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34章 小桂子被赐死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坤宁宫。

  朝阳故意脸颊红肿的来见沈芸柔。

  对付慕容灵太过简单,只需要稍做挑拨,她身边的人就能拉她万劫不复。

  可这坤宁宫的主子,才是真正难对付的主。

  “朝阳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朝阳恭敬行礼,声音平静。

  “妹妹快快起来,这些日子让妹妹替姐姐受苦了。”沈芸柔赶紧起身,一脸姐妹情深。“若不是我……现在这皇后的位置,应该是妹妹你的。”

  朝阳起身的动作僵了一下,笑着开口。“姐姐说笑了,您是丞相府嫡千金,我只是个……奴婢,这位置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朝阳只想离开。”

  朝阳知道,沈芸柔在试探她。

  “离开?去哪?”沈芸柔一脸惊讶。

  “朝阳是先帝钦赐的朝阳郡主,自然要去和亲。”朝阳淡笑了一下,被沈芸柔的笑意看的有些发麻。“姐姐放心,朝阳去了大虞定然会以维护两国和平为己任。”

  “妹妹真是心怀天下之人,有这般大智慧,真是让姐姐感动。”沈芸柔亲昵的拍着朝阳的手,再次开口。“姐姐替奉天边关的百姓谢谢妹妹。”

  “姐姐重了。”朝阳皮笑肉不笑。

  “妹妹打算何时动身?”沈芸柔抬手触碰朝阳的脸颊。“妹妹这般绝色容颜,别说那大虞使臣看上,就是姐姐我……都心有不甘,这等美人儿本该为我奉天陛下所用。”

  “只要陛下应允,朝阳随时动身。”朝阳深意的将话扔给了沈芸柔。

  只要萧君泽同意,她巴不得现在就走。

  不仅仅是萧君泽,还有她的好父亲沈清洲。

  “陛下心怀万民,自然会尽快安排。”沈芸柔像是给朝阳保证,她巴不得朝阳赶紧走。

  “那陛下那边,还请姐姐多多催促。”朝阳淡笑。

  “自然。”

  沈芸柔眯了眯眼睛,端起婢女送来的茶盏。“妹妹尝尝,这是西域特供的雪山冰尖儿,本宫记得你的母亲最是喜欢。”

  朝阳端茶的手猛地收紧。

  “你的母亲我有幸见过一面,真是难得的美人儿,可谓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只是可惜了,她该属于雪山的仙女儿,怎就偏偏下了凡。”

  沈芸柔端庄的说着,慢条斯理的品茶。

  朝阳喝茶的手有些发麻,呼吸颤栗。

  沈芸柔难对付,她不仅仅聪明,还有很强大的背景。

  天时地利人和,沈芸柔占据其二。

  她的这番话,是在提醒朝阳,不要重蹈你母亲的覆辙。

  你最好听话,乖乖离开奉天,否则……

  别怪她不客气。

  “呀!”沈芸柔一惊一乍的看着朝阳红肿的脸颊。“这是?”

  “陛下昨夜在朝阳住处讨论和亲的事情,怕是让灵妃误会了。”朝阳低头开口。

  “这个灵妃,真是胆大包天,偏偏还得陛下宠爱,没有办法……咱们女人啊,不被男人爱的时候,就要隐忍些,熬过去也就好了。”沈芸柔看似宽慰朝阳。“对了,妹妹此番去大虞,路途遥远,千万注意身体。”

  “谢姐姐关心。”

  “时间不早了,朝阳近日身体不适,就先回了。”朝阳起身,准备告辞。

  “朝阳,作为和亲的郡主,在这宫中流蜚语甚多,对你嫁过去也百害无利,不如……你离宫去吧。”见朝阳转身,沈芸柔再次开口。“父亲说,沈府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朝阳的呼吸瞬间凝滞,让她回沈家……

  “陛下政务繁忙,你就不必前去叨扰了,姐姐替你转达,这便离宫吧。沈家的人会来接你,一切安排妥当。”沈芸柔走到朝阳身边,深意的笑着。

  “是……那陛下那边,有劳姐姐了。”

  朝阳倒吸一口凉气,沈家的人直接来宫中接她走。

  足以看出沈家有多么胆大包天。

  不过……离开萧君泽身边,也不见得是坏事。

  毕竟如今奉天唯一能与萧君泽抗衡的,也就只有沈清洲了。

  可……

  她惧怕沈清洲,更恨沈清洲。

  她怕自己……忍不住冲动。

  ……

  见朝阳离开,沈芸柔身边的大婢女小声开口。“娘娘,她是否真心愿意和亲?”

