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77章 丞相与萧君泽交易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爷,人跟丢了!”暗卫紧张跪地,再次开口。“是高手。”

  萧君泽蹙了蹙眉,高手?

  这奉天榜上有名的高手他都熟知,此人在屋檐之上监听多时,一定是个中高手。

  如若不是萧承恩那边的人……

  “黑衣人的行动方向是沈府,会不会是丞相手下的西峰?”京都有如此身手的,除了萧承恩手下的南疆女,便也只有沈清洲身边的西峰了。

  那人的身形一看就是男子,绝对不是南疆女。

  “沈清洲……”萧君泽眯了眯眼睛,摇头。“不会,沈清洲的人不会愚蠢到这种地步。大虞的使臣入京了,这段时间都给我盯死了!”

  视线冷凝的看了朝阳一眼,萧君泽怀疑那黑衣人是冲着朝阳来的。

  朝阳站在门外,紧张的握紧双手,萧君泽怀疑她……

  ……

  皇宫,设宴。

  隆帝设宴款待大虞使臣,大殿之上热闹非凡。

  舞女在殿中起舞,身材婀娜,舞姿卓越。

  大虞使臣上座,几人相对看了一眼,有人挑头。“我等是奉皇命前来朝拜奉天隆帝陛下,这陛下为何迟迟不来?”

  几人心底了然,定然是隆帝病入膏肓了。

  “这……”老太监紧张想要解释,他也摸不清楚隆帝那边的情况。

  “几位使臣远道而来,本王替父皇好好接待如何?”萧君泽携朝阳走进大殿,声音薄凉。

  大虞使臣的视线落在萧君泽脸上,了然这就是即将恢复太子之位的废太子。

  也就是这奉天未来的新皇帝。

  “听闻隆帝有意恢复厉王太子之位,在下燕尔,代表我大虞陛下,向太子祝贺。”为首的使臣不卑不亢,态度倒是诚恳。

  萧君泽淡笑。“多谢。”

  “这位想必就是您的王妃,奉天京都的第一美人儿?今日一见,果然惊为天人。”

  朝阳拂身行见面礼,高贵不失身份。“使臣谬赞。”

  萧君泽侧目看了朝阳一眼,这女人……倒是带出去从来都不用担心丢人现眼。

  寒暄了几句,各自落座。

  “王爷……今日屋脊之上的人,就是这位叫燕尔的使臣。”朝阳压低声音开口,视线再次落在那使臣脸上。

  结果,对方也在看着她,视线灼灼。

  朝阳心口一颤,那双眼睛太过熟悉。

  可那张脸和声音……却陌生的厉害。

  这名叫燕尔的使臣是大虞众使臣之首,气场很足,饶是在萧君泽面前也丝毫无逊色。

  可那张脸……太过普通。

  普通的让人看一眼无法记住的长相。

  “你确定?”萧君泽蹙眉。

  “他腰间有轻微的铜铃声,应该是腰间挂饰的声音,王府那人逃走的时候,朝阳也听到了轻微的响声。”朝阳肯定。

  萧君泽眯了眯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使臣。

  “你这双耳朵倒是宝。”萧君泽很满意的扬了扬嘴角,朝阳确实总能给他带来惊喜。

  大虞的使臣夜探王府,很明显是来采集情报了。

  朝阳垂眸,没有说话。

  萧君泽看似是在夸她,可却让她觉得心寒。

  白狸说的对,暴露太多锋芒,会让别人变得贪婪。

  “目前来看,这使臣还没有表现出恶意。”沉默了许久,朝阳小声开口,故意抬手在萧君泽耳畔,营造一种夫妇耳语的恩爱场景。

  对桌,使臣的双手用力握紧,呼吸仿佛也在凝滞。

  视线冷凝的盯着萧君泽,手中杯盏发出细微的响声。

  “丞相到!”

  朝阳感受到一股浓郁的杀意,可还没寻到,沈清洲就到了。

  呼吸一瞬间凝滞,朝阳在听见丞相到的时候全身发麻。

  感受到朝阳呼吸的颤栗,萧君泽默不作声的在桌下捏住朝阳的手。“别给本王丢脸。”

  他本想让朝阳不用惧怕沈清洲,可话说出口一定会变了味道。

  懊恼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烦躁的暗下用力。

  朝阳疼的眼眶泛红,牙关有些打颤。

  萧君泽又折磨她……

  萧君泽都忘了自己还捏着朝阳的手,猛地松开,深吸了口气。

  这女人疼都不知道吭声吗?

  朝阳呼吸急促,手指发颤的握紧,慢慢缓解疼痛。

  “听闻厉王妃乃是丞相千金,丞相真是好福气。”为首的使臣压低声音,气压冷凝。

  沈清洲落座,冲大虞使臣作揖。“过奖。”

  朝阳用力握紧双手,不敢抬头看沈清洲的眼睛。

  “芸柔,嫁入王府可要努力为王爷开枝散叶。”沈清洲就坐在朝阳一侧的位置上,像是在警告。

  毕竟,萧君泽马上就是太子了,无后为过,这可是萧君泽正大光明废除她王妃之位的最佳借口。

  “王妃年纪尚轻

  本王还不忍让她承受生子之苦,此事不急。”萧君泽为朝阳解围,冷眸看着沈清洲。

  沈清洲扬了扬嘴角,视线却在对面的使臣身上。

  “大虞新帝登基,朝中百废待兴,各位使臣来我奉天,可是有事相求?”沈清洲转移了话题,将重点放在大虞的使臣身上。

  朝阳深吸了口气,几只狐狸在这大殿之上博弈,还真是……精彩。

  几位使臣没有吭声,沈清洲这东道主的架子摆的太盛了,嫣然一副奉天兵马充足百姓富裕的强者姿态。

  为首的使臣冷笑,看他们奉天能撑到什么时候。

  “陛下宴请各位御花园赏灯。”太监从殿外走了进来,声音尖锐的打破了冷凝的气氛。

  沈清洲深意的看了萧君泽一眼,淡淡开口。“王爷,可否借一步?”

  朝阳紧张的拉住萧君泽的手,她惧怕沈清洲……

  她猜不透沈清洲的意图,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要和萧君泽聊聊。

  萧君泽示意朝阳放心,快步上前,与沈清洲走了别院小路。

  “不知丞相寻本王,所为何事?”萧君泽就想知道这老狐狸卖的什么药。

  “大虞的使臣已经来了,陛下和裕亲王的事情自然是瞒不住了,若是大虞趁机出兵滋扰边关,王爷又该如何?”到时候内有外乱,萧君泽如何平息?

  “丞相在给本王送难题?”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

  “我是给王爷解决难题来了。”沈清洲深意的笑着,再次开口。“若是王爷能暂时放下仇恨,以家国为重,本丞相愿意全心辅佐王爷,解决裕亲王这个内患,助您登基称帝。”

  萧君泽惊了一下,沈清洲是疯了?

  怎么会突然说要辅佐他?

  “丞相以为君泽会信?”萧君泽可不信。

  “我沈清洲一生都在为了奉天,无论谁做皇帝对我来说意义不大。”沈清洲笑意的看着萧君泽。

  “丞相想要什么?”萧君泽不是傻子,天下没有免费的餐食。

  “我要朝阳的命……”

  ……

  御花园。

  朝阳随朝中重臣和后宫之人往御花园走。

  “嗯……”突然,一只大手捂住朝阳的嘴,在所有人没有察觉的时候,把人拉到了假山后。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