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72章 萧君泽可真狠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妃,内殿。

  “王妃……王妃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是您让奴婢去桂园传了芸香,奴婢可只是听了您的意思,王妃您救救奴婢。”

  门再次被撞开,一个婢女被人推了进来,狼狈的摔在地上。

  朝阳跪的有些头晕,眼前发黑的强忍着清醒。

  这个,是她院落的丫头……

  呵……朝阳有些想笑。

  芸香做事倒是缜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萧君泽冷冷的看着朝阳。

  朝阳侧目看了那婢女一眼,声音沙哑。“我何时让你去传的芸香。”

  “王……王妃沐浴前,让奴婢去桂园……寻芸香姑娘。”婢女有些心虚,但明显是提前被叮嘱好了。

  “好……我沐浴前,正是王爷离王府之际,那请问王爷身边的暗卫……那时候可有婢女去桂园寻找过芸香?”朝阳抬头又看着萧君泽。

  萧君泽倒是由着朝阳狡辩,看她能翻出什么花样。“回答她的问题。”

  暗卫蹙眉,侧目看着他安插在桂园的人。

  “王爷离王府之时,并未有人前来桂园,王爷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入桂园。”暗卫摇头。

  朝阳笑了一下。“那水儿你是如何进入的桂园?”

  那婢女已经吓坏了,脸色惨白。

  萧君泽的视线冰冷的吓人,婢女惊慌的解释。“王爷,我是在去桂园的路上遇见了芸香姐姐,奴婢没有进入桂园……”

  萧君泽知道这婢女肯定心慌撒谎,可他就想看看,朝阳想做什么。

  “好,既然是在去桂园的路上遇见芸香,那芸香又是何时离开桂园,因为什么离开桂园?”桂园守卫森严,芸香进出都要通报看守的暗卫。

  暗卫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王爷离府前去过桂园,所以属下记得清楚,短时间内,芸香没有离开桂园。”

  朝阳心底松了口气,她赌萧君泽在乎慕容灵,离开府邸前都要去看看她。

  苦涩的笑了一下,朝阳指着那婢女。“王爷……她撒谎了……依着王府的规矩,污蔑主子,要乱棍打死。”

  那婢女彻底慌了手脚,哭着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王爷,王妃饶命,奴婢没有撒谎,真的没有撒谎,是王妃让……”

  “那你的意思是,王爷的近身暗卫撒谎?”在王府,萧君泽可以不信任任何人,但暗卫一定是精挑细选,绝对忠诚。

  “王爷!属下没有!”暗卫也紧张的跪地。

  “来人,拖下去打死!”萧君泽附和朝阳,突然想看看这女人要怎么自证清白。

  视线落在朝阳肿胀的额头上,下意识移开眼睛……这蠢女人怎么摔成这样?苦肉计?

  朝阳还跪在碎屑之上,身体颤抖的厉害。“你若是说实话,本王妃还能保你……”

  婢女在被拖走的时候看到了救命稻草,自然什么都不管不顾。“王爷,王妃,奴婢知错了,知错了……是芸香姐,是芸香姐叮嘱奴婢,要说是王妃让奴婢去桂园传唤的!”

  朝阳叹了口气,抬头看着萧君泽。“王爷,朝阳能起来了吗?”

  萧君泽这才想起来,他让朝阳跪在了那些碎片上。

  “这样就能洗脱嫌疑?就算是芸香自己来的,话是不是你说出口的?”萧君泽故意为难朝阳。

  朝阳紧紧握着的手指慢慢松开。“朝阳愿意与芸香对峙。”

  “把芸香带来!”

  萧君泽冷声开口,视线落在那个求饶的婢女身上,故意问朝阳。“你院子里的人,怎么处理?”

  朝阳知道萧君泽在给她难题,饶恕她?其他人会变本加厉。

  重罚?那这婢女绝对怀恨在心。

  与其如此……别怪她心狠。

  她,也是要活下去啊。

  缓缓闭上眼睛,朝阳的呼吸发颤的厉害。

  她终究还是要一步步成为自己最厌恶的那种人……

  “王爷,这种不忠不义摇摆不定的奴婢,家规处置吧……”

  萧君泽先是一愣,随即扬了扬嘴角。“本王倒是觉得她有了悔改的心……”

  朝阳苦涩的笑了一下,她就知道……

  她越是要人死,萧君泽偏要留。

  他在给朝阳树敌。

  他在警告朝阳,这王府里的女主人,随时可以换人。

  所有人的生死,包括朝阳的命,可都在他萧君泽手中。

  那婢女惊恐的看着朝阳,又磕头感激萧君泽。

  朝阳知道……这婢女记恨她是一定了。

  “王爷说了算……”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带下去,二十大板!罚俸禄一年!恢复了再来好好伺候王妃!”萧君泽一字一句的开口,给朝阳树了敌人,还要在给她安回身边。

  这女人不是工于心计,不是喜欢算计……

  好啊,他就留几个有异心的人,给朝阳好好找点儿事情做!

  省的她一天到

  晚把那点儿小聪明放在灵儿那种傻姑娘身上!

  朝阳叹了口气,慢慢垂眸。

  她要加快进程了。

  萧君泽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能利用的……她必须要好好利用了。

  “王爷,芸香来带了。”

  芸香趾高气扬的进了内殿,看见水儿被拖走的时候还没有心慌的意思。

  她家主子是慕容灵,王爷偏宠慕容灵,朝阳能把她怎样?

  何况,那些话朝阳确实是说了。

  “芸香你可知罪?”萧君泽先开了口气,喜怒不行于色。

  芸香摸不透萧君泽此时的情绪,跪地俯身。“芸香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水儿都已经招了,你还想嘴硬?为何联合水儿污蔑王妃?你可知这是何罪?”萧君泽嘭的一声将杯盏摔在地上,这种挑拨离间的贱东西,绝对不能留在慕容灵身边。

  芸香吓得脸色瞬间惨白,惊慌的俯身趴在地上。“王爷,芸香不知道……王爷这是什么意思。是王妃,是王妃让芸香来,来警告芸香……”

  “还想狡辩?本王就不该将你这种贱奴放在灵儿身边,来人,打入水牢,严刑拷问!”萧君泽起身,已经没了耐性。

  “王爷!”水桃惊恐的颤抖着,慕容灵无法离开桂园,这时候不会有人来救她。

  “王爷……王爷芸香知道错了,是芸香来找王妃的,但芸香只是想给王妃道歉,谁知道王妃说了那些话刺激芸香和小姐,王爷明察!”说完,芸香又恨意的看着脸色苍白的朝阳。“王妃,王妃那些话是不是从你口中说出,王妃敢用至亲之人发誓吗?发誓说您没有说过!”

  朝阳呼吸发颤的看着芸香,淡笑了一下。“我说什么了?”

  “王妃……王妃说你是这王府唯一的女主人,还让芸香警告小姐,说要揭露她的身份,看着她死……”

  朝阳侧目看着萧君泽,他已经嫣然一副看戏的姿态了……

  真相是什么,其实对于萧君泽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就是要折磨朝阳,让朝阳长记性。

  招惹他的人,是要吃苦头的。

  “是吗?王妃敢以母亲的性命发誓?”萧君泽云淡凤轻的问了一句,他了解朝阳,她绝对不敢拿自己母亲的命做誓。

  “我承认了……”朝阳苦涩笑了一下。

  萧君泽真狠啊,这是在逼她认罪。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