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23章 有种惩罚叫诛心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宫,翠竹苑。

  “手脚麻利些,陛下吩咐了,翠竹苑翻新,一切用度按公主礼制,不能怠慢!”

  “是是是!”

  萧君泽离开后,翠竹苑就热闹了起来,尚善坊的太监带着人来打扫,该更换的更换,该清除的清除,该添置的添置。

  “郡主……”春兰帮朝阳处理了伤口,叹了口气。“看来,陛下对您还是念旧情的。”

  朝阳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朝阳郡主,陛下吩咐,今夜翠竹苑修缮,让您暂住青山阁。”

  朝阳扶着春兰的手僵了一下,青山阁……那是六皇子萧悯彦的住处。

  萧君泽这是在警告她,他连手足兄弟都能杀……

  “郡主?”见朝阳脸色不好,春兰赶紧扶好。“没事吧?”

  朝阳摇头,笑了一下,她没事……

  ……

  皇后,坤宁宫。

  沈云柔终于如愿住进了坤宁宫,即使萧君泽还没有下旨正式封她为皇后。

  “我父亲那边,怎么说?”沈云柔笑着在坤宁宫走了一圈。

  兜兜转转了这么久,她终于还是如愿以偿的坐上了皇后的位置。

  这奉天,这天下,唯一的女主人。

  “丞相病了……”婢女紧张开口。

  沈云柔蹙了蹙眉。“父亲病了?你们怎么现在才告知本宫!”

  “是丞相,不让我们告诉您,怕您担心。”婢女再次开口。“丞相让您一切自己做主。”

  沈云柔沉默了片刻,坐在床榻上,这段时间她父亲时常抱病,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还是说被她父亲困在密室的那个狐狸精死了?

  眯了眯眼睛,沈云柔深意婢女过来。“让人回府邸,探探口风。”

  “是!”

  沈云柔依赖沈清洲,她的尊贵身份和安稳高贵的生活都是沈清洲给的,可她野心太重,她想要的太多。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父亲在这个时候突然决定隐退。

  前朝后宫相辅相成,她若是想在后宫占据主位不倒,就绝对需要沈清洲在前朝的权利加持。

  否则……在这深宫之中,她又能站稳多久?

  ……

  丞相府。

  “大人一天了都没有出来,不会出事吧?”

  “怎么办?要不要进去看看?”

  几人面面相觑,谁都不敢走近书房。

  沈清洲一天没有从里面出来,定然是发生了什么。

  密室。

  沈清洲蜷缩在冰床上,怀里紧紧的抱着白狸的尸体。

  就算是死,她也是他沈清洲的人。

  “阿狸……这次,你是真的惹我生气了……”沈清洲沙哑着声音开口,起身坐在床边,脸色煞白。

  “阿狸……你欠我的,让朝阳替你还吧。”沈清洲起身,周身的气压冷凝到了极点。

  书房的门被打开,紧张等在外面的仆人都吓了一跳,不敢靠近沈清洲。

  “丞相,您没事吧?”管家紧张开口。

  “让西峰来见我。”

  眼眸沉了一下,沈清洲冷声开口。

  “丞相,大虞使臣来信……”手下将一封信件放在了沈清洲手中。

  “退下吧。”打开信件看了一眼,沈清洲的手指开始发颤。

  大虞使臣送来的,是大虞皇帝亲笔信。

  胤承告诉沈清洲,白狸当年之所以跟着木景炎离开,是因为隆帝有意放他们走……一切都是隆帝的计划,利用一个女人,除掉木景炎,控制他沈清洲。

  “西峰,彻查当年白狸与木景炎叛离之时,我要细枝末节,全都查清楚……”沈清洲声音有些发抖,他在害怕什么?

  这么多年了,他从未想过去探查真相,只想从白狸口中亲口听到她的解释。

  可白狸从未解释,只说她爱上了木景炎。

  西峰垂眸,直直的跪在了地上。“丞相,求您,让西峰好生安葬白狸姑娘……”

  沈清洲的手指慢慢握紧,呼吸透着凝重。

  “丞相,求您给她最后的一点尊严吧……”见沈清洲不说话,西峰重重磕头。

  时间久了,就算是冰床也保存不了已死的尸体。

  沈清洲手指动了一下,终究还是妥协了。“就安葬在后院的那可梨花树下吧……”

  他还记得,白狸喜欢梨花。

  ……

  皇宫,青山阁。

  朝阳走进内殿,四下看了一眼。

  房间很干净,还有一只破损待补救的风筝。

  桌上的摆件犹在,不难看出萧悯彦的孩子心性。

  眼眶有些泛红,朝阳知道萧君泽故意惩罚她。

  故意让她住在这,让她愧疚,让她自责。

  让她良心不安……

  原本,这个孩子应该是奉天未来的皇帝。

  可却因为她

  假传圣旨,害了他的命。

  “郡主,奴……奴才是青山阁的小太监,您把我留在身边吧。”殿外,一个衣衫褴褛一看就经常被人欺负的小太监跑了进来,惊惶的跪在朝阳面前。

  朝阳愣了一下,看了眼四周。“你……”

  “奴,奴才是六皇子的贴身太监,皇子暴毙……奴才……”小太监声音沙哑,结巴的厉害。

  “郡主,他好像一直藏在假山后面,应该是六皇子走后,其他宫的太监欺负他了。”春兰小声解释,怜悯的看了小太监一眼。

  在这皇宫之中,没了主子的奴才被视为不祥之人,会被欺负到死。

  朝阳显然也知晓,心口发麻的看着身前身形颤抖的小太监。“你叫什么名字……”

  “奴……奴才,小桂子。”

  “小桂子,你先暂时跟着我吧……”朝阳想,留下这个小太监,萧君泽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何况,小太监现在的惨状都是因为她……

  就算是处于愧疚,她也要尽可能护着他。

  “谢……谢郡主!”小桂子赶紧匍匐在地上,全身发颤。

  “春兰,你带他去梳洗换身干净的衣服。”

  “是!”

  小太监颤颤巍巍的跟着春兰离开,走之前深意的看了朝阳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怨恨。

  朝阳的心有些空,坐在桌案前,帮萧悯彦修补那只怀了一半的风筝。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惩罚叫诛心……

  从朝阳假传圣旨,害死萧悯彦的那一刻开始,她的良心都要在谴责和煎熬中度过。

  隆帝下了很大一盘棋,他的死亡并不是结束,而是他留下阴谋的开始。

  专心的修补着风筝,朝阳耳朵微动。

  有人来了……

  朝阳预料过,这段时间会有很多人来杀她。

  至少支持六皇子的人,不会放过她。

  苦涩的笑了一下,朝阳放下了手中的笔。

  该来的,是躲不掉的。

  先帝驾崩后,每活一天,都是赚的。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