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19章 朝阳威胁萧君泽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叹了口气,扶着春兰的脸看了看,这个倩儿下手可真狠。

  仗着自己有几分武功底子,居然这般狠辣。

  “郡主,春兰没事。”春兰哽咽着小声开口。

  朝阳看了沈云柔一眼,这般巧合的都凑在一起?

  很明显,慕容灵这个蠢货又被人当刀用了。

  沈云柔现在怕是迫不及待的要除掉慕容灵,正名身份。

  那她……怎好不配合。

  “不知小主如今是什么身份?”朝阳压低声音问了一句,看了沈云柔一眼。“姐姐,你可听说了,先帝驾崩第二日国丧,裕亲王便谋反了,这谋反之人中……就有西府慕容家。”

  沈云柔笑了一下,算朝阳识相,知道和她合力,除掉慕容灵。

  “是啊,慕容家跟着裕亲王谋反,这可是株连九族的大罪!”沈云柔笑着开口。

  “你们!”慕容灵脸色惨白。

  “我们家小姐如今是西南王千金,以贵女的身份入宫,不知慕容家谋反与我们小姐何干?”倩儿暗骂慕容灵蠢,替她开口。

  慕容灵梗了梗脖子,恨不得要上天。

  这身份可是萧君泽亲自安排的,给了她这么尊贵的身份让她入宫,结果可想而知,自然是想要给她一个尊贵的位分。

  如今奉天无皇后,她至少也得是贵妃以上的身份。

  “你又是什么身份敢这么跟本宫说话?”沈云柔的眼神冷冽。

  “啪!”沈云柔身边的大宫女眼疾手快,直接上手给了倩儿一个耳光。

  “沈云柔!”慕容灵失控的喊了一声。

  这巴掌不是打在倩儿脸上,是打在她慕容灵的脸面上。

  “像你这种蠢货,能活到现在真是奇迹。”沈云柔故意激怒慕容灵。

  “啪!”慕容灵上手就要对沈云柔动手。

  朝阳叹了口气,护着春兰后退。

  泼妇行径,她们还是躲得远一些,免得惹一身骚。

  何况,有人来了。

  “你们在干什么?”萧君泽一身黑金龙袍,气场十足压人的走了进来。

  半月有余未见,朝阳再见萧君泽的时候,心口还是微微一颤。

  如今,那个花街出行的少年,已经成长为一个帝王了。

  他已经如愿以偿当了皇帝,是否可以按照约定,放她自由。

  “参见陛下。”朝阳和沈云柔都恭敬行礼,唯有慕容灵可以任性的跑过去,抱住萧君泽的胳膊。

  而萧君泽,没有任何的责备。

  朝阳垂眸看着地面,只觉得凄凉。

  沈云柔就算再聪明,依旧还是比不过被偏爱的慕容灵啊。

  “陛下,云柔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今日她来朝阳这里撒泼也就算了,居然丝毫不把我放在眼中,就算我父亲有退隐的打算,我们姐妹也绝不能由着她这般欺负。”沈云柔很聪明,把朝阳拉上当垫脚石,还要把沈清洲抬出来威胁。

  先帝驾崩前单独见过沈清洲,萧君泽在朝中唯一忌惮的便是沈清洲。

  这个面子他必须给。

  朝阳没有说话,依旧低头安分守己。

  如今,就看是萧君泽的爱值钱,还是沈清洲的威胁更值钱。

  “陛下……是她们先欺负我的,沈云柔先让婢女动手,灵儿看不过去……”慕容灵瞬间委屈的眼眶泛红,声音哽咽。

  萧君泽的气压很冷,显然他根本没有时间也不愿意理会女人之间的针锋相对。

  “身为后宫之主,是否要胸怀宽广些?”萧君泽冷凝着气压看了沈云柔一眼,已经将她的地位摆正。

  她沈云柔就是这后宫的女主人,是他的皇后。

  沈云柔拂了拂身子,垂眸笑了一下。

  这般,她也可无忧了。

  用后位来换她不与慕容灵一般见识,这慕容灵在萧君泽心中的位置还真是重啊……

  “君泽哥哥!”慕容灵带着哭腔抱紧萧君泽的胳膊,凭什么……让她当皇后。

  “朕怎么记得新入宫的秀女不得离开新苑?宫中之人都是摆设吗?彻查!”萧君泽侧目看了眼跟在身边的大太监,让他们把慕容灵带走。

  慕容灵太过单纯,被人算计也不自知,显然这是沈云柔的计谋,借用慕容灵来逼他开口。

  “既是新入宫的秀女,不懂规矩还顶撞本宫,就这么算了?”见萧君泽着急弄走慕容灵,沈云柔的话底气十足。

  “云柔还想如何?”萧君泽冷眸看着沈云柔。

  帝后之间的博弈,尤为明显。

  朝阳就是个外人,安静的站在一旁,恨不得能隐身。

  “她让人打了妹妹,至少要有句道歉吧?”沈云柔笑了一下,将朝阳拉下水。

  萧君泽的脸色瞬间暗了一下,下意识推开慕容灵,走到朝阳面前。“她打了你?”

  朝阳垂眸,安静的行礼。“陛下,小主打了春兰。”

  萧君泽像是松了口气,回

  眸看着慕容灵。“动不动就打人的毛病,最好改一下。”

  慕容灵委屈的低头,她来找朝阳的麻烦是事实,所以理亏。

  “这段时日忙于朝政,没有顾上你,怎么选在这?”萧君泽压低声音,他让人转告朝阳,宫中的住处她可任选,除了出宫……无论朝阳选择住在哪,他都会满足。

  “这里清净。”朝阳始终低头,不看萧君泽的眼睛。

  萧君泽用力握紧双手,他知道朝阳在疏远他。

  “灵儿,道歉。”萧君泽压低声音开口。

  慕容灵看了萧君泽一眼,委屈的厉害。“我没错……”

  “道歉!”萧君泽侧目看了慕容灵一眼,话语透着威胁。

  “抱歉!”慕容灵极不情愿的说了一句,异常任性。

  朝阳无可奈何,又能拿她如何。

  摇了摇头,朝阳叹了口气。“小主错在了哪?为何道歉?”

  “沈朝阳!”慕容灵见沈朝阳不识抬举,有些生气。

  “灵儿!”萧君泽蹙眉,似乎有些烦了。

  慕容灵赶紧低头,心慌的抱着萧君泽的胳膊。“灵儿不该打人。”

  “那就该给被打的人道歉。”朝阳站直了身子,指了指春兰。“小主,您无缘无故打了春兰,是否该道歉?”

  “沈朝阳!你让我跟一个婢女道歉!”很明显,朝阳在羞辱她。

  萧君泽深意的看了朝阳一眼,明显在护着慕容灵。“适可而止。”

  朝阳笑了一下,适可而止?

  怎么?为难他的心肝儿了?

  慕容灵一次次来挑衅的时候,她可知道适可而止?

  就是在这翠竹苑,慕容灵让倩儿亲手喂她毒药,害她小产的时候,她可知道适可而止?

  “陛下,您是天下人的陛下,无论皇亲贵族奴仆百姓都是您的子民,难道……不应该一视同仁?若是婢女无辜被打就毫无惩戒,那陛下如何服众?”朝阳抬头,与萧君泽对视。

  她在威胁萧君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