样美而不俗的女人,也不是不能留着。

  “朝阳只想离开。”朝阳再次提醒萧君泽,她要的是活着,然后离开。

  无论是以太子妃之位离开,还是以婢女奴隶的身份离开,只要能离开,她都不在乎。

  萧君泽捏着朝阳下巴的手瞬间收紧,眼眸透着浓郁的暗沉。“你还真是三句话不离你要走!”

  “这是事实。”朝阳也不畏惧,直直的看着萧君泽的眼睛。

  萧君泽视线有些凝滞,为什么……他有些不敢看朝阳这双眸子。

  深邃,冷凝,仿佛诉说着无尽的凄凉。

  “你……”朝阳的冷静瞬间冰封瓦解,萧君泽突然吻上来,是在羞辱她?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