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47章 西域有了新的圣女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朝阳坐在马车中惊愕了很久,这是巧合……还是有人在护着她?

  “哥哥,我们走官路……”朝阳声音有些发颤,她让木怀成掉转方向,走官路。

  “好。”木怀成勒马,示意领头之人调转方向。

  “报!将军,官路附近,也搜到尸体。”很快,又有人前来禀报。

  有人在护着朝阳前行,一路替她解除隐患。

  “朝儿,有人在清除路障,但不知是敌是友。”木怀成策马走到马车旁,小声开口。

  “哥哥也不知?”朝阳一开始以为是萧君泽的人,但若是萧君泽的人,没有必要瞒着木怀成。

  “从那些杀手身上的印记来看,属于罗刹门,罗刹门出动百余杀手本就罕见。更罕见的是……居然有人能在我们到达之前,将全部杀手斩杀。”木怀成征战沙场多年,这种场景都未曾见过。“从尸体散落的方向来看,他们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是怎样可怕的存在,能让这些高手突然之间失去了反抗能力。

  “哥哥有没有在空气中嗅到花香?”朝阳紧张问了一句。

  木怀成蹙眉。“未曾。”

  “这就怪了……”朝阳小声嘀咕。“朝阳隐约嗅到一股木梨花的香气,那是我母亲天生自带的体香,原是在她未出生之前,母体便被浸泡木梨花粉,这种花香在不运功的情况下只是隐约嗅到,但若是运功……便会四处弥漫。”

  木怀成牵着缰绳的手僵了一下,白狸?“你怀疑是……”

  “不……”朝阳摇头,不会是白狸。

  她母亲的武功早在入奉天之前就被废了,否则也不会委曲求全这么多年。

  其次,这花香与她母亲还是有丝丝差距的。

  “但可以肯定,与西域暗魅楼有关系。”朝阳可以肯定,帮他们的人,是西域暗魅楼的高手。

  “暗魅楼……”传闻自西域落寞,白狸入京之后,暗魅楼便慢慢销声匿迹。

  “恐怕,我母亲之后,他们选出了新的圣女。”朝阳手指发寒的慢慢握紧。

  暗魅楼的圣女……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若是她母亲没有武功被废,没有被情所困,这天下何人能困住她?

  暗魅楼如今有了新的圣女,若似敌非友……

  “别怕。”木怀成从朝阳的声音中听出了丝丝惧怕。

  是啊,暗魅楼绝对不会无端帮助朝阳。

  他们虽然一路杀死其他杀手,可这也表明,暗魅楼的人一路紧紧盯着他们。

  那暗魅楼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西域,可绝对不会想让奉天大虞安然无恙。

  他巴不得其他各国都互相争斗,战乱不断,好给西域喘息的时间。

  心口有些发凉,朝阳最怕的……就是西域卷进来。

  “哥哥,我们要加快进程了。”朝阳害怕,她更担心的是木怀成。

  她不能在奉天境内出事,绝对不能。

  她若是在木怀成与奉天的迎亲军队交接前出事,大虞以此为借口开战。那木怀成,乃至整个木家……万死难辞其咎。

  ……

  京都,沈家。

  “丞相!朝阳离京的路上,四周满是横尸,有人在帮朝阳清理路障。”

  沈清洲放下手中的八音盒,微微蹙眉。“被杀的,是何人?”

  “您看。”手下将令牌放在桌上。

  “罗刹门。”沈清洲的声音骤然降温,眼眸透着浓郁的狠厉。

  罗刹门……

  能请的动罗刹门的,只有长孙无邪。

  当今皇帝的亲舅舅,长孙皇后唯一的同胞弟弟。

  长孙家满门抄斩之时,唯一逃走的一条大鱼。

  “如今这京都,还真是风云变幻,高深莫测啊。”沈清洲冷笑,慢慢起身。“隐藏在海底的鱼,要浮出水面了。”

  眯了眯眼睛,长孙无邪隐藏了这么多年,居然肯出洞了。

  有意思……

  更有意思的是,他居然要杀一个小小朝阳?

  杀了朝阳,大虞与奉天必起战争,裕亲王叛乱未平,新皇帝登基朝政不稳。

  他这是铁了心要回京都,改了这奉天的国姓。

  “真是没想到,一个小小朝阳,居然值得这么多深海鱼出来透气。”

  沈清洲握碎了手中的令牌,眼底杀意浓郁。

  既然罗刹门出动了,那他与长孙无邪,与罗刹之间的账,也该好好清算了。

  “城外那人,带来了吗?”沈清洲很好奇,小皇帝给了他怎样的惊喜。

  “丞相,人带来了……是个疯癫的老太监,人就在柴房。”

  沈清洲快步走出院落,进了柴房。

  “陛下让奴才杀人,奴才不能救人……”

  “陛下让成王杀太子,奴才就要帮着下毒杀太子……”

  “陛下是谁啊,陛下是天……”

  “陛下说谁是下一任

  陛下,谁就是下一任天……”

  柴房,老太监自自语的说着疯话,全身都是污垢,疯的厉害。

  “陛下让成王当皇帝,要成王杀了自己的兄弟,哈哈哈……成王还杀了怀有身孕的太子妃……”

  “成王若是敢动手,皇位就是他的……”

  沈清洲走着的脚步猛地僵住,听着那疯子说着疯话。

  成王,就是先帝。

  ……

  京都,皇城,半月后。

  整个皇宫在朝阳郡主和亲之后便笼罩在阴霾之中。

  听闻陛下病了,几日未曾早朝。

  朝中众说纷纭,唯有丞相主事。

  可这几日,丞相也病了,朝中乱成一团。

  “陛下到底是怎么了?怎也无人给个准信儿?”

  “就是啊,这都半月有余了,陛下一次都未曾露面。”

  “太医院的人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声点,听太医院的人说,陛下中毒了……怕是……”

  “少胡说八道,这是要满门抄斩的大罪!”

  ……

  正阳殿,后宫。

  自从朝阳走后,萧君泽将自己关了起来,借着中毒的名义,终日醉酒,烂醉如泥。

  “陛下……”阿福声音有些哽咽,这样下去,就算是没毒死,也喝死了。

  阿福知道萧君泽心里苦,这皇位啊,就是个诅咒。

  坐在这个位置上,哪有手足亲情,哪有兄弟之义,又哪里还有纯粹的爱情。

  “陛下,灵妃娘娘吵吵着要来看您,奴才都拦住了,倒是皇后那边,安静异常。”

  萧君泽冷笑。

  “传令下去,任何人胆敢靠近正阳殿一步,无论什么身份,杀无赦!”

  仰头拿起酒坛,萧君泽用力灌着自己。

  醉了就好了……

  醉了,就不会再想了。

  “咳咳咳……”

  喝酒伤身,何况萧君泽中了毒蛊。

  黑色的血液咳出,萧君泽全身发颤的摔在地上。

  朝阳,是在报复他……

  她,这是在诛心啊……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