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11章 西域惯出妖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听着门外的动静,知道萧君泽回来了。

  想来是院落的奴婢们去通传了。

  而且,来的不只萧君泽一个。

  没有闪躲,朝阳结结实实挨了慕容灵那一巴掌,眼眸暗了些许。

  “灵儿!”萧君泽走进内殿,刚好看见慕容灵打人。

  朝阳知道,时间刚刚好。

  “参见太子……太子妃。”几个婢女紧张的跪拜,不敢抬头。

  萧君泽身后,跟着的是已经正式成为太子妃的沈芸柔。

  沈家的千金,就算文武百官都知道换了人,可谁又敢说一句不是?

  这就是权利……

  朝阳垂眸,小声开口。“太子殿下,朝阳……迟早是要替奉天和亲大虞的,您的女人五次三番来伤害我,甚至不惜下毒置我于死地……是何居心?”

  朝阳知道,沈芸柔肯定比任何人都想除掉慕容灵,那不如就此合作一把。

  萧君泽看了朝阳一眼,微微蹙眉,想要袒护慕容灵。

  “好大的胆子?此女是何人?朝阳是本宫的妹妹,更是陛下钦赐的朝阳郡主,也是大虞陛下钦点的大虞皇妃,何人竟敢动手?”沈芸柔自然不是傻子,朝阳将问题上升到了家国天下,那就是大事。

  慕容灵的脸色果然瞬间沉了下来,惊慌失措的低头跑到萧君泽身边。“君泽哥哥……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她,这个狐狸精……她先激怒我的。”

  慕容灵害怕的厉害,她怕自己温柔单纯的形象在萧君泽眼中被揭穿。

  萧君泽脸色有些苍白,昨夜受了重伤,就算是掩饰的再好……也能看出虚弱。

  深意的看了眼躲在身后的灵儿,萧君泽心底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灵儿是本王的人。”冷声提醒沈芸柔,萧君泽还在护着慕容灵。

  慕容灵松了口气,得意的看着沈芸柔和朝阳,一脸骄傲。

  萧君泽是爱她的,这就是她的资本。

  朝阳无力的笑了一下,早有预料……

  “既然是太子的人,那芸柔也无权过问,只不过……”沈芸柔冷眸看着慕容灵,一样不把这种蠢货放在眼中。“太子可要管好自己的人。”

  视线落在朝阳身上,沈芸柔扬了扬嘴角,朝阳想要借刀杀人,借她除掉慕容灵?

  “太子殿下,朝阳是芸柔的妹妹,留在王爷这里也不合适,芸柔带去东厢,好生照看。”

  朝阳的心收紧了一下,沈芸柔要带她走……

  紧张的抬头看着萧君泽,沈芸柔可比慕容灵要难对付,她不想……

  “不必了。”朝阳求救的视线落在萧君泽眼中,心口一疼。

  “太子殿下。”沈芸柔蹙眉。

  “今日祭祀,太子妃也累了,早些回去休息吧。本王自然会好好安顿朝阳郡主,不劳烦你操心。”萧君泽扯住沈芸柔的手腕,警告的意味浓郁。

  想当太子妃,那就安分守己的做好你的太子妃。

  沈芸柔脸色一暗,侧目看着朝阳。“太子殿下,大虞的皇帝要的是妃子,可不想要质子。”

  她在提醒萧君泽,别再让朝阳怀孕。

  看着沈芸柔离开,朝阳心口一紧,你看……就算是不爱,也至少要旗鼓相当。

  萧君泽虽然不爱沈芸柔,可沈芸柔背后有权势,所以她敢有恃无恐。

  而自己呢?既不被爱,又没有权势。

  走到这一步也是显而易见。

  “君泽哥哥……这个女人就是个妖精,我听说西域惯出妖女,方才是她蛊惑我动手的。”慕容灵虽然没有脑子,但惯会装可怜和演戏。

  见萧君泽还是护着自己,慕容灵的胆子就大了些许。

  “灵儿留在太子府太危险,我会让人送你回厉王府,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萧君泽的声音很柔和,安抚的拍了拍慕容灵的脑袋。

  他也在不断的欺骗自己,也许慕容灵只是因为太爱自己……妒忌吃醋而已。

  她还是他心目中那个善良的女人……

  “君泽哥哥……”慕容灵紧张了一下,她不想回厉王府,她想留在萧君泽身边。

  如今沈芸柔已经成了太子妃,她必须尽快想办法留住萧君泽,至少要留下他的孩子。

  “听话……”萧君泽压着声音说了一句。

  慕容灵的呼吸有些凝滞,她似乎感受到了萧君泽一丝丝的不耐烦?

  是自己的错觉吗?

  乖巧的拂了拂身子,慕容灵紧张的走出内殿。

  “小姐……”倩儿赶紧跟了上来,小声开口。“老爷已经为您找到了清除落红之毒的解药,但落红伤身子,怕是已经伤了您的根本,就算是怀了……也未必能生下健康的孩子。”

  甚至,会惯性流产,根本挂不住孩子。

  “那可怎么办……”慕容灵有些着急了,她必须在萧君泽登基之前,有身孕……

  “小姐,只要孩子能留到最后,我们就能想办法偷龙换

  凤……”倩儿在慕容灵耳边小声开口。“只要您的肚子争气,那大皇子必然要从您肚子里出来。”

  慕容家才是真正的墙头草,无论是萧君泽还是萧承恩,他们都要把握好。

  ……

  内殿。

  慕容灵和沈芸柔都走了,房间诡异的安静。

  萧君泽还没有要走的意思,直直的站在床边。

  朝阳并不想看见萧君泽,也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东宫。“太子殿下,请允许朝阳在和亲前,先搬到避暑山庄暂住。”

  “你想离开我……”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努力压制自己的怒意。

  “太子说笑了,朝阳如今是陛下钦赐的朝阳郡主,亦是要与大虞和亲的重要棋子。继续留在东宫,似乎有些不妥。”朝阳起身,强撑着身体,跪在地上。“何况,朝阳现在的身子……就算是床奴,也无法满足太子。”

  萧君泽握紧的双手有些发麻,朝阳对他的疏离和警惕,越发浓郁。“你以为这样本王就会放你走?”

  “太子还想如何?”朝阳小声反问。

  “别以为本王不清楚,你与那大虞皇帝串通一气!一边求本王放你自由,却还和大虞使臣珠胎暗结,沈朝阳!你到底是信不过本王,还是天性放荡,骨子里的犯贱!”萧君泽将朝阳从地上拽了起来,声音没由来的发颤。

  他在害怕什么?

  害怕朝阳眼中这一望无际的死寂。

  那双眸子里已经没有光了……

  这与他在新婚之夜见到的朝阳不同。

  那时候的朝阳卑微怯懦,跪地求饶,可她眼中是有光的,求生的欲望异常强烈。

  可现在……

  朝阳的眸子暗黑阴沉,仿佛扔下巨石都无法引起波澜。

  可他,居然有些害怕了。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