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67章 朝阳就是个小妖精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为了活下去,你不是挺会摇尾乞怜?毒发的滋味如何?”萧君泽也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而来的怒意。

  明明只要朝阳肯张嘴,甚至他也可以主动给。

  可为什么……他就是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放过朝阳。

  心口总是有什么东西在往外挣扎,挣扎着让他不能就这么放过朝阳。

  朝阳已经没了力气,毒发加一夜非人的折磨,让她的意识有些游离。

  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酷刑一般的折磨终于结束,朝阳发颤般抓着床单的手指终于慢慢松开。

  “嗯……”疼痛刺激着神经,因为毒发……皮肤每一下的触碰都会让痛感和触感加倍放大。

  但这一次,朝阳没有做噩梦。

  那是个很温暖的梦境。

  可有时候……温暖的梦更加折磨朝阳的灵魂。

  “朝儿,别哭,别哭,我没事。”

  那个叫胤承的傻子,就为了保护她,被二皇子的人打到吐血。

  “朝儿别哭,总有一天我们会离开这里,会从这个破避暑山庄逃出去,这里不属于我们。”

  “朝儿,这里不属于我们,看见天空的尽头了吗?我们应该飞出去。”

  朝阳和胤承一起躺在避暑山庄最高处的草坪上,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云海,幸福的笑了。“真的能飞出去吗?”

  “能。”胤承撑起胳膊,俯身看着一旁躺着的朝阳。“朝儿,我发誓,我会带你离开。”

  “娘亲会和我们一起离开吗?”朝阳紧张的问了一句。

  她怕,怕沈清洲不会放过她和母亲。

  “会,总有一天,我会带你们飞出这里,我们要去天的尽头,去一个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

  年少的人总是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遐想,那时候的朝阳深信胤承会带自己离开。

  可后来,胤承为了救她……被萧承恩的人打了个半死并且带走。

  她每每做梦都会梦到满地拖拽出的血痕,以及她母亲用力捂住她眼睛的那双手。

  “别哭,不出声,否则胤承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你若是不想被那个混蛋看上带走,若是不想被他当成玩物禁脔,那就忍……”

  “忍!为什么要忍,如果这样都要忍,娘亲为什么还要让我学武!难道学了武功就是为了忍耐吗?”朝阳疯狂的冲白狸吼,她要救胤承,她要救他。

  “啪!”白狸全身颤抖的给了朝阳一个耳光,仿佛连呼吸都透着无可奈何。“纵使你天下第一,敌得过皇家的千军万马……这里是京都!天子脚下,你以为我们是什么?隆帝将你我母女囚禁至此,只需要一个理由和借口,若是有人发现了你身上的秘密,他们会杀了你!”

  白狸曾经后悔教朝阳学武,可若是不教,她又怕朝阳无法生存。

  “娘……救胤承,求求你救救胤承。”朝阳哭着要胤承,她不要他死。

  白狸罚了朝阳禁闭,自已一个人离开。

  那天之后,朝阳再也没有见过胤承。

  而白狸不知道去了哪,匆忙赶回来的时候衣衫破损……神情恍惚。

  胤承失踪了,或者是死了。

  朝阳不敢想,也不敢问。

  那一年,她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白狸去求了沈清洲,沈清洲侮辱了白狸,却未必帮白狸救胤承。

  她们母女就好像是这些高高在上之人的玩物,谁也逃不出这些人的手掌心。

  本以为,从那天开始……只要聪明些,只要谨慎警惕些,只要藏好这张脸,就再也不会有危险。

  可她……还是坠落了地狱,被萧君泽生生踩进地狱。

  也是从那天开始,朝阳有了噩梦。

  每每被噩梦折磨,便是胤承捧着她的脸颊,抵着她的额头,急促又紧张的喊着她的名字。“朝阳,你等我……”

  “朝阳,你等我!”

  等他变得强大,等他踏平奉天,等他带朝阳离开地狱。

  ……

  “沈朝阳?”见朝阳呼吸变得微弱,萧君泽才意识到自己做的有多过。

  他……到底是不近女色憋得太久,还是……被这女人蛊惑有些痴迷了。

  只要触碰朝阳的身体,仿佛身体的某一处就会被即可点燃。

  那一刻他根本没有思绪,只想要朝阳,狠狠的将人压在身下。

  看着她哭,看着她求饶,看着她讨好自己。

  “别离开我……”朝阳的眼角早就被泪水湿润,她沉浸在梦魇之中,全身酸痛寒冷。

  下意识去寻找温暖,朝阳蜷缩着身体躲在萧君泽怀中。

  萧君泽的身体僵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轻轻拨动朝阳脸上的长发,想让她躺的更舒适一些。

  朝阳像是在深海中寻找到了一根浮木,紧紧的抱住萧君泽的胳膊,疼的全身发颤。

  萧君泽蹙了蹙眉,这女人若是早些这般乖巧听话,他又怎么

  舍得将她折腾到现在。

  这些年,他在深宫中学会了算计,学会了狠厉,学会了如何活下去。

  他不敢信任任何人,他变得冷血残忍。

  可如若一个女人愿意真心对他,辅佐他,乖乖在他身下……他倒也不是狠心到极致的人,总会给她一个好的去路,赏她些恩赐。

  借着月光,萧君泽仔细看着窝在自己怀里的女人,那股熟悉感与日俱增。

  “小妖精……”这妖精到底有什么妖法。

  手指轻轻划过朝阳的脸颊,萧君泽若有所思。

  若真的到了那一步,他要怎么舍得放这女人离开。

  “别走……”萧君泽要起身给朝阳盖被子,微微一动就被朝阳死死抱住。

  朝阳明明在梦境中,却恳求那一丝的安全感。

  “我不走……”萧君泽下意识声音柔和。

  他从未对慕容灵以外的女人这般温柔过,他到底……

  不愿多想,毕竟是他欺负朝阳在先。

  将人揽在怀里,萧君泽也有些乏了。

  嗅着朝阳发丝间淡淡的清香,萧君泽莫名困意浓郁。

  自从萧承恩起了反意到现在,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倦怠的想要熟睡过了。

  ……

  一夜好眠,萧君泽醒来的时候自己都懵了,他这一觉睡得甚好……

  垂眸看了眼还死死抱着自己胳膊熟睡的朝阳,萧君泽居然有那么一瞬间心底一松。

  “嗯……”朝阳连睡觉都警惕的厉害,紧紧的抱住萧君泽的胳膊。

  萧君泽手臂都麻了,本想抽出胳膊,可莫名怕吵醒朝阳,就那么放纵自己多躺了一会儿。

  昨夜确实有些狠了,让朝阳多睡一会儿也无妨。

  “胤承……”

  “胤承你别走……”

  朝阳死死的抱着萧君泽的胳膊,喊着的却是别的男人的名字。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