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79章 萧君泽护着朝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妃……”婢女有些害怕了,若是陛下真的独宠这位小主,礼成后确实要跪拜的。

  朝阳深吸了口气,她倒不是不能隐忍这跪拜,怎样的侮辱她都经历过。

  只是这女人很明显是故意过来找茬的,若是她乖乖跪了,又会有什么新的幺蛾子?

  “等小主晋了妃位,一定备上丰厚好礼前去祝贺。”朝阳拂了拂身子,既然还只是个小主,她作为亲王妃,就没有跪拜的道理。

  她不是跪不得,是不能跪。

  萧君泽马上就是东宫太子,她今日跪了一个毫无位阶的小主,就是丢了萧君泽的脸。

  心口微微一紧,朝阳开始怀疑……这小主莫不是萧承恩的人?

  是萧承恩故意找了个与长孙皇后几分相似之人放进宫中?

  那陛下日日宠幸的原因……是为了迷惑这眼线,给萧承恩制造身体康健的假象?

  突然觉得眼前这跋扈的女人有些可怜,这深宫之中……哪有什么花能开百日红。

  “你!”那小主脸色一沉,故意撕扯自己的衣服。“厉王妃将陛下赏赐的霓裳群弄坏,就想这么一走了之?”

  示意身边的婢女动手,小主冷眸看着朝阳。

  朝阳无处闪躲,蹙眉看着扼住自己手腕的婢女。

  这个女人会武功,而且内力不俗。

  “王妃,这霓裳七彩裙可是当初陛下赏赐给长孙皇后的,这云锦上的丝线每一根都是金丝蚕线,这衣服穿在了小主身上,您应该清楚了陛下对小主的重视,让您跪下,不为过。”那婢女压低声音,暗下用力。

  朝阳无法扯回手腕,额角微微有些出汗。

  环顾了下四周,皇亲贵胄都在,她堂堂厉王妃若是给一个小主跪下来,那萧君泽就算是成了太子也会为人笑柄。

  这件事,看起来微不足道,实则是萧承恩与萧君泽之间暗暗的较量。

  “啪!”情急之下,朝阳扬手给了那婢女一个耳光。

  那婢女似乎没料一个冒牌王妃,居然也敢这么大的胆子。

  “本王妃乃是亲王正妃,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妃制同贵妃,就算是见了皇妃也可不跪,你一个宫女,也敢对本王妃如此嚣张!”朝阳压低声音开口,话语透着浓郁的威胁。

  “别以为我们小主不知,你一个冒牌货,就不怕我们当众拆穿你的身份?”那婢女显然被朝阳的耳光激怒,用力将朝阳推了出去。

  朝阳身后是景观池,若是王妃不慎落水,也足够狼狈。

  重心瞬间不稳,朝阳直直的往后摔去。

  下意识闭上眼睛,朝阳呼吸有些急促。

  “王爷!”

  朝阳没能落入水中,被萧君泽伸手拉住,用力抱紧在怀里。

  “好大的胆子。”萧君泽的气压冷凝到了极致,看那婢女的眼神透着浓郁的杀意。

  “王爷……”那婢女见到萧君泽自然不敢嚣张,惊慌的低头解释。“是王妃听闻小主穿的是长孙皇后的衣物,故意撕扯,拉扯中王妃自己没有站稳……”

  “凌风,掌嘴。”萧君泽沉眸,这婢女当他萧君泽眼瞎?

  朝阳紧张的握住萧君泽的衣角,小声开口。“这小主和婢女,是萧承恩留在宫中的眼线,她们这是故意让我出丑,想要……丢您的脸面。”

  萧君泽低头看了朝阳一眼,许是因为害怕,朝阳的脸色在花灯下越发苍白。

  莫名心口一紧,萧君泽快速收敛心绪。

  “王爷……您平白无故的打我的婢女,是否有失公允?王妃弄坏我的衣物,难道不该罚?这可是陛下赏赐……”

  “你算什么东西?一个连位阶都没有的床侍子,也敢罚本王的正妃?”萧君泽视线落在那小主的衣物上。

  那云锦针织的七彩纱裙,确实是隆帝曾经赏给他母后的。

  只可惜,这衣裙未到,他母妃就已经……

  双手握紧到咯咯作响,长孙皇后的死,一直都是萧君泽的心结。

  朝阳能感受到萧君泽气压的降低,害怕的想要远离。

  她害怕萧君泽发火,殃及她这条池鱼。

  可萧君泽却紧紧的抱着她,就好像在护着她。

  朝阳苦涩的笑了一下,她可不信萧君泽这是在护她……

  无非是在众人面前表现的恩爱一些罢了。

  “厉王爷,就算我没有位阶,那也是陛下的女人,你如此对我,就不怕……”

  “就不怕什么?”远处,隆帝与众人走了过来,步态轻盈,容光焕发。

  朝阳的眼眸闪过一丝惊愕,这是隆帝?

  这不可能……

  前几日还病入膏肓,今日怎得这般生龙活虎,这步态轻盈的比之年轻人无异。

  难道?

  朝阳心口一颤,视线落在隆帝身后的薛神医身上。

  听闻西域有一种奇药,能使体弱之人瞬间强壮轻盈,残疾之人重新站立。

  但前提是,以牺牲自己的

  寿命为代价。

  赶紧推开萧君泽,朝阳恭敬跪拜。“参见陛下。”

  “免礼了,明日过后君泽就是奉天的太子,见了朕也无需跪拜行礼。”隆帝声音柔和,笑容和蔼。“快快起来,芸柔的杏花如今还在朕的御花园中,可惜……花期太短,着实惋惜。”

  隆帝话中有话,让朝阳全身紧绷。

  “陛下,花儿的美,在于它娇弱短暂,这样的美才能让人刻骨铭心深入骨血。”朝阳垂眸,不去看隆帝的眼睛。

  为了奉天,从本质上来说……隆帝已经牺牲了他自己。

  “陛下!”那小主一看隆帝来了,惊讶于隆帝的容光焕发。来不及多想,扑倒隆帝怀里就开始哭诉。“陛下,厉王妃弄坏了陛下赏赐的衣物……”

  “将已经送人的物件二次送人,父皇的爱好自始至终都为改变。”萧君泽的双手还紧紧的握着,话语中透着浓郁的责备。

  那是一个儿子,对父亲的责备。

  责备他对自己母后的不忠,不义。

  朝阳安静的站着,父子之间的关系瞬息万变,萧君泽越是这般,反而越是会让隆帝放松警惕的信任他。

  ……

  不远处,大虞使臣团前去拜见奉天皇帝陛下。

  “主子,方才有人暗地里想对厉王妃下手,我们听您的吩咐,秘密解决了。”手下小声开口。

  男人的脸色暗沉到了极致,视线一直灼热的盯着朝阳与萧君泽。

  敢在隆帝眼皮子底下动朝阳,除了隆帝本人,还有谁……能有这种能耐。

  老狐狸,过河拆桥的东西!

  冲着隆帝走了过去,男人恭敬开口。“大虞使臣燕尔携使臣团前来拜见奉天皇帝陛下。”

  视线落在欺负朝阳的小主身上,男人再次开口。“参见皇后娘娘。”

  空气瞬间凝结,萧君泽的杀意有些失控。

  朝阳惊慌的拉住萧君泽,不知这使臣是真傻还是假傻,这小主怎么可能会是皇后?

  他是故意的?目的是激怒萧君泽,还是羞辱隆帝?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