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29章 朝阳杀伐果断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滚!”萧君泽狼狈的要朝阳滚出去,他怕自己会失控……

  朝阳不慌不忙的整理好自己的衣物,转身笑了一下。

  萧君泽,他的聪慧在大智,是治国之才,可未必能在细枝末节上,处处胜她。

  垂眸推开殿门,朝阳安静的走了出去。

  萧君泽只知朝阳聪慧,在任何困境都能活下去。

  可他却不知道……这些年的阴谋折磨,让朝阳最擅长的,是伪装。

  萧君泽说她心太善……

  那也不过是为了自保的伪装而已。

  有些时候,人的面具带久了,会忘记本来的自己。

  “郡主,陛下可答应放了春兰姐姐?”小桂子等在外面,紧张问了一句。

  “小桂子,你可知道……西域有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它善于变色,善于伪装自己。于沙漠中它便是黄色,于树丛中便是绿色……”朝阳答非所问,脚步沉重的离开正阳殿。

  小桂子摇了摇头,有些茫然。“小桂子自幼陪在主子身边,没听过这种稀奇的玩意儿。”

  朝阳笑了一下,摇头往青山阁走。

  守宫……西域女子自证贞洁的一种生物,杀之涂于臂弯处,意为清白之身。

  抬起手臂看着早就已经消失的守宫砂,朝阳胸口郁结,喉口血腥气极重。

  ……

  青山阁。

  “小桂子,变天了,去烧些热水,等春兰回来让她好好洗洗,去去身上的晦气。”掖幽庭,从来不是什么好地方。

  “郡主,您好生歇着,奴才为您点香。”小桂子看了朝阳一眼,俯身去点香炉。

  朝阳依靠在榻上,闭着双眸。“小桂子,这是什么香?”

  小桂子拿着香炉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打翻。“回……回郡主,是主子生前最喜的沉水香。”

  朝阳的身体微微僵了一下,她对香料很敏锐,这不是沉水香。

  “郡主可是不喜欢?小桂子这就去换……”小桂子有些慌,紧张的想要去换。

  “不必了,挺好。”朝阳缓缓睁开眼睛,睫毛轻颤。

  她猜想,萧君泽今日在正阳殿吃了瘪,今夜定然会来问她对付萧承恩一事。

  这么好的东西,当然要让萧君泽也感受一下……

  “小桂子,你跟了你主子多少年?”朝阳坐在桌案边,继续修补那只没有修完的风筝。

  “十二年了。”小桂子小声回应。

  “十二年……”人有多少个十二年。

  “这风筝……”

  “这风筝是主子最喜欢的,是小桂子做的。”小桂子眼眶有些泛红,声音哽咽。

  朝阳修着风筝的手僵了一下,冲小桂子笑。“没想到你这般好手艺。”

  “郡主过奖了……主子孩子心性,喜欢些玩意儿……”小桂子低头,佝偻着身子。

  他们做奴才的跪习惯了,总也在主子面前抬不起头。

  可他有幸跟了萧悯彦,已经是一众皇子公主侍从中过的最好的一个。

  同他一同入宫的几个小太监,早已不知死了多少年了,心思玲珑些能活下来的,也都满身伤痕。

  只有六皇子萧悯彦,心思纯善,对他极好,处处护他。

  眼底再次闪过不易察觉的怨恨,如果不是朝阳假传圣旨,六皇子怎么可能会一夜暴毙,又怎么会……成为盛帝的眼中钉。

  “小桂子,你要明白,在这深宫之中,所有人都是身不由己,六皇子如是,朝阳亦如是。”朝阳叹了口气,想给小桂子一个机会。

  这年头,忠心爱主之人,不多见了。

  小桂子的身体僵了一下,点头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

  朝阳放下手中的风筝,想着它如何飞上天空。

  她的一生就像是这只风筝,即使飞的再高,仿佛都有一根无形的线牵引着,永远都逃不出执线之人的手。

  只有断了这根风筝线,才能真正的自由。

  即使摔得粉身碎骨,体无完肤。

  困意涌了上来,朝阳深意的看着香炉中飘出的白色轻烟。

  如果她猜的没错,这烟雾应该与梦魇之毒异曲同工。

  这宫中总是不缺乏杀人不见血的器具。

  宫中之人多心狠,哪个后宫受宠的嫔妃手上没有沾染过人血。

  这香炉中的香能让人在梦魇中被折磨,精神恍惚,疑神疑鬼,时间久了……就会以为宫中闹鬼,被害之人前来索命。

  所以啊,不做亏心事的人,才能不怕鬼敲门。

  好在,她中了梦魇这么多年,早就已经习惯了。

  这香判人心,总能将人心中的恐惧,在梦境中无限放大。

  朝阳突然很好奇,像是萧君泽这般狠厉的人,他会有怎样的惧怕?

  缓缓闭上眼睛,朝阳睡了过去。

  梦境中,她仿佛回到了带胤承东躲西藏的日子。

  “那边,

  去找!”

  “汪汪汪!”

  铁血卫的恶犬是朝阳曾经的噩梦,那些被人为驯化的狗,比狼更加生猛。

  她曾经亲眼看着,三只恶犬生生将一个宫女啃食,撕碎,残血一地……

  “你待在这别动,我去引开他们!”

  朝阳怕这些恶犬,可她知道……怕什么,就要更加果断的除掉什么。

  不杀掉铁血卫的恶犬,藏身之处早晚都会被发现。

  “呜……”

  她从高处跳下,将那恶犬压在地上,下手极狠,一击致命。

  从小,白狸就训练她,没有把握的时候不要动手,一旦出手,必须致命。

  绝对,不能让对方有反击的可能。

  那年,朝阳仅仅八岁。

  萧君泽说,心善是朝阳致命的弱点……

  可朝阳,八岁杀过犬,十岁杀过人……

  为了活下去,她可以杀伐果断。

  之所以隐忍不发,是因为她还没有足够的资本。

  一击致命。

  ……

  沐阳宫。

  慕容灵被封为灵妃,赐居沐阳宫。

  沐阳宫就在正阳殿一旁,是除了坤宁宫以外最尊崇的位置。

  “啪!”慕容灵将茶盏摔在倩儿身上,又将陛下赏赐的物件全都砸在地上。

  显然,她对这份殊荣并不满意。

  “灵妃!居然只是个妃位!凭什么!”慕容灵还在撒泼,拿倩儿发火。

  倩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衣袖都快要遮不住了。

  “小姐息怒,陛下总不好太过引人耳目,如今陛下赐您沐阳宫已经是表明了心意,何况宫中仅有您和皇后两人,您的身份更是尊贵,只要陛下宠幸您,让您如愿诞下皇子……”倩儿惊慌的跪在地上,她要自保。

  “陛下到!”慕容灵还想动手,可外面的太监喊了一声,让慕容灵瞬间收敛,换了副面孔。

  倩儿怨恨的低头,双手用力握紧。

  她必须要尽快除掉这个蠢货了……

  “还不快起来,想让陛下看见吗?”

  慕容灵踹了倩儿一脚,笑着迎了出去。

  今夜是她封妃的第一天,如同大婚。

  妃位虽不用祭天行礼,但她也已经是萧君泽的女人。

  无论如何,她今晚都要得到萧君泽的宠幸。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