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93章 太子复位东宫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家,丞相府。

  “丞相,有人在背后护着朝阳,我们去杀朝阳的人全部……被杀。”

  暗卫有些紧张,那些杀手可都是奉天数一数二的高手,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护着朝阳?

  “难道是厉王?”难道是厉王让高手保护了朝阳。

  “不会。”沈清洲冷哼了一声,视线冷凝。“今日宴会之上,大虞的使臣求娶朝阳,这是在替朝阳保命。”

  大虞的人替朝阳保命……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啊。

  眯了眯眼睛,沈清洲起身看着窗外,如此一来,隆帝就更加容不下朝阳了。

  只是,在朝阳和亲之前,绝对不能死在奉天的国土之上。

  否则,两国必然开战。

  “那丞相,我们……要不要等大虞使臣离开后再动手?”暗卫小声开口。

  “不必了,等。”沈清洲淡淡开口,他不急于一时,大虞和亲求娶朝阳,能保得住朝阳的命,却未必保得住她在奉天安然无恙。

  “大人,还有一件事,您近几日一直称病未上朝,宴会之上,薛神医替朝阳把脉,确实是怀了身孕。”

  沈清洲的双手瞬间握紧,小孽种居然怀了厉王的孩子。

  “退下吧。”这些事情,都用不着他来动手。

  隆帝将死,萧君泽即将上位。

  在这个换阶的敏感时期,每个人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利益最大。

  既然隆帝答应了让朝阳去和亲,那这个孩子,就留不得。

  叹了口气,沈清洲拿着新采摘的虞美人进了密室。

  这些年,为了保住朝阳,白狸在他身边委曲求全,可惜啊……

  如今,谁也保不了朝阳,她不死,隆帝不安。

  ……

  大虞使臣驿馆。

  男人对着镜子,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被易容面皮一点点遮掩。

  深邃的眼眸中,凌厉与怒意交织,让人不敢靠近。

  “主子……厉王妃,怕是真的有了身孕。”手下瑟瑟发抖,全身紧绷的跪在地上。

  男人一脚踹在身边的桌案上,瞬间四分五裂。

  “主子息怒……”手下吓得呼吸发颤,赶紧匍匐的跪拜在地上。

  大虞与奉天联姻,求娶朝阳,这样的诱惑和条件能暂时保住朝阳的命,但却未必能保的住她肚子里的孩子……

  深吸了口气,男子转身离开驿站。

  他必须弄清楚一件事,朝阳愿不愿意失去那个孩子。

  愿不愿意跟他离开。

  ……

  厉王府。

  “奉天承运,皇帝陛下有旨,今日良辰吉日,太子复位东宫……钦此。”

  东宫,位于皇宫的东南正阳位置,这是奉天对太子殿下的隆恩,也足以彰显未来储君的地位仅次于皇帝之下。

  萧君泽领旨谢恩,心却隐约不安。

  复位东宫,就意味着他们要彻底落在隆帝的眼皮子底下。

  他倒无所谓,可朝阳……

  “陛下送来了太子妃诏令,掌册,诰命,以及位阶礼制……怎不见王妃前来?”宫中老太监深意的问了一句。

  隆帝的意思,绝对不是让朝阳上位太子妃。

  “王妃德行有失,不宜为东宫之主,降为侧妃,太子妃之位空置。”萧君泽淡淡开口,手指却慢慢握紧。

  老太监满意的点了点头。“那全凭太子殿下做主。”

  ……

  老太监离开,萧君泽站在院落中站了很久。

  “恭喜太子殿下!”

  诏令一下,管家带着所有下人跪地大拜,恭喜太子复位东宫。

  萧君泽站在院落中,看着太子掌印,却并没有任何喜悦之情。

  十岁,他被封为太子。

  那时候,他只知道自己是皇后所出,是隆帝唯一的嫡子。

  他被封为太子显然是顺应天意,顺应朝堂局势。

  也是安抚长孙家在朝中蠢蠢欲动的势力。

  奉天长孙家,三代皇后,五代贤臣,身居高位,一人之下。

  历代皇帝都忌惮长孙家的势力,皇族联姻已经成了双方制衡的条件。唯有隆帝,与权臣沈清洲同谋,彻底解决了长孙家的隐患,使奉天内政无忧。

  “殿下,青城府守,尚书,中正等几位官员前来……”

  “不见。”萧君泽冷声开口,转身离开。

  朝中多趋炎附势之人,他失势时一个个避之不及,他复位东宫,一个个都来祝贺。

  心里烦躁的厉害,萧君泽径直往后院走去。

  直到站在朝阳院落的杏树下,才猛地回神。

  他……为何要来朝阳的院落。

  难道心烦了,不该去灵儿的桂园吗?

  用力握紧了下手指,萧君泽转身离开。

  他不愿见到朝阳,更不知该如何面对朝阳。

  为了奉天,为了朝政稳固牺牲朝阳是

  最好的方式。

  “王妃身体好些了吗?”走出后院,萧君泽问了一句。

  “王妃……您以下旨,降为侧妃。”跟着萧君泽的侍从赶紧开口。

  萧君泽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嗯,醒了吗?”

  “侧妃已经醒了,不过半昏半睡,一日未曾进食了。”

  萧君泽握了握双手,反身又走了回去。

  “没有好好伺候?”

  “沈侧妃知晓自己有孕,让婢女……去求落子汤药。”手下紧张开口。

  萧君泽的呼吸猛地凝滞,随即深深吸气。

  沈朝阳!

  萧君泽也知道孩子不能留,长痛不如短痛。可朝阳比他还要着急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就让他怒意有些失控。

  ……

  王府后院。

  “娘娘……太子复位东宫,降您为侧妃……”婢女小心翼翼的开口,倒是没有讽刺和挖苦朝阳。

  府中人仿佛见怪不怪了,王妃得宠失宠,分分合合。

  朝阳靠在床榻上,眼眸有些无神。“大夫怎么说……”

  她不在乎自己是不是被降了位分,这王妃的位分本来也是替换来的。

  就算把她重新贬为奴隶,也无妨。

  “大夫说您……您身子弱,可能要过几日……”婢女惊慌的跪地,紧张看着朝阳。“娘娘,您……再考虑一下,虽然王爷一时冲动降了您的位分,可留着这个孩子还能……”

  “你下去吧。”朝阳打断了婢女的话。

  萧君泽和隆帝不会允许她留下孩子的,与其让他们费心,还不如自己动手。

  垂眸看着自己的肚子,朝阳感觉有些不真实。

  怎么可能会有孩子……

  苦涩的笑了一下,朝阳纤长的手指慢慢触碰腹部。

  她怎么能让自己有了孩子……

  “对不起,我不能……留着你。”朝阳的声音有些沙哑,她不能留着这个孩子,更不能让孩子出生后重蹈她的覆辙。

  有时候朝阳就在想,如若当年白狸勇敢些打掉自己,那她是不是就不用来到这个世界上,承受这些痛苦。

  既然给不了孩子平静的生活,又为何要让他来到这个世界上跟着受苦。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