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98章 害怕朝阳死去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宫。

  萧君泽入主东宫前,陛下宴请群臣,祭祀,册封等仪式要一一完成。

  萧君泽全程冷着脸,任谁都看不出太子复位东宫的喜悦之情。

  “太子殿下。”老太监提醒了一声,笑着开口。“恭贺太子,复位东宫。”

  萧君泽径直走进御书房,没有理会老太监。

  老太监叹了口气,很有眼力劲儿的关上殿门,守在外面。

  “来了。”隆帝正在擦拭手中的摆件,看起来神情自若。

  萧君泽怎么可能不知道,隆帝现在的昌盛景象都是强压出来的。

  不过是做给大虞的使臣看罢了。

  “那个孩子,你想留?”隆帝是多年的老狐狸了,萧君泽这点儿小心思他一眼就能看透。

  “儿臣并不想留,可薛神医说朝阳现在的身子骨弱,若是强行打掉孩子,她也会命陨。”萧君泽淡淡开口,表现的满不在乎。

  “是吗?”隆帝深意的问了一句。

  “儿臣自然知道轻重缓急。”萧君泽点头。

  “那就好。”隆帝将手中的摆件放在桌边,那摆件摇摇欲坠,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萧君泽知道那摆件,是隆帝最爱的物件,几乎每日都要擦一擦。

  可就这么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却毫不见怜惜。

  “有些东西,你爱它便是抬了它的身价。你能把它抬高,也能轻而易举的毁了它,这般才能高枕无忧,明白吗?”隆帝在用有限的时间教会萧君泽为君之道。

  作为皇帝,作为一国之君,最不需要,也是最无用的,便是感情。

  萧君泽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心口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

  为了坐上那个位置,就需要摒弃情感,无血无情吗?

  难道真的只有那样,才能成为一个帝王吗?

  十岁那年,萧君泽顺应天意奉为太子,太子的花车出街前,他曾经问过自己的母后。

  何为太子?

  长孙皇后说,太子即是储君,储君便是未来的帝王。

  帝王,即是天下百姓之主。

  要仁德,要谦逊,要博爱,要懂情。

  可后来的种种,一切的一切,都在教会萧君泽什么叫无情。

  最是无情帝王家。

  身为储君,身为嫡子,他萧君泽若是听了母亲所,怕是活不到今日。

  可他母后说的,真的错了吗?

  泽儿,你要记住,无论如何都不能丢了本心。

  你不是为了皇位而去努力,而是要为了证明自己,证明你可以让奉天的百姓更加富裕,让边关的游民能够安稳,让各国的战事可以平息。

  让天下唯奉天马首是瞻,让奉天在各国之中占据绝对话语权。

  只有这样,才能成为真正的帝王。

  从十几岁开始,长孙皇后就一直教育萧君泽,恃强但绝对不能凌弱,帝王业是大业,要有野心,也要有恒心,爱心。

  大国的崛起,意味着话语权的提升,但大国强国,不是用来征战四方的。

  “泽儿,你是养在皇后身边的,她是长孙家的嫡长女,蕙质兰心,自然也教过你帝王业,但你要知道……妇人之心不可有,将来就算坐在了这个位置上,也要学会心狠手辣,也要学会物尽其用。”

  隆帝走到萧君泽身边,深意的再次开口。“坐上高位,意味着群臣皆是棋子,而这天下的掌棋之人,只能是你。”

  萧君泽深吸了口凉气,抬头看着隆帝。“父皇口中的帝王业,与母后所讲,背道而驰。”

  隆帝要的是心狠手辣,为帝王者要不择手段,当机立断,该利用的绝对不能放过。

  可长孙皇后所说,却是仁政严施,恩威并罚。

  “这就是朕最后悔的地方,就不该让她抚养你长大,让你有了妇人之仁!”隆帝的怒意有些失控,用力一掌拍在桌上。“你当真以为朕当初废了你的太子之位是为了群臣激愤,还是为了一个慕容灵?”

  他不过是恼怒萧君泽恨铁不成钢,气萧君泽妇人之仁,被情爱左右。

  不仅留下慕容家这样的隐患,还任由裕亲王壮大自己的实力。

  “父皇教育的是。”萧君泽垂眸,不与隆帝争辩。

  为了奉天稳固,隆帝似乎牺牲了太多。

  为了除掉长孙家,牺牲发妻皇后,为了稳固朝政,让他安心坐上皇位,牺牲太后。

  为了夺回兵权牺牲木景炎,为了安抚和震慑外邦牺牲朝阳和白狸……

  一切的一切,在隆帝眼中皆可利用。

  无论是爱情,亲情还是友情。

  所以隆帝,注定此生孤独。

  他注定无亲无友,亦无爱人。

  “只要让她留着一口气,其他无关紧要。”隆帝压着怒意开口,提醒萧君泽处理朝阳。

  从现在开始,朝阳只需要留着一口气活到和亲之日,至于其他,无关紧要。

  “是……”

  萧君泽离开,退出御书房。

  走在去往东宫的路上,抬手接住飘落的花瓣。

  用一个女人的命来换奉天的安稳,还真是……丢人。

  可惜,有些时候,能用女人来解决的事情,就绝对不要动用千军万马。

  朝阳,他留不得,更不能留。

  朝阳若是留在奉天,怕与她母亲,下场无不同。

  沈清洲,隆帝,都不会放过她。

  所以,他是不是也该信守承诺,尽快送她离开?

  双手用力握紧,萧君泽苦涩的笑了一下。

  他总也学不会隆帝的无情……

  这些年本以为自己学了七七八八,可原来……连一成都没有学会。

  无妨,那个位置之上的人,也许注定都会变得冷血无情,薄情寡义。

  “去传木怀臣大人前往东宫。”他要见木怀臣。

  尽快想办法送朝阳离开。

  ……

  “太子殿下!不好了!厉王府走水了!”

  萧君泽还未到东宫,厉王府的管家就惊慌的跑了过来。

  微微蹙眉,萧君泽心口一颤。“怎么回事!”

  “王妃后院起火,我们……”

  萧君泽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不等管家说完,转身跑开。

  朝阳……

  可是有人安耐不住对她动手?

  心口有些收紧,萧君泽惊慌的往厉王府跑去。

  他……似乎真的不希望这个女人死。

  “萧君泽,你会后悔吗……”

  出了皇宫,萧君泽翻身上马,快马加鞭往王府赶去。

  脑海中总是闪现朝阳那张哭求的脸,她问萧君泽,会后悔吗?

  萧君泽心颤,但却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后悔,为何要后悔?

  他不爱朝阳,朝阳不过就是一个替嫁的玩物而已。

  不过是仗着自己有几分聪明,就算是他做的过了,又能如何?

  不过是一个玩物……

  可为什么,他会害怕。

  是害怕朝阳死了,大虞与奉天开战,还是单纯的害怕……这个女人死去。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