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26章 朝阳接连噩梦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奉天,皇宫。

  青山阁。

  朝阳是被若隐若现的惨叫和哭喊声惊醒的,她在梦中梦到了以前,那些人拼命的殴打胤承,而胤承始终死死的护着她。

  “朝儿,除非我死,否则我一定会带你离开!”

  “朝儿,你要等我……”

  猛地坐了起来,朝阳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

  那些年,她与胤承还有娘亲生活在一起,日子虽然苦了些,但至少还有快乐。

  可现在……

  手指发颤的解开衣衫,朝阳想要洗洗这一身的汗渍。

  她时常觉得自己很脏,脏的厉害。

  “嘘……”

  朝阳脑袋有些嗡鸣,仿佛出现了幻听。

  她总能想起白狸哭红了眼,冲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冲她笑……

  “朝儿,藏好。”

  “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不开不开就不开,娘亲没回来……”

  慌乱的从床上摔在地上,朝阳惊慌的听着四周。

  谁在唱歌?

  “郡主?”门外,春兰听见动静,紧张的跑了进来。

  “春兰,你有没有听见有人唱歌?”朝阳紧张的抓着春兰的手,呼吸急促。

  春兰狐疑的四下看了一眼,没有人唱歌啊……“郡主,您是做噩梦了吧?”

  朝阳深吸了口气,抬手揉了揉眉心,是她太累了。

  “郡主,我让小桂子烧了水,您去洗洗。”春兰扶着朝阳走出门外,笑着开口。“郡主您身上真香。”

  鸟鸣声在院落传出,四周都是花香,阳光很好,但却照的朝阳有些眩晕。

  “郡主,今个儿天真好,您洗漱更衣,咱们出去走走。”春兰开心的说着。

  朝阳点了点头,有些心不在焉。

  看着朝阳离开,小桂子快速走进房间,从香炉中将香灰全都倒在布袋里,快速带出去埋了起来。

  ……

  浴房。

  朝阳有些疲惫,明明昨夜早早就睡了,即使因为警惕没有睡好,也不该这般困乏。

  浸泡在浴桶中,朝阳缓缓闭上双眼。

  “郡主,您是不是没休息好?”春兰很贴心的帮朝阳揉着太阳穴,试着水温加水。

  朝阳昏沉的睡了过去,依旧是噩梦……

  “嘘!”

  梦中,是朝阳最怕的记忆。

  也是她为何恐惧被萧君泽触碰的原因……

  白狸狼狈的趴在桌案上,衣衫不整,泪眼模糊。

  她冲躲在衣橱中的朝阳做了噤声的动作,告诉朝阳,无论发生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许吭声,不许出来。

  那时候的朝阳,还是个孩子……

  沈清洲,就像个魔鬼,像是畜生,将她娘亲压在身下,不断地羞辱折磨。

  “让你的女儿看看,她的娘亲是怎样的下贱……”沈清洲的声音像是魔咒,深深的印在了朝阳的脑袋里。

  朝阳害怕的蜷缩在衣橱中,那道透进黑暗的光,却成了朝阳的噩梦。

  “沈清洲我求求你,求求你……朝儿还只是个孩子,我求求你放过她……”

  “不想让你的女儿进青烟楼学着侍奉男人,那你这做娘亲的,就好好教教她……”沈清洲压着白狸,一字一句透着浓郁的恨意。

  他恨白狸,将全部的恨意都发泄在了白狸身上。

  他要白狸还有木景炎的女儿,受尽屈辱,生不如死。

  ……

  朝阳躲在黑暗中,全身像是被魔鬼拖住,无法哭喊,无法动弹,不敢出声。

  她不知道沈清洲在做什么,但她知道,沈清洲在欺负折磨她娘亲,他是魔鬼……

  从那之后,朝阳惧怕男人靠近,惧怕男人触碰,被碰一下,不仅仅是身体,连灵魂都生不如死。

  替嫁当夜,朝阳以为自己要死了。

  萧君泽留给她的创伤和阴影,永远都烙印在了骨血里,无法剔除。

  她终于明白,这些年……她的娘亲为了能让她活下来,究竟付出和承受了多少。

  也终于能明白,她的娘亲为何敢毅然决然的喝下剧毒,眼中毫无生意……

  被沈清洲折磨的这些年,白狸已经没有灵魂了,她像是行尸走肉,机械的培育教养着自己的女儿,麻木的只想让女儿活下去,离开奉天,离开地狱。

  向着朝阳,寻找自由。

  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给自己留过活路。

  因为白狸很清楚,她自己早就已经死了。

  死了很多年了……

  “娘……”

  “娘!别走……”

  再次惊醒,朝阳呼吸急促的坐在浴桶中,全身被温水浸泡。

  呼吸颤抖的厉害,朝阳开始察觉到不对劲。

  是昨夜被刺杀受了惊吓?

  不应该……

  缓缓从浴桶中走出,朝阳更衣后依旧失魂落魄。

  “怎么这般嘈杂?”朝阳的听力天生敏锐,总能听见哭喊和惨叫声。

  “今日……选秀。”春兰怕朝阳心里不舒服,一直瞒着。

  眼下,是瞒不住了。

  朝阳楞了一下,抬头看着春兰。“选秀?为何有哭喊声?”

  春兰四下听了听。“这里靠近掖幽庭,怕不是有人在审问宫中奴才?”

  春兰刚说完,萧君泽的护卫就走了进来,要带走春兰。“参见朝阳郡主,奉陛下命,宫中有外敌耳目,彻查。”

  “谁允许你们带走我的人?”朝阳有些心慌,紧张的拦着。

  “郡主,陛下有令,一个都不放过,您放心,只要查明与她无关,自然放人。”统帅冷声开口。

  “你们……”朝阳不同意带走春兰,可她的话有几分威严?

  “郡主,您别担心,您好好休息,春兰不是耳目,春兰很快就回来伺候您。”春兰声音有些哽咽,他们为奴才的,这条命都是上头的人说了算的。

  萧君泽在王府之时便让她照顾朝阳,虽然府中人都背后议论王妃,可她却喜欢朝阳,没有王妃的架子,也从来不会多事。

  翠竹苑,倩儿打了她,她也没想到朝阳会为她出头,甚至不惜顶撞陛下。

  春兰不傻,她在王府待得久了,会看人心。

  “郡主,今日小桂子从掖幽庭回来,凡是被带走调查的,不死都脱了一层皮,您救救春兰姐姐吧。”等春兰被带走,小桂子从门后慌张跑了出来。

  朝阳心口一紧,她不放心春兰。

  “掖幽庭在哪,你带路。”

  小桂子赶紧带着朝阳往掖幽庭走,深意的看着四周。

  “啊!”

  惨叫声在院落传出,越是靠近,朝阳的心跳的越快。

  血腥气太重了。

  “呕!”

  刚走进院落,小桂子就忍不住作呕,那掖幽庭中到处都是血腥,被严刑逼问的宫女太监,都不成人形。

  朝阳倒是冷静,她不怕这些,可她怕春兰受刑。

  “没有陛下命令,任何人不许进入掖幽庭!”门内,守卫冷声阻拦。

  朝阳握紧双手,转身往正阳殿跑去。

  “郡主,今日陛下选秀,您……”小桂子跟在身后,小声提醒。

  朝阳跑着的脚步慢慢僵住,萧君泽选妃立后。她现在去,怕时机不对。

  “可若是晚了,春兰姐姐怎么办?”小桂子哭了起来。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