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09章 天人之姿的大虞皇帝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疆女怎么可能不知道主人说的女人是谁,西域圣女白狸。

  当年作为战利品进献给奉天帝王的女人。

  只是听闻那女人武功被废,如今就是个废人。她的女儿又能强到哪里去!她青鸾可不放在眼里。

  “这么久了,目的还没有达到?”男子压低声音问了一句。

  南疆女吓得脸色惨白,恭敬伏地。“王爷不肯让我觊觎那个位置,王妃之位只能是苏家女。”

  男子嘴角的笑意更浓了。“这种事还需要我教你?”

  “主人!萧承恩看似花心,可对那王妃实则上心和忍让,若是让他发现了……”南疆女不敢,因为萧承恩很护着裕亲王妃。

  即使那裕亲王妃就是个废物。

  “那就想办法,嫁祸给太子。”

  青鸾的身体僵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

  “怎么?”男子威胁的反问。

  “是!”

  离开房间前,青鸾回头看了眼纱幔,咬了咬唇角,径直离开。

  萧承恩此人是很混蛋,花心放浪,可实则那都是他故意而为之,也算是对自己的保护。

  因为萧承恩比任何人都清楚,他的父皇不在乎他,眼中没有他。

  所以……他要优秀,但却不能表现的太优秀,否则就会成为隆帝的眼中钉。

  他放浪不羁,他奢靡叛逆,可他内心渴望父爱……

  生在皇家,谁又不是被逼无奈。

  握紧双手离开,南疆女深吸了口凉气。

  她是心狠手辣,手段狠毒,可她并没有断情绝欲。

  苏家女是没用的废物,可她也是萧承恩心底的支柱,总有那么一个女人,能在男人心里撑起一片天地。

  南疆女羡慕苏家女,也嫉妒。但她知道……苏家女若是死了,萧承恩会发疯。

  ……

  院落。

  “本王的好弟弟,这是什么风,把太子殿下从东宫吹过来了?”裕亲王坐在高位之上,讽刺的看着萧君泽。

  四周全是高手,杀意浓郁。

  萧君泽冷眸看着萧承恩。“皇兄,你的人抢了我的东西。”

  “什么东西?”萧承恩笑着反问。

  “血龙果。”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

  “那血龙果长在天山雪域,谁有本事谁取之,怎么就成了太子殿下的?”萧承恩笑着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萧君泽。“太子殿下未免太霸道?这可还没当皇帝呢,这要是当了皇帝,还有我们的活路吗?”

  “萧承恩!”萧君泽不想过多废话,朝阳的身体撑不了太久。

  “太子殿下,来讨要东西总要拿出点儿诚意来,你说是吧?”萧承恩指着地上烧红的碳火,再次开口。“听说宫里有一种刑罚,专门对付不听话的宫女太监,贵为太子殿下,要体验一下人间疾苦吧?”

  萧承恩的双手握紧,妒意极重的看着萧君泽。

  同样是陛下的孩子,为什么……为什么萧君泽生来尊荣。

  为什么从他出生开始,一切想要的东西都属于他!

  萧承恩嫉妒萧君泽,他承认他在嫉妒。

  他嫉妒到发疯。

  他发誓要抢走萧君泽的一切,将他踩在脚下。

  “太子殿下,是怕火吗?”萧承恩身后,南疆女笑着捂嘴,无骨的依附在萧承恩怀中。

  萧承恩顺势抱住南疆女,看戏一般的盯着萧君泽。

  如今他有求于自己,让他做什么……他都要做!

  萧君泽的脸色同样难看,他不想与萧承恩废话,掀起衣袍,一步步走上那些碳火。

  “有意思……”萧承恩猛地坐直了身子,眯着眼睛看着萧君泽。

  为了一个沈朝阳,为了不让大虞和奉天开战,为了坐稳自己的太子之位,萧君泽倒是拼了。

  一步步从碳火经过,剧烈的疼痛剜心入骨。

  萧君泽身形不稳,双手撑在炭火之上,发出一阵响声。

  萧承恩冷眸看着萧君泽,他倒要看看,萧君泽能做到哪一步。“求龙血果就要有求人的姿态,不知道太子殿下做不做得到。”

  萧君泽用力握紧烫伤的双手,眼眸冷凝。“说……”

  “跪下。”

  推开南疆女,萧承恩站了起来。

  他要萧君泽跪下,跪在碳火之上。

  “萧承恩!”萧君泽气愤到全身发颤。

  “跪还是不跪?”萧承恩冷笑。

  “但愿你承受的起!”萧君泽深吸了口气,单膝跪下。

  他知道萧承恩不会那么轻易放过他,更不会轻易给他龙血果。

  这……只是刚刚开始。

  ……

  东宫,内殿。

  朝阳躺在床上,面色惨白,没有一丝生机。

  若不是脉搏微弱的跳动着,倒真真是以为她死了。

  窗外,一个黑影闪过。

  使臣惊慌的试探朝阳的

  鼻息,确定她活着才松了口气。

  “朝儿……”

  朝阳体内有梦魇之毒,萧君泽去了关外,是为了求取龙血果。

  他若是早些知道……知道龙血果在萧承恩手中,又怎会让朝阳继续受苦。

  “娘……”朝阳在昏迷中挣扎,额头满是汗珠。

  使臣小心翼翼的捧着朝阳的手,擦拭她额角的细汗。“朝儿,明日我便要离开京都了,我在大虞等你。”

  他不能留在奉天太久,也等不得那老皇帝死去了。

  “朝儿,要活下去……我相信你能离开这里,我们都要活下去。”

  他无法直接带走朝阳,整个京都都是隆帝的眼线。

  “太子殿下!”

  门外,是侍卫和婢女惊慌的声音。

  ……

  萧君泽是后半夜回来的,太子府的人只知道太子重伤,身上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好的。

  他手中拿着龙血果,每走一步,手指都在滴血。

  暗卫知道,萧君泽去裕亲王的地盘,九死一生。

  他们很清楚,萧承恩不会那么轻易放萧君泽回来。

  除了这满身伤痛,萧君泽定然还答应了他什么。

  可暗卫不敢问,谁都不敢吭声。

  内殿的门被推开,萧君泽眼眸暗沉的蹙眉。“既然来了,为何要躲?”

  慢慢关上内殿的门,萧君泽隐忍的撑着桌案。“大虞的皇帝陛下,帝辛……胤承!”

  黑暗中,使臣深邃的双眸瞬间暗沉,一步步走了出来,撕开脸上的人皮假面。

  房间内光线很昏暗,可眼前之人气场全开,仿佛自带光芒。

  他就站在床榻前,将朝阳挡在身后。

  那双惊为天人的眸子配上如今的面容才没有了违和感……

  萧君泽心口一紧,倒吸一口凉气。

  传闻大虞皇室历来骄奢好美色,每位妃子都是人间绝色。所以大虞的皇室,无论公主还是皇子,长相都是天人之姿。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