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王的替嫁王妃 第153章 木怀成会被定罪

小说:厉王的替嫁王妃 作者:沈朝阳萧君泽 更新时间:2021-07-22 11:40: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府首看了木怀成一眼,有些不解。“木将军,这……”

  “不知是哪位婢女揭发?”木怀成淡淡开口。

  “是奴婢,奴婢亲眼看见将军将圣女带走。”那婢女小声开口。“若是将军不肯承认,让大人去朝阳郡主院落看看便是。”

  “郡主还在休息,岂容你们前来打扰?”木怀成的副将冷声开口。

  “木将军,朝阳郡主之事关系两国百姓,事关重大,得罪了。”府衙的人冷声开口,示意身边的衙捕动手。

  “一个小小寿阳县府衙,居然敢对我们将军如此无理,好大的胆子。”副将阻拦。

  木怀成始终没有开口,若想让朝阳顺利逃脱,他还要拖延一段时间。

  “陛下有令,朝阳郡主位同公主。昨日连夜奔波,你们最好不要打扰。”木怀成冷声威胁。

  “将军在害怕什么?”府衙之人冷笑,手中拿着沈清洲的丞相令。“此乃丞相令牌,一切以边关百姓为重,请将军让开。”

  “丞相?”木怀成笑了,起身拿出萧君泽临行前给他的帝王令。“在刘大人眼中,这奉天是丞相做主了?”

  萧君泽,从一开始就知道朝阳要走。

  也从一开始,就打算让他放朝阳离开。

  府衙之人的脸色一沉,没想到陛下会给木怀成帝王令。

  这么一来,他们无权搜查。

  “那就等!等朝阳郡主醒来,我等送行!”府衙眯了眯眼睛,他就不信木怀成能一直留在府首府中不走!

  只要朝阳郡主不出现,他们便以叛国之罪逮捕木怀成。

  若是木怀成带着他的人反抗,那就是造反。

  举兵造反?这是诛九族灭满门的罪过!

  ……

  京都,皇城,坤宁宫。

  “父亲,皇帝的情况如何?”沈芸柔坐在沈清洲身侧,小声再次开口。“若是他死了……”

  “就看他明日看不看的见太阳。”沈清洲放下手中茶盏,看了沈芸柔一眼。“如今已经是正宫皇后,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己掂量。”

  “父亲……”沈芸柔咬了咬唇角。“偏偏萧君泽一次都没有来女儿房中,若是此时女儿有了龙子,他死了也便死了。”

  “皇后,慎。”沈清洲蹙眉。

  “父亲在怕什么?这宫中全是女儿自己的人,何况……父亲为了先帝鞠躬尽瘁身先士卒,这奉天能有今日,一半以上都是父亲您的功劳,凭什么就要他萧家人坐享其成?”沈芸柔有些不甘心。“若是皇帝出事,父亲不妨反了,我们沈家重整朝堂。”

  沈清洲脸色一沉,看了沈芸柔许久。

  这个女儿……野心太重。

  未必,是件好事。

  “记住你现在的身份,当真以为,那个位置是人人都能坐得?”沈清洲起身,再次开口。“与其有时间不甘心,倒不如想想自己今后的路要如何走下去,父亲不可能一辈子都顾着你。”

  “父亲!”见沈清洲刚来就要走,沈芸柔气的跺脚。

  从小到大,她的父亲看似对她宠溺有加,沈家对外更是只有她这一个嫡出大小姐。

  可只有沈芸柔知道,沈清洲不爱她母亲,更不爱她。

  在沈清洲眼中,她这个女儿……仿佛是个摆件。

  只需要摆在那里,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沈家大小姐便是……

  “父亲,以您的才能就算是坐这奉天的皇帝又能如何,您为何一直在逃避?”沈芸柔追了过去。“如今白狸已经死了,父亲您还在期待什么?您难道没有看出来?从始至终那个女人就只是在利用您!”

  她父亲聪明了一辈子,却偏偏在白狸身上犯了糊涂。

  “啪!”沈清洲扬手给了沈芸柔一个耳光。“就算你现在贵为皇后,也要知道什么叫祸从口出!为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过问!”

  沈清洲的眼眸透着浓郁的寒意,让沈芸柔不由自主的身体发寒。

  “这些年,你刁蛮任性,多次让人伤害我的人。我念及你年幼任性未曾管教,你倒是越发变本加厉!”白狸被困沈家,沈芸柔多次让人伤害白狸,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以为你这点小聪明能瞒得过为父的眼睛,白狸服毒前你让人给她说了什么,需要我一一给你念一遍?”

  沈芸柔呼吸瞬间凝滞,惊慌的后退了一步。

  她以为她聪明到可以将自己的父亲也算计在内……

  可没想到,原来沈清洲知道。

  他什么都知道……

  “父亲……”声音有些发颤,沈芸柔连萧君泽都不放在眼中,确从骨子里惧怕沈清洲。

  这个看起来不争不抢的男人,实则可怕。

  “好好坐稳你皇后的位置,为陛下诞下嫡子,只要别把手伸的太长,有为父在……总能护你周全。”沈清洲深意警告沈芸柔,好好坐在皇后的位置上,生下皇子后,也许有机会坐上太后的位置。

  一个女人,野心太重不是什么好事。

  “芸柔谨遵父亲教诲。”沈芸柔眼眶泛红,见沈清洲离开,深吸了口气。

  双手握紧到颤抖,沈芸柔发泄一般的将桌上的物件全部摔碎。

  她在沈清洲眼里到底算什么!

  “皇后娘娘……丞相也许只是担心您的安危。”婢女紧张安抚。

  “担心我?”沈芸柔笑了。“他眼里只有那个狐狸精,那个贱人!”

  除了白狸,他可将其他人放在眼里过!

  “外人都道沈丞相深爱发妻终身不娶,宠溺爱女掌上明珠……呵……”沈芸柔笑了。

  只有她沈芸柔知道,这就是一个笑话!

  在沈清洲的眼睛里,除了白狸,根本容不下别的女人。

  她母亲,不过是隆帝送给他的牺牲品。

  若不是她母亲当年用不正当的手段有了自己……她根本连存在的机会都没有!

  ……

  寿阳,商旅队伍。

  朝阳头疼的厉害,醒来的时候在一辆陌生的马车上。“这是哪……”

  “姑娘醒了?木将军吩咐我们,让我们带您离开奉天。”身侧,是一个看起来敦厚的少年。

  朝阳用力甩了甩脑袋,看了眼车窗外。

  还没有离开寿阳……

  她不能走,她若是走了……

  木怀成一定会被定罪。

  沈清洲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他会借此机会对木家下手,连累整个木家。

  “姑娘?”

  “姑娘!”

  见朝阳头都不回的跳下马车。

  整个商队停了下来。

  朝阳抢过身后那人的马,往府衙赶去。

  ……

  “不想逃走反而往回跑,前任西域圣女的女儿,也不过如此?”府首后院,朝阳翻墙进入,就听见上方有个嘲笑的声音。

  清脆悦耳。

  心口一紧,朝阳慢慢握紧袖口的匕首。

  她的听力天生灵敏,却对这个女人毫无察觉。

  此人,身手怕是不在她娘亲鼎盛之下。_soso