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48章 哥哥帮你逃离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皇宫,沐阳殿。

  慕容灵恶狠狠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倩儿,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现在宫里人都知道你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你开始算计我了?当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

  倩儿紧张的跪在地上,这几日萧君泽的情况未知,所有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那日萧君泽将她叫到别院,让她跪在床榻边跪了一夜。

  宫中的人都以为她是侍君了,可只有倩儿自己清楚,萧君泽临时有事离开,再也没有回来。

  可她不敢说,从她离开别院开始,所有的宫女太监都来奉承她。

  说哪天若是成了主子,可别忘了他们。

  本以为萧君泽已经对她感兴趣,可偏偏慕容灵这蠢货对萧君泽下了药物,那药物可能只对萧君泽起作用……

  “小姐,日月可鉴,陛下只是因为您身体不适又不想宠幸他人……”倩儿紧张开口,现在萧君泽的情况未知,她还不能和慕容灵撕破脸。“小姐,我是您的心腹,所以陛下才选择我……”

  “小贱蹄子,这次我就先饶了你,若是再让本宫看见你与陛下勾勾搭搭,别怪我不客气。”

  慕容灵哼了一声,紧张的坐在床榻上。“还不快去打听一下陛下那边的情况!”

  倩儿咬了咬牙,起身一瘸一拐的离开。

  她等着看慕容灵的下场!

  ……

  正阳殿。

  “陛下,您考虑清楚了?”薛神医紧张的问了一句。

  “按照朕说的做。”萧君泽点头。

  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要尽快。

  “陛下……毒蛊发作,生不如死,您就真的信任臣,一旦臣没有找到解毒的方法,您会死的……”薛神医跪在地上,声音有些发颤。

  “朕相信你……”萧君泽看了薛神医一眼,这宫中已经没有几个值得他信任的人了。

  薛神医的身体再次僵硬,点了点头。

  苦涩的叹了口气,薛神医抬头看着萧君泽。

  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问题,现在的萧君泽与当年孤注一掷的隆帝,越来越相似了。

  ……

  “叮铃……”

  屋檐上,传来细微的响声,武功底子弱的人很难察觉。

  薛神医守在内殿,警惕的听着四周的动静。“陛下,有人来了。”

  萧君泽微微蹙眉,脸色有些苍白。

  “您忍一忍。”薛神医起身,将手中的香薰放在萧君泽身边。

  那香薰与南疆蛊毒药引相同,能彻底激活蛊毒。

  萧君泽点头。

  香薰点燃,萧君泽失控的吐了一地黑血。

  “陛下!”

  阿福哭着跪在地上,整个内殿的气压极其可怕。

  “陛下的情况很不好,臣无能……”见萧君泽被蛊毒发作折磨到昏迷,薛神医深意的退了下去。

  “这件事暂时不要让外界知晓。”木怀臣蹙眉吩咐阿福,也跟着薛神医走了出去。

  整个内殿只剩下阿福一人照顾。

  屋檐上,南疆女扬了扬嘴角,身形极快的闪进内殿,抬手将阿福击晕。

  一步步走到萧君泽的床边,南疆女抬手试探了下萧君泽的脉搏,是蛊毒发作,危在旦夕没错。

  袖口滑出利刃,为了以防万一,南疆女想再给萧君泽补一刀。

  “阿福,夜里凉,薛神医说陛下不能受……”

  殿外,是木怀臣折身回来的声音。

  南疆女蹙眉,冷眸看了萧君泽一眼,没有来得及下手,快速消失在夜色中。

  萧君泽的蛊毒发作,必死无疑。

  ……

  夜空,乌云压顶,仿佛整个京都都笼罩在黑暗之中。

  一道火光闪过,那是南疆传信的烟火。

  萧君泽已经不行了,裕亲王可放心赶来。

  收了火折子,南疆女看了眼苏家的方向,慢慢握紧双手。

  主人的命令,让她杀了苏家女,以此加深萧承恩与萧君泽的仇恨,这般才能彻底扰乱京都局势。

  可她……下不去手。

  以前她不懂爱屋及乌这个词,那时候她还想,如果将来她爱的人爱着别人,她就杀了对方。

  可现在……她才明白,真正爱一个人,根本不舍得对他在乎的人下手。

  因为她爱的人会发疯,会心疼。

  ……

  皇宫。

  陛下蛊毒发作,一切形势箭在弦上。

  “暗卫听令,秘密包围苏家,控制裕亲王妃,一旦裕亲王入网,杀无赦。”木怀臣沉着眸子开口,按照萧君泽的吩咐秘密行动。

  成败,就在今夜。

  身后,影卫的视线一直都在木怀臣身上,眼底情绪不明。

  自从萧君泽登基,木怀臣其实也变了……

  ……

  离京官路。

  朝阳在马车上昏沉的睡了过去,夜色让人

  压抑的厉害。

  原本是要现在驿站休息,可朝阳不能在等了。

  她要加快进程,尽快离开了。

  “朝儿,你可知若在暗魅楼活到最后,要经历怎样的试炼才能活到最后?”

  “朝儿,别怪娘亲狠心,不狠心……如何让你活下去。”

  “朝儿,喜欢这只小兔子?杀了它……”

  “娘,我不要,为什么要杀了它……”

  “没有为什么,动手,杀了它。”

  “娘!”

  猛地惊醒,朝阳呼吸急促的握紧手中的匕首。

  “郡主,您醒了。”秀儿给朝阳倒了杯茶水,小声安抚。“是不是做噩梦了,郡主别怕,我们已经入了寿阳,很快就能到寿阳官府。”

  朝阳点了点头,抬手掀起车帘,已经到寿阳了。

  “郡主,陛下说,到了寿阳将这个锦囊给您。”秀儿从袖口又掏出一个锦囊。

  朝阳的太阳穴疼了一下,萧君泽到底在搞什么鬼。

  “是不是已经到寿阳了?有没有乖乖听话走官路?寿阳府衙是朕的人,可信。朕知道,寿阳是各国商旅必经的枢纽地带,虽在境内但却人员混杂。这里,是你逃离最好的地方。”

  朝阳呼吸一紧,萧君泽知道她要逃……

  确实,在送亲之人未定之时,她确实想过从寿阳逃走。

  混迹在各路的商旅之中,逃出奉天,彻底离开。

  可……现在送亲之人是木怀成,她不能这么做。

  快速烧毁那张纸条,朝阳头疼的揉了揉眉心。

  “今夜官府驻扎,所有人轮班休息,确保郡主安全。”马车外,木怀成故意提高语调。“子时换班轮值。”

  “是!”

  木怀成也知道,朝阳若是想要逃离,寿阳是最好的地方。

  若是错过了寿阳,怕是只能到关外了。

  可关外凶险无可躲避之处,若是被追杀,怕是凶多吉少。

  “朝儿,随我来。”木怀成扶朝阳下了马车,带她进了府衙。“子时,后院无守卫,你若是想逃哥哥帮你。”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