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40章 倾巢之下未有完卵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沈家。

  “丞相,朝阳郡主……一直都在树下跪着。”

  沈清洲无动于衷,安静的看着手中的书籍。

  “丞相……若是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

  “白狸的女儿,没有这么脆弱。”沈清洲淡淡开口,依旧没有要放过朝阳的意思。

  “丞相,若是陛下那边问起来……”

  “怎么?女儿来祭奠娘亲,陛下也要管?”沈清洲云淡风轻的问了一句,放下手中的古籍,继续摆弄桌上的八音盒。

  书上记载,所有的八音盒解法无非就是纵横,进退……

  可他用了很多方式都无法拆开这个盒子的机关。

  而且,这八音盒是用特殊材质组成,机关锁十分精妙,里面还有丝丝火药的味道。

  若是强行打开一定会触动里面的机关,将白狸留给他的东西全数烧毁。

  他不能冒这个险。

  “陛下!木怀成将军突然夜访,看样子是从军营直接过来的。”管家紧张前来,有些担忧。

  沈清洲眯了眯眼睛,重重将八音盒摔在了桌上。

  ……

  丞相府正厅。

  “木怀成将军突然深夜来访,所谓何事。”沈清洲气压冷凝,对待木家人向来没有多少好脸色。

  “深夜打扰丞相是在抱歉。臣挟叔父遗愿,特来接舍妹回家。”木怀成身穿铠甲,手持长剑,虽不是来威胁沈清洲的,但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何况,沈清洲没有任何权利擅自留下朝阳。

  “是吗?”沈清洲淡淡的开口,睥睨众生一般的冷笑。“遗愿?”

  一个死了这么多年的人,能有什么遗愿。

  “请丞相过目。”木怀成将木景炎当年留的家书给了沈清洲,声音不卑不亢。

  沈清洲伸手接过,身体和呼吸都开始发颤。

  眼眸中的怒意像是要生生将那纸张烧尽,控制不住将信件撕得粉碎。

  木景炎说,白狸腹中的孩子是他的……无论如何,让木家照顾好他们母女。

  哈?

  白狸是他沈清洲的女人,轮得到他木景炎指手画脚。

  “夜深了,晚辈就不打扰了,先行告退!”说完,木怀成就要去接朝阳。

  “木怀成。”沈清洲扔了手中的信件,站了起来。“先帝临终前留下遗诏。”

  “去取来。”随即,他示意管家去取。

  木怀成的身体僵了一下,手指发麻。

  他知道,木家不该趟这趟浑水,可木家欠了朝阳的,绝对不能放任不管。

  可他此番前来也定然是惹怒了沈清洲。

  沈清洲想要毁掉木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愿陛下能信守承诺,牺牲他一人……守护木家整个家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管家念着遗诏。

  木怀成恭敬跪地。

  “奉天愿与大虞交好,封朝阳为朝阳郡主,木怀成将军前往护送,务必安全送达,完成此重要使命……”

  木怀成身体瞬间僵硬,手指发颤的接过圣旨。

  若是先帝遗诏……那先帝的目的很明确。

  如若朝阳在去和亲的路上出了任何问题,导致大虞与奉天边关起了战事。他木怀成万死难辞其咎,甚至会株连整个木家。

  如若朝阳顺利和亲,他怕是也很难从边关的路上回来……

  无论是沈清洲,还是先帝遗留的暗线,都会让他彻底消失。

  若是他木怀成一条命能换木家安稳,倒也值了。

  “末将领命!”

  ……

  后院。

  朝阳的额头有些出汗,脸色苍白。

  这场赌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真正想要验证的是什么?

  是沈清洲的致命弱点,还是萧君泽的善念?

  或者,萧君泽对她,到底有没有一丁点的善意……

  “郡主……”春兰回来了,眼眶通红。“您快起来,木将军来接您了,陛下同意您去和亲。”

  朝阳的身体先是僵了一下,随即眼眶湿润到泛红。

  萧君泽……

  这次的博弈,萧君泽妥协了,虽然只是个无关紧要的决定,但对于朝阳来说……像是看到了一丝微弱的光线。

  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朝阳一下没站稳。

  “郡主!”春兰惊慌的扶着朝阳。

  “我没事……”眼泪悄无声息的砸落在地面上,朝阳全部的坚强都是伪装。

  萧君泽曾经是她黑暗深渊中的一束光,可直到后来朝阳才发现,那束光不是救赎,它刺眼到生疼。

  她是生活在地狱里的人啊,别人一丁一点的善意和恩惠都能让她的心开始发芽,然后无限疯狂的滋生,缠绕……

  朝阳知道,木怀成前来,预示着萧君泽同意和亲,预示着……她很快就要离开奉天。

  “我走后,将这个

  锦囊交给陛下。”朝阳笑了一下,她在离开前,可能见不到萧君泽了,让春兰交给他……

  她答应过帮萧君泽除掉萧承恩。

  抬头看了眼夜色,她要离开了。

  奉天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萧君泽对她很不好,折磨,伤痛都是他给的,可曾经的阳光和希望也是他给的。

  朝阳不恨萧君泽,他做不到祝福,但也只希望两人从此以后……天涯一方,各自安好。

  释怀的笑了一下,朝阳回眸看着那棵花开正好的白梨树。

  愿她娘亲可以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

  后院深处,一个黑影盯着朝阳离开,转身消失。

  ……

  “郡主……让春兰跟着您吧?”春兰害怕,害怕陛下用她来要挟朝阳,让朝阳即使去和亲,也得不到真正的自由。

  “不……”朝阳摇头。

  “此去路途遥远且危险,我不能让你跟着犯险。”朝阳很清楚,此去大虞,一旦离开奉天边境,一定会有很多人想要她的命。

  任何人跟着她,都太危险。

  “郡主……”春兰哭了起来。

  “别怕……”朝阳安抚春兰。“陛下会善待你。”

  她在锦囊中留了字,希望萧君泽达成所愿后,善待春兰。

  春兰哭着擦了擦眼泪,她不舍得朝阳。

  “朝阳郡主,末将木怀成,前来接郡主回家。”

  院落外,木怀成一身戎装,手持长剑,冲朝阳伸手。

  朝阳视线有些模糊,站在原地僵了很久。

  听闻木家将军木怀成,少年成才,能文能武,是木家最能与木景炎将军相媲美的后辈。

  木怀成是木家嫡长子,比木怀桑大了两岁,但却少年老成,身姿挺拔如松。

  木家出将才,木怀成的双眸寒星,周身的肃杀之气是常年驻军历练而成。

  “谢将军……”

  许久,朝阳才慢慢回神。

  她猜想,年少时爱慕她母亲,为了她母亲不惜放弃一切都要远走高飞的木景炎,大概就是木怀成现在的样子吧。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