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96章 萧君泽怀疑慕容灵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离开桂园,萧君泽侧目看了眼跟着自己的手下。

  “去查查,当年灵儿小姐从避暑山庄离开后有没有毒发的迹象。”

  手下离开,萧君泽的猛地一颤。

  他在做什么……

  他在怀疑慕容灵?

  他怎么能怀疑慕容灵……

  深吸了口气,萧君泽的双手用力握紧。

  他到底是怎么了。

  ……

  竹园。

  沈云柔坐在院落中,安静的喝着茶。“听说,王爷降了那贱种的位分?”

  “是。”婢女点头。

  “哈……”沈云柔笑了一声,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陛下在大殿上承诺同意朝阳和亲,这个女人在和亲之前,必须在太子府‘消失’。

  她沈云柔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代替朝阳的位置,重新回到萧君泽身边。

  有她父亲在,萧君泽自然知道利弊。

  “去告诉父亲,让他再给太子殿下施加点儿压力,让他好好考虑一下。”沈云柔小声叮嘱了一句,让身边人去办。

  眉宇间透着丝丝不耐烦,沈云柔修长涂了丹蔻的手指慢慢捏碎了一只血红的果子。

  若是早知道废太子还有一天能复位东宫,她当初又何必这般麻烦。

  优雅的擦了擦手指,沈云柔起身看着竹园的风景。

  朝阳只是一个替嫁的奴婢,不足为惧,倒是听说王爷在桂园藏了一个人。

  那个女人,傻子都知道身份是谁。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太子殿下还是个情种。

  居然将陛下的女人藏在院落中,这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韪啊。

  冷笑了一声,沈云柔叹了口气,可惜啊,都是些傻子。

  她沈云柔可不要什么情情爱爱,她要的是权利,是这奉天至高无上的权利。

  沈云柔时常不理解,以她父亲的能力,就算是推翻了萧家的天下也不为过,可他却一直隐忍臣服,倒是对这奉天忠心耿耿。

  沈清洲虽然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毕竟是一人之下。

  一朝天子一朝臣,就算是当年权倾朝野的长孙家又如何?还不是落的如今的下场。

  她沈云柔可没那么愚蠢,她要的是权利,是利用萧君泽这个男人上位的资本。

  不管是萧君泽,还是其他任何人。

  她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手指轻轻掐断了手中的竹节,沈云柔叹了口气,怎么办呢,权谋天下,她身为女子不爱红妆,不想相夫教子,只想要权利,至高无上的权利。

  嘴角微微上扬,沈云柔眼眸中的狠厉越发浓郁。

  在她前进的道路上,任何人都别想做她绊脚石。

  “好好帮我查查桂园那位。”她要慕容灵的把柄,最好是致命的把柄。

  打蛇要打七寸,只有捏住了对方的咽喉,才能高枕无忧。

  “小姐,最近这院子里蛇多,惊蛰的节气,小心为妙。”

  见草丛中有蛇蠕动,婢女赶紧护着沈云柔后退。

  沈云柔也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她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自然害怕这些东西。

  “这厉王府的下人都是瞎的吗?怎么让这些东西都爬进来。”

  沈云柔蹙眉,有些不悦。

  ……

  王妃后院。

  “侧妃娘娘,管家说……太子殿下要移居东宫,您要跟随一起。”殿外,婢女小声开口。

  “好。”朝阳从床榻上站了起来,双腿有些发软。

  膝盖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手指也疼痛的厉害。

  梦魇之毒刚刚发作,身体处在虚弱状态。

  “啊!”

  突然,院落的婢女尖叫了一声,惊慌的跑进了内殿。“娘娘,有蛇!好多蛇!”

  朝阳蹙了蹙眉,看了眼从门外涌进来的蛇群,现在是惊蛰没错,可蛇虫多数是避人的,怎么会突然袭进房间。

  “有人吗?有人吗?”婢女惊慌的哭喊,这王府中的人都着急收拾搬迁东宫,这会儿哪有人来管她们。

  朝阳看了眼四周,将那婢女护在身后。“这蛇有人操控。”

  蹙了蹙眉,朝阳快速出手抓住头蛇的七寸,眼眸沉了一下。“去喊人。”

  婢女害怕的看着朝阳,见头蛇在朝阳手中,声音有些发颤。“娘娘,您小心些……”

  见头蛇在朝阳手中,那些蛇都不敢轻易进攻。

  朝阳慢慢挪动步伐,仔细的观察着这些毒蛇。

  传闻南疆之人善控蛇蛊,裕亲王身边最大的王牌就是南疆女。

  南疆女是南疆奇人,能说兽语,能控蛇虫,身手更是如同鬼魅,乃是一顶一的高手。

  怕是连萧君泽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这些蛇突然大肆出现,定然是裕亲王想要她的命。

  朝阳倒吸一口凉气,大虞使臣突然提出让她和亲,裕亲王

  怕是要将对准大虞使臣的矛头转向她了。

  只要她死在和亲之前,那大虞和奉天之间必起战事。

  ……

  控制住那些蛇,朝阳让婢女跑出院落求助府中的暗卫。

  那婢女跑了几步,恰好碰上慕容灵的大婢女,倩儿。

  “这位姐姐,慌慌张张的这是作何?”倩儿一早就来了厉王府与慕容灵碰面,这会儿正好出府替慕容灵办事回来。

  “我们家娘娘院落突然出了毒蛇,我要去找人帮忙。”婢女紧张开口,看着四周,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方才来的时候,管家带着府中家眷物资去往东宫了,要不你随我前来。”倩儿笑的深意,带那婢女往桂园的方向走。

  “这是去……”那婢女紧张问了一句。

  “见见我们家主子,也许我们家主子能帮你。”倩儿笑着开口,示意婢女跟上她。

  ……

  朝阳院落。

  许久未曾等到有人前来救助,朝阳的额角有些出汗。

  她的体力有限,无法和这些蛇对峙太久。

  毒蛇会忌惮头蛇,可如若头蛇命陨,或者在她手中太久,那些毒蛇就会重新选出新的头蛇二次进攻。

  她不会每一次都这么好的运气。

  果然,窗外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笛声。

  朝阳紧张的握紧双手,这该是那南疆女在远处操控。

  该死……

  这女人杀人根本不需要露面,太难对付。

  很快,那些毒蛇再次攻击,冲着朝阳扑了过去。

  朝阳心慌的厉害,用力捏断手中毒蛇的脖子,转身闪躲。

  “嗯……”毒蛇太多,还是一口咬在了她的手臂上。

  好在体内有梦魇之毒,这些蛇毒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春兰去唤人救援,到现在都没有赶来,有人故意挑这个时候下手,就是为了要她的命。

  强迫自己冷静,朝阳快速看着四周可用的物件。

  她不能死,就这么死在厉王府,她不甘心。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