  “她不敢。”沈芸柔冷笑,至少朝阳方才的表现,她很满意。

  留在沈家,量她朝阳也翻不出天去。

  沈清洲,绝对不会轻易饶了朝阳。

  不过,她父亲有分寸,离开奉天之前,朝阳还不能死。

  扬了扬嘴角,可惜啊,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法子让一个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朝阳这个小狐狸精是个聪明女人,离开奉天她才能有一线生机。

  虽然这一线生机很渺茫。

  “让人盯紧她,和亲的路上,派高手……”沈芸柔冷眸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转身

  回到内殿。

  ……

  青山阁。

  “郡主!”春兰担心朝阳。

  “我没事。”有些心慌的坐在院落,朝阳手指发颤,掌心出汗。

  去沈家……

  “收拾东西,我们离宫。”

  “离宫?”春兰惊愕的看着朝阳。“去哪?”

  “丞相府。”朝阳用力握紧手指。

  春兰惊愕了许久,不敢多问。

  “小桂子呢?”朝阳看着四周。

  “不知道啊,陛下离开后小桂子就不见了。”春兰也纳闷呢,小桂子跑哪去了。

  朝阳心口一颤,猛地站了起来,跑进房间。

  果然……

  桌上的香炉不见了。

  “掖幽庭……”不知道为什么,朝阳第一个想到的地方就是掖幽庭。

  呼吸有些急促,朝阳跌跌撞撞的往掖幽庭跑去。

  她……错了。

  昨夜,不该留着那香炉报复萧君泽。

  萧君泽这般警觉的人,又在深宫中长大,怎么可能察觉不到香炉有问题。

  他,对小桂子下手了吗?

  “郡主!”春兰也惊慌的跟了上去。

  “没有陛下命令,不得入内!”

  掖幽庭,侍卫冷声阻拦。

  “小桂子,小桂子是不是在里面?”朝阳手指发颤,他欠了六皇子萧悯彦的,就算小桂子想要她的命都是为了他主子,她想保住小桂子。

  “让我进去!”朝阳声音颤抖的厉害。“让我进去!”

  “郡主!”

  朝阳拼命的冲了进去,跑进刑房。

  血腥气浓郁的厉害,朝阳胸口一阵反胃。

  眼眸惊恐的瞪大,朝阳的手指……仿佛连发丝都在颤抖。

  “啊!”春兰跟了进来,失声尖叫,吓得摔在地上,面色惨白。

  刑架上……朝阳已经看不出那是小桂子。

  他全身已经……只剩骨架。

  凌迟……

  这是怎样可怕的刑罚。

  抬手捂着嘴,朝阳只觉得眼前发黑。

  “朕说过,心善是你致命的弱点……”

  身后,是萧君泽的声音。

  朝阳的身体如同被雷击中,全身发寒的颤抖着回头。

  那一刻,萧君泽在朝阳眼中……

  是魔鬼。

  “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朝阳失控的扯住萧君泽,哭着摇头。“疯子!”

  “恶魔……”

  “小桂子……他还是个孩子!”

  “啪!”朝阳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狠狠给了萧君泽一个耳光。

  她居然想保住小桂子的命……真是讽刺,她明明连自己都保不了!

  身后的侍卫警惕上前,被萧君泽拦住。

  萧君泽蹙眉,有些不解的看着朝阳。“你可知他在你膳食中下毒,在你香炉中添加木香粉!”

  木香粉致幻,更致命。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