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70章 朝阳还能撑多久?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当年大虞的皇子入奉天为人质,在宫中受尽了欺凌和践踏。

  二皇子为首的那些人总是带着太监欺负他,为了活下去,哪怕遍体鳞伤他都在隐忍。

  木怀臣是太子伴读,他入宫后从不多管闲事,可那日萧承恩等人欺负他欺负的狠了,他才出手相助。

  “太子……这是伤药。”那时候木怀臣还小,对他伸出过援手。

  “不要叫我太子……”小小的少年眼底满是暗沉,如同深渊。“叫我胤承吧……我母妃都是这么叫我。”

  在这奉天皇宫从未有人对他好过,木怀臣只是给了他一次伤药,他便告知了对方自己的乳名。

  ……

  胤承,胤承。

  “胤承……”萧君泽小声呢喃,双手握紧到发颤。

  沈朝阳!

  好得很,原来她心心念念的人真的就是大虞的皇帝,帝辛胤承!

  “王爷问这个做什么?”木怀臣有些不解。

  “当年大虞的太子在我奉天做人质,受尽屈辱折磨,如今一朝得势,自然不会与我奉天友好。他突然派使臣前来朝拜,无非就是知晓裕亲王反了,如今奉天乱了!”萧君泽声音透着浓郁的怒意,无非就是来看热闹的!

  “臣倒是更担心大虞趁火打劫。”木怀臣叹了口气。

  大虞此番也是来警告奉天的,奉天皇子夺嫡朝政不稳,若是不乖乖割地,一旦大虞趁机举兵侵犯,内忧外乱,奉天危以。

  “他敢!”萧君泽眼底的戾气愈发浓郁。

  “以我对帝辛这些年在大虞作风的了解,他真的敢。”木怀臣摇了摇头。

  沉默了许久,木怀臣再次开口。“这件事还要从长计议,绝对不能给大虞任何借口对我奉天开战,所以无论大虞的使臣在奉天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王爷您都要忍耐。”

  斩杀使臣,预示着战争信号。

  “给本王好好查查这个胤承,他当年逃离皇宫可并没有离开奉天……后来又是如何离开奉天,回到大虞的,是谁在帮助他?”萧君泽淡淡开口,脸上看不清情绪。

  “好。”木怀臣点头。

  见萧君泽上马,木怀臣再次开口。“王爷,善待王妃。”

  “木怀臣,你是不是话有些多了?”萧君泽冷眸看着木怀臣,策马离开。

  木怀臣看着萧君泽离开,叹了口气。

  朝阳的选择是正确的,萧君泽也许真的不是朝阳的良人。

  既然如此,那他就帮朝阳达成所愿,助她早日离开吧。

  ……

  木府。

  木怀臣回府,小厮小声前来禀报。“大人,不出您所料,有人买通王府大夫,煎煮了药物给王妃。”

  木怀臣蹙眉。“什么药?”

  “应该是让人无法怀孕的药物……落红。”小厮紧张开口。

  木怀臣的脸色瞬间暗沉,慕容灵,这女人不仅愚蠢还心肠歹毒,她因在宫中被人下了落红无法生育,就要让朝阳也如此。

  “王妃喝了?”木怀臣,紧张看着小厮。

  “按您的吩咐,已经让那煎药之人将药换成了滋补身体之物,不会有差错,大人放心。”

  木怀臣松了口气,那日朝阳昏迷他探过朝阳的脉,太虚弱了。

  重伤中毒,又浸泡寒潭,还受了那么多苦……

  “让人在王府盯着那女人一举一动,王爷太过信任她,我可不信!”木怀臣可不信任慕容灵。

  他不信慕容灵对于慕容家叛逆之事毫不知情!

  萧君泽多少次出事都和慕容灵巧合的有关,偏偏萧君泽在慕容灵这件事上昏了头脑!

  若不是他了解萧君泽,倒真真是以为萧君泽被慕容灵那女人下了蛊。

  ……

  厉王府。

  萧承恩叛乱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大虞又来掺了一脚。

  萧君泽的气压机器冷凝,整个王府的人都不敢在这个时候招惹萧君泽。

  “王爷……桂园那位,今日病倒了,大夫说是积郁成疾,说是担惊受怕。怕是这府里,有人传了什么疯疯语。”府中人小声来禀报,话语透着深意。

  “疯疯语?”萧君泽的脸色冷的吓人。“本王不是吩咐过,任何人不得靠近桂园,何人敢去桂园传话!”

  “这……”小厮不敢多说。

  “说!”萧君泽的声音透着十足的压迫。

  “芸香姑娘从王妃处出来……捂着脸哭着跑开,该是被王妃罚了。”小厮低头,深意的挑拨。

  萧君泽楞了一下,沈朝阳?

  她想做什么?

  “任何人不许踏进桂园半步,谁若是擅闯,无论原因,打入水牢!”

  担心慕容灵的情况,萧君泽快步往桂园走去。

  “王爷……”

  桂园,芸香像是故意等在外面,见萧君泽快步走进,惊慌再次开口。“王爷您快看看小姐,小姐从上午开始便一直哭,这会儿还在昏睡,

  这可怎么办?”

  “怎么回事!怎么会哭!”萧君泽责备芸香没有照看好。“你是怎么照看主子的?”

  “王爷!”芸香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是王妃……王妃唤奴婢前去警告,让奴婢告知小姐,说她才是王府唯一的女主人,若是小姐……不安分,就趁着王爷你不在,带人抄了桂园,将小姐的身份公之于众,让人看着小姐……死。”

  萧君泽倒吸一口凉气,猛地停住脚步,居高临下又透着威胁的看着芸香。“此话可有假?若是本王知道你又半句虚,你应该清楚自己的下场!”

  芸香惊慌低头。“芸香不敢,芸香句句属实,芸香敢去与王妃对峙。”

  “很好!好得很!”沈朝阳!

  双手握紧到咯咯作响,萧君泽没有进房间,转身离开,往王妃后院走去。

  这王府唯一的女主人?沈朝阳倒是把自己当人看了!

  把主意一次次打在灵儿头上,沈朝阳是嫌自己命长了!

  就因为灵儿现在的身份不能被暴露,她居然敢如此威胁,很好!

  ……

  王妃后院。

  朝阳额头磕的红肿,趴在地上缓了很久才缓过来。

  穿好衣物,朝阳坐在桌案旁默写兵法。

  捭阖之道,以阴阳试之……

  这兵法中蕴藏了太多的思想,但愿能给萧君泽带来帮助。

  如今奉天内忧不断,裕亲王联合朝中重臣反叛已成定局。若是此时再有外敌入侵,那奉天危险。

  叹了口气,朝阳有些怜悯萧君泽。

  生在皇家,又到底比她这种低贱的人……高贵在哪里。

  “嘭!”一声。

  房间的门被人一脚踹开,生生将木门踹坏。

  朝阳吓了一跳,笔墨浸染宣纸,这一页又白写了。

  有些不解的看着怒意而来的萧君泽,朝阳不知道他去皇宫又受了什么气……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