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10章 太子妃位已定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陛下不惜伪装身份来到我奉天,就为了一个女人?”萧君泽捂着伤口往前走了一步,视线冷凝。

  “像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明白。”胤承护在朝阳身前。

  像萧君泽这种天生优越的人怎么可能会明白,一个心爱的女人,可以比得过千军万马,也可以比得过万里江山。

  “是吗?”萧君泽冷笑。“只要我喊一声,外面的暗卫就会进来……陛下猜猜看,您伪装身份而来,就算是我杀了你……又有谁会知道?”

  只要杀了这个男人,大虞必定内乱。

  到时候,哪还有心情滋扰奉天的边关,挑起战争。

  “你不敢冒险。”胤承冷笑,他笃定萧君泽不敢冒险。

  他敢以真实身份面对萧君泽,就绝对有足够的退路,若是直面冲突还没能杀了他,大虞必定反扑。

  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视线落在朝阳身上。“她是本王的女人,除了我,没人能救她。”

  龙血果,现在在他萧君泽手中。

  “萧君泽,夏至之时,朕要见到朝阳……完好无损的离开奉天,否则……我大虞的铁骑必然踏破江南。”胤承回眸看了朝阳一眼,他相信朝阳有办法,能活着离开奉天。

  他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朝阳更聪慧。

  胤承要离开了,他要暂时离开奉天。

  但是他发誓,终有一天,奉天会国破,大虞的兵马会占据奉天京都。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要等踏破奉天国门的那一天,营救朝阳与白狸。

  可奉天如今处在换阶的敏感时期,以隆帝多疑的性子,他不会轻易放过朝阳与白狸,他必须前来……确保朝阳能活下去。

  此番,大虞使臣入京都,不仅仅是要打探奉天虚实,趁机羞辱奉天。

  更重要的,是他要保朝阳。

  以大虞之力,保朝阳安全。

  ……

  胤承离开后,萧君泽终于撑不住摔在了地上。

  双手早已经被血晕染,肩膀上的伤撕心的疼痛。

  “咳咳……”萧君泽隐忍的咳嗽,喉口的血腥气浓郁,灼烧着嗓子。

  地上有咳出的鲜血,遇到空气瞬间黑化,慢慢黏稠。

  萧君泽眼眶有些泛红,撑着身体爬到床边,将龙血果挤出汁液,放在朝阳嘴边。

  可朝阳昏死的厉害,失去孩子的痛苦和毒发的痛苦交织,她已经完全没有知觉。

  萧君泽将龙血果含入口中,捏着朝阳的下巴吻了上去。

  他只是不想让朝阳死……

  全部的龙血果终于渡到朝阳口中,萧君泽才无力的摔在床榻上,昏睡在朝阳身边。

  ……

  第二日清晨。

  朝阳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但床榻上有血腥味,朝阳不确定是自己的,还是其他……

  手指轻轻活动,一股暖流在身体游荡,她……体内的梦魇余毒解除了。

  身体还在虚弱期,她的武功也至少三个月才能慢慢恢复。

  好像心里有了些底气,至少……马上她就不是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弱者了。

  轻轻挪动身体,朝阳全身疼的厉害。

  腹部隐约传来阵痛感,似乎在提醒朝阳,里面的小生命……已经没有了。

  “您醒了……”婢女端着木盆走了进来,不知道要如何称呼,眼神有些闪躲。

  朝阳安静的躺着,眼泪滚烫的涌出。

  “姑娘,孩子没能保住,但太子为了取药……”

  “外面很热闹……”朝阳打断了婢女的话,她并不想知道萧君泽从何处寻来了龙血果。

  因为已经没有意义了。

  若是他早些将血龙果给她,这个孩子就不会死。

  他费劲力气将龙血果寻来给她,也不过是怕她死去而已。

  因为如果她死了,大虞一定会借机向奉天开战。

  萧君泽,从来都不是傻子,也绝对不会做赔本的生意。

  ……

  “太子殿下他……”婢女紧张低头,再次开口。“太子殿下将侧妃从‘翠竹苑’抬出,恢复其名誉,封太子妃。”

  朝阳的双手下意识抓紧了床单,视线有些模糊。

  她很清楚,婢女口中的侧妃,已经不是她这个冒牌货,而是沈芸柔……

  沈家正牌的千金大小姐。

  从现在开始,她朝阳便是个见不得光的影子,直到和亲之前,都要被囚禁。

  也好……

  就这般,从惊蛰到夏至,她只需再忍耐三月有余,一切便可结束了。

  缓缓闭上双眼,朝阳侧身蜷缩起身体。

  娘……朝儿马上就可以自由了。

  娘,你在那边过的可好。

  木景炎是不是还在奈何桥边等你。

  你遇见他了吗?

  ……

  东宫晋太子妃位,热闹异常。

  朝

  阳躲在内殿,有萧君泽的吩咐,谁都不敢打扰。

  “小姐,小姐您不能乱闯,这是太子内殿,任何人不得入内。”

  “滚开!我要见太子殿下!”

  门外,是慕容灵的声音。

  朝阳半睡半醒,身体太过疲惫。

  微微蹙眉,朝阳知道慕容灵又要来闹事了……

  “我要见太子哥哥,你们若是拦着我,我便死在这里!”慕容灵还在哭闹,一定要见到萧君泽。

  以慕容灵刁蛮的性子,又用梦魇之毒彻底取得了萧君泽的信任,她自然更加无所忌惮,更加愚蠢作死。

  萧君泽提真正的丞相千金‘沈芸柔’为太子妃,这也是无法抗力的必然结果。

  隆帝当初赐婚的真正意义,就是要让皇权与权臣相互制衡,后宫前朝相辅相成。

  显然,慕容灵并不明白。

  朝阳从来都不把慕容灵放在眼中,但却也实实在在输给了这个女人。

  不甘心吗?朝阳自嘲的笑了一下。

  自然是有些……

  可现在,对于朝阳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她只要自由。

  “嘭!”殿门被推开。

  慕容灵怒意浓郁的闯了进来。

  “君泽哥哥?”

  她以为萧君泽在,可没想到看见的却是躺在萧君泽床上的朝阳。

  “你为什么在这?”

  朝阳没有理会慕容灵,安静的躺着。

  “狐狸精!”慕容灵一肚子怨气,她不敢拿沈芸柔发泄,只好发泄在朝阳身上。

  “姑娘……”婢女惊慌的护在床前,太子殿下吩咐过,任何人不能来打扰朝阳休息。

  “滚开!”慕容灵一巴掌打在婢女脸上。

  那婢女没站稳,摔在床榻边,脑袋被磕破,哭了起来。

  朝阳叹了口气,慢慢睁开双眼。

  果然,被偏爱的人才敢这般刁蛮和有恃无恐。

  “慕容姑娘,太子妃位已定,沈芸柔必然是未来的皇后。”朝阳想让慕容灵认清现实。

  “你胡说!”慕容灵扬手要打朝阳。“你个贱婢知道什么!”

  奉天的皇后,萧君泽的发妻只能是她慕容灵!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