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73章 将芸香打入水牢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萧君泽脸色沉了一下,猛地起身。“这么说,王妃是认罪了?”

  “不认。”朝阳摇头。

  萧君泽蹙眉。

  “王爷可以问问,这婢女带了什么来找我。”朝阳视线落在芸香脸上。

  芸香心口一颤,紧张的大拜。“王爷,芸香不知道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背地里贸然给王妃避子汤,这可是大罪。

  “你拿了什么?”萧君泽一脚踹在芸香肩上,怒意极其浓郁。

  芸香吃痛的摔了出去,哭着摇头。“王爷明察……”

  “王爷,芸香来王妃院落时,在小厨房煎了药。”门外,府内人恭敬禀报。

  朝阳愣了一下,这府中居然有人主动帮她?

  心下了然,应该是木怀臣的人吧……

  “芸香只是为了给王妃赔罪,赔不是……所以煎了补药,王爷明察,王爷明察!”芸香吓得失声尖叫。

  她这才明白过来,一旦罪名坐实在萧君泽眼中该是怎样的罪无可恕。

  因为长孙皇后就是喝了最信任婢女送去的汤药而不治身亡……

  “药渣找到了吗?”萧君泽冷声开口。

  “找到了。”门外的人将药渣递给暗卫。“已经让府外的大夫看了,是落红之毒。”

  落红是什么,萧君泽很清楚。

  朝阳惊了一下,落红?她对药物还算敏感,那药汤里面应该没有落红。

  难道是木怀臣的人故意帮她?

  没有多说,朝阳紧张的跪着,门外那人的话已经很清楚,他找了府外的大夫,因为府内的大夫被人买通了。

  芸香瞬间面如死灰,惊恐的看着萧君泽,连呼吸都在发颤。“王爷……王爷芸香没有,真的没有!”

  “王爷,你要相信芸香,我要见小姐,我要见小姐!”

  芸香还想着见慕容灵,只有慕容灵能救她。

  可萧君泽也不是傻子,这种恶奴留在身边早晚都会害了灵儿。

  “王爷,如何处置?”暗卫小声询问。

  “送进水牢,什么时候招了,什么时候来禀报,留口气就行。”萧君泽的声音低沉中透着浓郁的杀意,落红之毒有多卑劣,这婢女真是胆大包天!

  “王爷!王爷饶命啊!”

  芸香声嘶力竭的哭喊,她要见小姐。

  “满意了?”等所有人都离开,萧君泽走到朝阳身边,用力将人扯了起来。

  “嗯……”因为膝盖上还有碎片残渣,朝阳全身发颤的重新摔回地上。

  “王爷说的什么话,这种恶奴自作主张,朝阳这是在帮您除掉心爱之人身边的隐患。”朝阳强忍着疼痛将膝盖上的碎片都拔了出来,血液再次涌出。

  眼眶泛红的厉害,朝阳的心凉的厉害。

  “本王果然没有小看你。”还真是扔在淤泥里都能开出花来的主!

  “王爷说得对,我们这种贱奴,若是不好好提防着,精于算计,怕是早就尸骨以寒了。”朝阳话里有些怨气,但她不敢表现的明显,没有意义。

  萧君泽蹙了蹙眉,这女人还真是……永远都不值得别人怜惜。

  这种逞强的性子真真让人讨厌。

  “以后,收起你的小聪明。本王这次只是给你一个小小的警告,下次若是再敢把手往灵儿身上伸,本王不介意给你断掉!”萧君泽抓住朝阳的手腕,按下用力。

  朝阳疼的额头冒汗,咬着唇角不肯吭声。

  “这次算你幸运,别以为本王不知道这府中有人护着你,若是旁人,本王一并铲除。”萧君泽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木怀臣居然为了一个沈朝阳把眼线安插到他身边来了。

  若不是木怀臣,他定然不会在府中留人。

  朝阳垂眸,安静的沉默。

  风头出的有些太盛了,该收敛就要收敛。

  “芸香送来的药,你喝了?”萧君泽突然想起什么,心口一紧。

  就算芸香不送落红,他也是要让人给朝阳送避子汤的,可落红是毒,他还不愿损伤朝阳的根本……

  “重要吗?”朝阳苦涩笑了一下,喝了岂不是更好,一劳永逸。

  “是不重要,你喝了更好,本王省的次次给避子汤,你麻烦本王也麻烦。”萧君泽冷哼,这女人可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朝阳有自知之明……”朝阳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口,心口疼的厉害。

  她不配。

  慕容灵是配,可惜,慕容灵无法给萧君泽生孩子。

  听说宫里的薛神医每隔三日便上门一次,就是为了给慕容灵调理身体,看看能不能彻底清楚落红的毒性。

  呵……

  朝阳无力的笑了一下,落红之毒伤在根本,就算是薛神医又能如何。

  朝阳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只是觉得……这就是命。

  以慕容灵的性子,在深宫中又能活多久。

  不过是仗着萧君泽的宠爱罢了……

  可惜,有一人宠爱便胜过万千了。

  “今晚,将这些兵法全部抄录,否则,不许睡觉!”萧君泽捡起地上的纸张看了一眼,原来……已经写了这么多了吗?

  全都毁了。

  被墨水浸染,然后有被揉碎撕扯。

  看来,朝阳在他离开的时候发了不小的脾气……

  原来,也有东西可以刺激到这个女人吗?

  “你在怪本王不信任你?”萧君泽捏住朝阳的下巴。

  朝阳安静的看着萧君泽,那双如同秋水波光的眼眸泛着红光。

  萧君泽下意识松开朝阳,快速别开视线。

  心跳为什么会有些慌乱,又是那种该死的熟悉感。

  “王爷说笑了,您不是从来没有信任过朝阳……”朝阳苦涩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走回桌案旁边,今夜注定无眠。

  “胤承是谁?”

  朝阳提起的笔僵了一下,呼吸有些凝滞。

  “本王在问你话!最好如实回答,否则,本王也让你去水牢参观一下刑罚!”萧君泽在威胁。

  朝阳知道肯定是梦魇的时候喊了梦中人的名字。

  “是避暑山庄一起长大的伙伴,两年前已经死了。”

  萧君泽眯了眯眼睛。“是吗?”

  “是……”朝阳没有抬头。

  “沈朝阳,你最好不要自作聪明,本王让你活你就能活,本王要你死,你无从挣扎。”萧君泽的话没有任何情感,冰冷的像是寒冬冰雪。

  朝阳那这笔的手一直在发颤,眼泪控制不住砸在桌面上。“是……”

  她的命如今在别人手里。

  “处理好自己,今夜本王留宿!”大虞的使臣要来,萧君泽有些等不及了。

  萧承恩一直犹豫不逼宫就是还在幻想能和沈清洲统一战线,若是他宠幸朝阳,萧承恩就会摸不清沈清洲的想法。

  逼急了,他才会狗急跳墙。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