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65章 你欠我的朝阳来还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朝阳,明明只要你说些软话,本王还会对你怜惜一些……”萧君泽手指轻轻滑过朝阳的后背,快速将人横抱起来,抱进房间。

  羞辱朝阳也够了,他倒是没有疯狂到要让朝阳沾染风寒。

  “我……”朝阳嗓子沙哑的厉害,眼泪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不姓沈……”

  嗓子里像是当初被人灌了毒药那般,她不姓沈,她恶心憎恶又害怕着那个叫沈清洲的男人。

  那个毁了白狸也毁了她的男人……

  那个亲手断了她的手脚,毒哑她的嗓子,把她绑好送到萧君泽床上的男人!

  萧君泽蹙了蹙眉,是他折磨的不够?到现在还不知道服软。

  “你姓什么不重要,你是本王的王妃,你的职责是为了取悦本王,明白了吗?”萧君泽一字一句的提醒朝阳,她这般无趣,没几个男人喜欢。“若不是你这副身子……这般无趣的情事,本王倒不如睡个木头。”

  朝阳的身体越发僵硬,被扔在床榻上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是啊,她就是这般无趣还不会讨好他……

  “王爷何必自讨苦吃。”既然她这般无趣,又何必用这种方式羞辱她。

  “朝阳!”萧君泽烦躁的扯住朝阳的发丝,强迫她看着自己。“看来本王还不够努力,让王妃还有力气同本王拌嘴。”

  情事本是值得怜惜的,萧君泽有心怜惜,可朝阳根本不给他机会。

  “王爷……朝阳很脏,您是不是也脏了……”朝阳身体颤抖的开口,倔强的用话语来挽回自己可怜的自尊心。

  “既然脏,那本王就好好帮你洗洗!”萧君泽再次将朝阳压在身下,刚下去的火气再次该死的涌了上来。

  这个女人有毒,总能让他欲罢不能,仿佛恨不得将她彻底弄坏。

  朝阳哭到没了力气,求饶无用,她也懒得再去自讨欺辱。

  只盼着,萧君泽的折磨快些结束,快些……再快些。

  可萧君泽像是积攒了许久的怨气,非要一次发泄在她一个人身上,仿佛不将她撕碎难以解恨一般狠狠的蹂躏。

  朝阳只感觉自己像是坠落了地狱,在地狱的苦水河中沉溺,生不如死。

  见朝阳不再反抗,也不再说不讨他欢心的话,萧君泽的力道才慢慢收敛了些。

  在萧君泽眼中,朝阳媚骨天成,一颦一蹙都透着浓郁的引诱。

  是这个女人在引诱他,不知廉耻的人是朝阳,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

  “王爷,桂园……传来消息,说那位姑娘病了,要见王爷。”

  事后,萧君泽难得想要留宿在朝阳处,如朝阳所说,他是该留宿王妃处,稳固她的地位。

  朝阳受宠,萧承恩才会越发沉不住气。

  何况他折腾朝阳折腾的厉害了,已经夜深了。

  微微蹙眉,萧君泽从床榻坐了起来,有些烦躁。

  侧目看了眼已经半昏半睡的朝阳,满身糜痕让人忍不住血脉上涌。

  腹部一阵燥热,萧君泽立马站了起来。“妖女。”

  压低声音骂了一句,萧君泽把所有的罪责都归罪在朝阳头上。

  怒意浓郁的走到门口,萧君泽再次回到床榻边,像是怕吵醒朝阳,小心翼翼的帮她盖好被褥。

  那次让朝阳感染风寒他就发现,这女人太脆弱。

  手指有些发麻,萧君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心中不免腹诽,这样的妖女……若是诚心勾引自己,祈求赏赐,别说龙血果,就算是奇珍异宝……为了得到这副身子,也会尽他所能的赏赐吧?

  可惜,朝阳空长了这么一副媚骨天成的身子,无趣的很。

  “好生照顾王妃。”随意的说了一句,萧君泽径直离开。

  感受到萧君泽离开,朝阳慢慢睁开疲惫到肿胀的双眼。

  身体像是被酷刑折磨,微微一动就疼的撕心裂肺。

  手指发颤的抓紧床单,萧君泽……到底还要用多少方式来折磨她。

  没关系,只要她母亲能活着,她怎样都能承受。

  呼吸发颤的厉害,朝阳慢慢蜷缩起身体。

  娘,朝儿好疼。

  娘……你带朝儿走吧。

  娘……

  胤承在哪,他说过不会丢下我们。

  为什么,要让她承受这一切。

  ……

  沈府。

  沈清洲抱病,已经连续多日未曾上朝。

  府里每个人都备受煎熬,谁都不敢再这个节骨眼上招惹沈丞相。

  太子复位,萧承恩反叛,如今朝内的形势瞬息万变,牵一发而动全身。

  书房密室。

  沈清洲一身白衣,端坐在床榻旁边,小心翼翼又仔细的帮白狸擦拭身体。

  时间久了,白狸的身体上出现了红色斑点,就算是再好的药物吊着,也只是一句养不活的躯壳了。

  “白狸

  ……你怎么敢。”看到如玉般的手腕上出现红斑,沈清洲安静的情绪难免有些绷不住。

  “阿狸……你怎么敢!”一直到现在,沈清洲都不愿意接受白狸自缢的事实。

  她回不来了,无论他怎么折磨都回不来了。

  如今的白狸如同一张苍白的纸,终究是被他揉碎了,再也无法拼接了。

  “阿狸……你醒醒,只要你醒过来,我可以答应带你离开,我放过你的女儿,我们一起离开这里……”沈清洲小声开口,用力将白狸抱在怀里。“阿狸,当初我传信与你,要带你离开……可你却偷偷和木景炎逃走了。”

  “阿狸,是他从我身边把你偷走的,他就是个小偷……他明知道我心悦你,明知道我心里只有你,我爱你到了疯狂的地步,可你呢……你和木景炎,一步步把我逼到现在。”沈清洲解开白狸的衣服,听着她胸腔还有微弱的心跳,呼吸麻木。

  “阿狸,我们本来可以不是这般……”

  “我们本来可以很好。”

  “阿狸……你是我的,我甚至可以原谅你为了任务将自己献给隆帝,我也可以原谅你欺骗我,抛弃我……可我不能原谅你伤害自己,这样折磨我。”沈清洲像是着了魔,在白狸耳畔再次开口。

  “告诉你一件事,你说……我若是同意与萧君泽合作,前提是要你的好女儿生不如死,你会不会恨我……”

  沈清洲的声音透着浓郁的偏执,偏执到了极点。“阿狸,你若是恨我,那就起来告诉我,如若你一天这般昏迷,我便一天不会放过朝阳,我每天……都会来告诉你,你的女儿到底活着经历些什么折磨。”

  他要折磨朝阳,他要刺激白狸。

  这是白狸欠他的,既然白狸选择逃避,那就要她女儿还回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