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20章 你和天下朕都要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虞,国都。

  胤承刚回国都,就听到了隆帝去世的消息。

  “老狐狸。”胤承冷声骂了一句,果然强盛的外表都是伪装。

  “裕亲王彻底反了,举兵驻军十里亭,控制了江南一脉。”

  自古以来,江南乃是奉天的龙脉,是屯粮仓,也是富饶之地。

  裕亲王身边,定有高人指点。

  “看来,奉天短期内是无法安稳了。”胤承扬了扬嘴角,算了下时间。“尽快逼萧君泽送朝阳郡主和亲,以免夜长梦多。”

  奉天越是混乱,萧君泽越是惧怕边关开战,他不能再拖下去了。

  朝阳留在奉天,太过危险。

  “陛下,若是萧君泽不肯……”手下担心,万一有什么变故。

  “他不会不肯。”胤承很肯定,萧君泽刚刚登基称帝,要江山还是要美人儿,毋庸置疑他会选择前者。

  ……

  奉天,皇宫,翠竹苑。

  “灵儿,道歉。”终究,是萧君泽妥协了。

  可他的眼神,却仿佛要将朝阳生吞活剥。

  朝阳深吸了口气。“替春兰谢过陛下。”

  春兰也惊慌的跪在地上,她可不敢……

  “朕会让人好好安置翠竹苑,好生修养。”萧君泽冷哼了一声,示意太监带慕容灵回去。

  “君泽哥哥……灵儿好久没见你了……”慕容灵委屈的低头。

  萧君泽叹了口气,揉了揉慕容灵的脑袋。“这段时间乖乖听话。”

  朝阳和沈芸柔都没对慕容灵下杀意,若是这两个女人铁了心要慕容灵死,以慕容灵的智商活不过今天。

  哪怕是被他护着。

  “主子,走吧……”倩儿赶紧拉走慕容灵,她比慕容灵要聪明的多。

  沈芸柔见慕容灵走了,笑着拂了拂身子。“陛下,早回吧。”

  转身离开,沈芸柔用手指拨动自己的头发。

  这种蠢货,留着慢慢玩儿吧。

  “小姐为何不……”婢女有些不解,至少也不能这般轻易放过慕容灵。

  “萧君泽护的紧呢。”沈芸柔笑了一下,停住脚步。“听说,慕容灵在避暑山庄救过萧君泽?”

  “是。”婢女点头。

  “有意思……”沈芸柔深意的看着慕容灵离开的背影。“她身边那个叫倩儿的婢女,本宫很感兴趣,你知道该怎么做?”

  婢女扬了扬嘴角,笑着点头。“奴婢明白。”

  要想毁了慕容灵,要从身边人下手。

  “那朝阳郡主?”婢女再次开口。

  “不着急,马上就要去和亲了,她还不能动。”沈芸柔一点也不担心朝阳会成为隐患,因为这个小狐狸精眼中没有贪婪,她似乎只想离开奉天。

  既然这么想走,她沈芸柔成全她便是。

  ……

  沈芸柔和慕容灵都走了,翠竹苑安静了下来。

  朝阳以为萧君泽也会离开,转身和春兰收拾着地上的午膳。

  这个时辰了,连一顿像样的饭都没吃上。

  萧君泽本有很多话想和朝阳说,可看朝阳疏远的样子,全都堵在了嗓子里。

  “你们都下去吧。”萧君泽压低声音。

  春兰紧张的看着朝阳,担心她的安危。

  “我没事,下去吧。”朝阳笑着安抚。

  春兰赶紧起身,退了下去。

  “陛下,还有什么吩咐。”朝阳拂着身子,恭敬开口。

  “那日,先帝跟你说了什么?”萧君泽莫名烦躁朝阳的恭敬,让他觉得陌生。

  伸手将朝阳扯到身前,萧君泽把人困在身后的墙壁上。

  “陛下……”朝阳蹙眉,别开视线。

  “回答朕!”萧君泽压低声音,呼吸有些发颤。

  “陛下现在问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朝阳小声开口,不愿意提及。

  “你不说?为什么?”萧君泽低头,俯身在朝阳耳畔,声音沙哑,动作极其暧昧。

  半月有余,他夜夜空宿,竟会想念这个妖精……

  朝阳咬紧牙关,她想过萧君泽会来质问,可这么久他都没来……朝阳以为他不会再提了。

  “不说?”萧君泽挑眉,话语透着浓郁的危险。

  见朝阳还是不肯说,萧君泽的手惩罚的抱住朝阳纤弱的腰肢,拉向自己。

  “陛下自重……”朝阳除了让萧君泽自重,不知道还能有什么说辞。

  若是萧君泽摆明了要侮辱她,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朕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朕,先帝说了什么……”萧君泽将朝阳反身压在墙上,用力撕扯开她的衣衫,慢慢羞辱。

  朝阳被压在墙上,眼眶泛红。

  萧君泽不把她当人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陛下……先帝说太子顺位继承乃是天意……”

  朝阳呼吸急促,隐忍的握紧双手。

  “撒谎!你

  想保护谁?”萧君泽想不明白,朝阳为什么不说。

  强行把人困在怀里,萧君泽的手越发过分。

  “萧君泽!”朝阳哭着喊了萧君泽的名字,这是大不敬……

  萧君泽知道朝阳生气了。

  “朕让人杀了悯彦……”蹭着朝阳的耳朵,萧君泽的声音沙哑中透着无奈。

  朝阳的身体瞬间僵硬,眼泪控制不住的砸在地上。

  终究,是她错了……

  六皇子,萧悯彦……

  还只是个十三岁的少年。

  朝阳没有见过那少年,可却也知道,是她害了他。

  若是她没有假传圣旨,少年就不会死。

  “假传圣旨……你好大的胆子。”萧君泽暗下用力,越发欺负的狠了。

  朝阳全身无力的摔在萧君泽怀里,哭着挣扎。“你混蛋……”

  这些时日,萧君泽清后宫,除异己,手段太过狠辣。

  萧君泽停了手,将朝阳抱紧在怀里。

  他知道自己做的有些过了……

  可他只是想要惩罚她,让她长个记性。

  那日,他明明提醒了朝阳,无论隆帝说了什么,都不要吭声。

  哪怕……先帝遗诏,六皇子登基,也要从太监口中说出,而不是她朝阳。

  “你聪明了这么久,偏偏糊涂这一次……”萧君泽从背后抱紧朝阳,脱下自己的外衫将人裹紧。

  朝阳自然明白,假传圣旨意味着什么。

  “你可知先帝死前单独传召沈清洲,以先帝的性子,怎么可能只留一份遗诏在大太监手中……”萧君泽苦涩的笑了一下,若是沈清洲借题发挥,他能坐稳皇位可保朝阳无忧,可他若跌下皇位,朝阳必死。

  朝阳全身发颤的想要挣脱,在她眼中,假传圣旨的死罪都不及萧君泽这个人渣可怕……

  “你说过,得到这天下就会放过我……”

  “你是为了离开,才选择朕?”萧君泽的声音有些阴沉。

  “是!”朝阳没有否认。

  “很好……”萧君泽困住朝阳,从背后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抬头看着自己。“朕现在告诉你,你和天下,朕都要。”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